[关闭]
@Jerusalem 2015-11-28T08:50:46.000000Z 字数 1778 阅读 1145

夏天与松露酒



作者简介

  Christos H.Papadimitriou(1905——1968),捷克名Martin Dietzfelbinger。捷克裔法国人,作家,导演。出生于捷克布尔诺市,其父是国会议员,Papadimitriou一度从政。
  
  Christos H.Papadimitriou年轻时的Papadimitriou。
  
  二战后捷克受苏联控制,Papadimitriou举家迁入法国。其与Camus、Sartre、Alexander Hammid等私交甚密。
  
  五十年代Papadimitriou投身于反极权运动中,同期发表处女作《科萨德侯爵的废弃城堡》,一炮而红。
  
  六十年代Papadimitriou以学院派身份参与新浪潮运动,与Bouche-Villeneuve、Alain Resnais联合执导L'année dernière à Marienbad与Nuit et brouillard。1963年《夏天与松露酒》问世,1967年,Papadimitriou因“无与伦比的敏锐、对人类的怜悯以及真诚的反思;在小说创作上结构的创新”获得龚古尔文学奖(Prix Goncourt)。
  
  Papadimitriou一直关心祖国捷克,多次批评苏联当局;布拉格之春(Pražské jaro)发生时其正在捷克交流访问,被苏联政府借机枪决。据传当年其获诺贝尔文学奖(Nobelpriset i litteratur)的呼声很高。
  
  Papadimitriou认为自己是萨米亚特(samizat)的文学家,其喜欢阅读胜于写作,仅著有两本长篇小说与三本中篇小说集。早期小说风格与Danilo Kis类似,热衷于后基督教时代的人类存在价值的思辨,受Sartre影响颇深;后期风格偏向形而上学。哲学上,Papadimitriou有过两篇关于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的论文(Les Séquestrés d'Altona、Les Mots),总体来说哲学成就不高。
  
  Alliances Françaises称其为欧洲的良心,称其作品是“来自时代的悲伤与世界的荒谬,揭开了极权主义的虚无本质”,Václav Havel称其为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本质上他是个诗人,或画家”。

  

作品简介

《夏天与松露酒》是Papadimitriou最重要的作品,是一本短篇小说集。

Papadimitriou自言承袭了母亲将事实与传说糅合在一起讲故事的癖好,这在本书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九篇微缩纪事有意混淆了神话、文献与想象的边界,看似互不关联、风格迥异,却有着共同的主题:死亡。

以虚无始,以毁灭终,古典神话中的毁灭还有着悲剧的慰藉,现代神话中的毁灭只剩下道德虚无的灰烬。Papadimitriou用文学回应了这个时代,他展示了仇恨与死亡的蔓延、欧洲社会的崩溃、人类历史的灾难,也表现了一个作家对人性的关怀。

本书中的同名故事《夏天与松露酒》,讲述"我"在一个夏天找到了记录1789年以来所有普通人的图书馆,它与众不同地"描述人物关系、遭际和风景--这些构成了人生的繁复细节",这时"我"才获知了去世的父亲的全部真相。

本书是对“大清洗”隐秘的受害者们而建的纪念碑--将历史的受害者、无名者与消逝的过去记录在案。


精彩段落

我能从他眼中看到一丝恐惧,一年以后,当他逐渐明白生命终点必然到来时,他的眼镜后面闪烁过同样的恐惧。对易逝的事物、死者的延续,世代相连这举世共享的神话,人们徒劳地发明出来为了使死亡更容易被接受的安慰品——在那一刻,父亲经历了这一切,如同一次羞辱;就像是通过将他的名字赐给新生儿——无论他是怎样的血肉之亲——这一奇妙的举动,我们正将他“往坟墓里推”。
————睡眠者的传说

“在人类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事是重复的,乍看起来相似的事物其实完全不同;每个个体都是他自己的恒星,一切都一再地发生并永不再发生,无尽地重复它们自身的事物也仍是独一无二的。”只可惜,太多时候我们宁愿泯然众人矣直至死前回望这一生。
————国王与傻瓜之书

他安慰自己说,人到了成熟的时候,已经获取了“人能够从书籍里获取的一切”,不再需要像蜗牛一样,永远将藏书驮在背上行走。他心中铭记着阅读记忆中的精髓,他记得《奥涅金》的全部细节,会背诵莱蒙托夫、勃洛克、安年斯基、古米廖夫的作品。拥有这些美妙的阅读记忆已经足够,至于陪他流亡的藏书:“拥有私人藏书又有什么意义呢?最多不过是备忘录罢了。”
————夏天与松露酒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