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pockry 2017-11-06T02:34:17.000000Z 字数 2705 阅读 997

华为是怎么用Kubernetes的?

容器


近日,Kubernetes 社区首届指导委员会( Steering Committee )竞选结果揭晓,华为从 15 家候选厂商/组织(共 20 名候选人)的激烈角逐中脱颖而出,获得 Kubernetes 指导委员会席位。华为技术副总裁 Quinton 成功当选指导委员会委员。

Kubernetes 指导委员会是Kubernetes社区最高技术决策机构,共设13个席位。首届委员会成员中,7席来自前期成立的引导治理委员会,本次选举产生了6席。Kubernetes 指导委员会的成立,是社区治理结构走向完善的重要一步,将引领 Kubernetes项目持续取得成功。

Quinton的当选意味着华为将在Kubernetes的技术演进中扮演重要角色。为什么华为能够当选?华为对 Kubernetes 社区的投入情况如何?Kubernetes未来会走向何方?带着这些疑问,InfoQ记者采访了 Quinton。

华为是如何投入Kubernetes的

华为是 Kubernetes 最早的采用者之一。当谈及这些年,华为在Kubernetes社区的投入情况情况时,Quinton 回忆起两年前,当他还在谷歌公司工作时,就了解到华为立足于Kubernetes构建完整的PaaS产品(即‘FusionStage’),并且为此投入重注,而当时Kubernetes才刚刚完成beta测试。而时间证明华为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Kubernetes实践之路上,华为逐渐发现并解决了一些功能缺失问题以及可扩展性挑战等。事实上,在大型企业客户立足其规模化生产环境使用软件时,很多问题才会真正显现出来。华为遇到并解决的很大一部分问题都是通用的,最终华为将自己对Kubernetes所做的改进回馈给了Kubernetes开源项目。

即使对于华为这样的商业企业,对Kubernetes这样的开源项目进行回馈所带来的收益,会超过不这么做而带来的竞争优势。事实上,华为通过参与和贡献Kubernetes项目,给他们带来了在规划、网络、多集群联合、应用支持、安全、可扩展性和政策执行等方面的良好设计、代码、文档,以及在服务治理方面的收益。当然,还有很多正在进行中的工作。

有时候同时参与开源项目并保持自有产品快速发展会有冲突,特别是在有大客户急需某些新功能的时候。不过随着时间发展,这一情况已经大为改善。

自Kubernetes成立以来,华为作为社区核心成员持续贡献,目前拥有5个maintainer。在对Kubernetes社区的贡献中,华为整体贡献在国内厂商中位居第一;从Commits维度看,华为贡献国内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五(数据统计来源cncf.biterg.io)。

除此之外,在KubernetesSIG(SpecialInterestGroups,负责子领域路标制定及技术方向决策)及WorkingGroup(主导跨SIG大特性方案设计)中,华为积极参与Federation、Architecture、Auth等10余个SIG及ResourceManagement、ContainerPolicy等3个WorkingGroup方案讨论及设计。同时华为也是首批获得KSCPs(Kubernetes认证服务提供商)资质的厂商之一。

为什么华为会押注容器技术?

在很长时间里,华为以它客户第一的理念而闻名,Quinton服务过众多大公司,他认为即使在众多标榜顾客至上的企业里,华为仍然做得出类拔萃。因此在多年前某些客户抱怨分布式云应用程序的管理工作太过复杂时,他们投入大量研发资源,深入思考如何更好地解决这一痛点。而最后他们得出的答案就是:基于容器的PaaS平台,而Kubernetes成为落地这一想法的首选。

据Quinton介绍,华为的客户对于“as-a-service” 方案抱有非常强烈的需求。他们不愿承受由可扩展、高可靠性计算基础设施的构建工作所带来的沉重负担。另外,他们也不打算投入巨额研发成本来开发并运行分布式软件系统。

纵观容器发展历程,容器强大的理论效益及其有效的编排成效实际已经在实践中得到了证实。踏着谷歌及Facebook等先行者的足迹,基于他们多年的实战经验,参考他们开放的基础性技术,不少中小型企业也开始作出尝试。虽然容器技术仍然存在一些短板,比如安全问题,但这更多的是成熟度问题。

目前,很多企业都在研究和实践在容器里实现微服务模式的应用,因为历史原因,华为仍然有许多遗留的单体应用,这些都需要以新模式进行重构甚至重写。

Quinton称,华为会将分布式计算提升至新的高度。这就需要建立起一套能够广泛使用、全面、统一且强大的分布式应用程序平台。并且关键部分要以开源形式实现。华为会在这些领域投入可观的人力与研发资源。这一切对于华为自身、客户以及整个云计算领域的成功都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上月,Docker宣布支持Kubernetes,大家都在说容器编排大战宣告结束,Kubernetes胜利了。Quinton认为如果从目前的采用率与统计结果来看,Kubernetes显然在数字层面成为毫无疑问的赢家。当然,华为也一直在持续支持Mesos客户,积极投入到Mesos社区中。

Kubernetes的前景光明

Mirants 创始人 Boris Renski前段时间发布了一篇文章:Kubernetes是否会重蹈OpenStack的覆辙, Boris认为如果Kubernetes允许不同容器技术栈不受限制的发展,也许会陷入运维带来的麻烦里。Quinton 认为,自己对OpenStack了解不多,无法评价其项目,但是可以谈谈自己对
Kubernetes的看法。

Kubernetes 拥有一套非常坚实的技术基础,站在了 Google 内部久经考验的容器管理系统 Borg 的肩膀上;同时也吸取了旨在替代 Borg 但是没有成功的 Omega 项目的失败经验。

另外,Kubernetes在Linux基金会的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 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当中也得到了非常有效的治理架构。CNCF这个组织是开发把应用作为微服务部署的开源技术的先锋,其在众多开源项目中积累了数十年的实践经验——其中包含大量全球范围内最大且最为成功的开源项目。OpenStack并不具备这样深入的实践经验。

可见,Kubernetes拥有更加强大的技术基础与坚实的治理架构,而且已经成为一个无论是在技术层面还是在采用度层面都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开源项目; 此外,其还拥有一个健康且积极的技术社区。在Quinton看来,Kubernetes可能已经躲过了OpenStack的陷阱。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