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novachen 2020-03-14T01:54:21.000000Z 字数 1763 阅读 2008

金门融入厦门会大幅提高金门人民的福祉

金门 厦门 遥感监测


最近环球网报道,大陆微博上3日流传一则消息称,金门台军在射击训练的时候,金门海域作业铺设海底水管的大陆施工船还在工作,结果炮弹落点离船只有200米远。该微博还称“那情景,那感觉,那声音,也仿佛让我们又回到了以前战火硝烟弥漫的那个年代”。且不论事实究竟如何,是否是沟通上存在问题。我们可以发现金门的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大陆了,尤其是淡水这样的民生物资的供给。金门人民要是想过上好日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和厦门融合发展。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福建向金门供水工程示意图

厦门金门的年度变化监测

年前我制作过一个厦门的2016-2017城市变化监测图,这是用星载合成孔径雷达(SAR)制作的。大概大家很少见过这样的卫星影像,这里就略做介绍。合成孔径雷达(SAR)的基本原理是卫星通过太阳能板集聚能量,然后将微波发射到地面,然后接收回波信号,然后通过一系列处理形成影像。SAR的最大的好处是基本不受天气影响,可以全天候成像,比如在夜晚、在多云的时候都可以成像。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所用数据来自欧空局的哨兵一号雷达卫星。雷达卫星其外形特点是有一个很大的雷达天线,而没有光学卫星的大镜头。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金厦全景图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厦门岛周边局部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大小金门岛局部

其中灰色的部分是两年间变化不大的,而有颜色的部分是地表有变化的,蓝色代表两年内反射雷达波减弱,橘色代表反射雷达波增强。通常来说在城镇区域蓝色代表建筑拆除,橘色代表建筑兴建。

可以看到在厦门岛以及周边大陆上彩色区域到处都是,可见地表变化面积非常大(可能和2017年举办金砖四国会议也有关系),而同一时期金门岛上却是一片平静,几乎没有几个大一点的变动区域。不过这一点近来也被打造成金门旅游的一个亮点——大陆民众到金门来体验宁静的田园生活。

图上可以看到金门岛上唯一的大型项目,沟通大小金门的跨海大桥在两年间是基本没有进展的,海中心的几个桥墩还是孤零零的暴露在海面上。

难产的金门大桥

在维基百科上查了一下,这个桥还真是挺有故事的。

基本信息

金门大桥是一座连结金门本岛(大金门)金宁乡与烈屿乡(小金门)的海上桥梁,为一脊背桥,全长5.4公里,其中跨海桥长4.8公里,最大跨径280米。

这对于大陆来说不算多大的基建项目,就是厦门周边与之相当的大桥也有好几座了。

选举浮桥

在金门当地要求建立连接金门本岛和小金门的桥已经接近二十年,但该计划经常是在选举期间提出,选举过后即无下文,当地人士因此讥讽为“选举时浮出来、选后又沉下去”的“选举浮桥”。马英九还是相对靠谱一些的领导人,终于促成了2012年金门大桥的正式开工。

命运多舛

2012年5月1日动工,开工初期由桦棋营造股份有限公司负责兴建。
2012年12月,桦棋营造因得标厂商资格被提出异议,而后遭到解约。
2013年5月复工,由国登营造股份有限公司负责兴建。
2016年3月9日,台当局行政院长张善政视察金门,发现金门大桥工程进度落后12%
2016年6月29日,承包商国登营造施工迟缓,工程进度持续落后,构成违约,台当局终止原合约,重新发包。完工期程也由2017年11月延到2020年11月。
2016年11月28日,由东丕营造股份有限公司得到该桥的第三个合同,预定同年12月28日开工,2020年9月完工。

虽然现在处于第三轮施工中,但是从卫星影像上看这开工的一年进展也非常少,以至于看不出什么显著的变化,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再有变数。

个人感想

这个金门桥乃至金门岛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成台湾政治、经济、人民士气的一个缩影,在这里时光似乎凝固了似的,节奏越来越慢,人民也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在卫星图像上和近在咫尺的厦门相比,可以充分体验“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我这时才肯定那个传说在79年抱着篮球从金门游到厦门的国军林连长的脑子绝对超过常人,而且适合做经济预测这样复杂度很高很容易被打脸的工作。因为他在40年前就能预计到大陆和台湾的未来变化,而且别人都是用嘴炮预测,而林连长是用年轻的生命来下注啊。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79年金门防卫司令部284师马山连林连长,军衔上尉

PS 投稿之前给一些同事看,有几位说你写的不错但是怎么没有结尾啊。我说要是知道这位林连长这就是结尾了,如果不知道那就是留了一个课后作业,你查查看。


联系方式

陈甫 副研究员
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
chenfu@radi.ac.cn
13811147935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