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novachen 2017-12-24T11:43:47.000000Z 字数 2668 阅读 1835

印度学者发文认为中国不应该为黑色的雅鲁藏布江而负责

雅鲁藏布江 中国 印度


在之前笔者发布雅鲁藏布江变黑的卫星遥感调查报告后,还继续关注印方的后续反应。

12月22日印度国家生物科学中心和阿育王生态与环境研究信托基金会的两位作者也撰文确认了“中国不应该为黑色的雅鲁藏布江而负责”,并提出“阿鲁纳恰尔和阿萨姆邦的人们面临迫在眉睫的危险”。

下面对该文做了翻译,阿鲁纳恰尔邦是印方对我国藏南地区的称呼,下面的印方绘制的地图中的国境线也是我们不接受的,请读者注意批判。


标题:中国不应该为黑色的雅鲁藏布江而负责,但阿鲁纳恰尔和阿萨姆邦的人们面临迫在眉睫的危险

一个多月来,香江(Siang)流域的神秘变色让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人民感到困惑。相对于往年中的这个时候,河流的浊度水平是非常高的。变黑的水域测试表明,水是粘土和淤泥为主。浊度水平升高(目前425浊度单位是往年十二月正常水平12-15倍)已经使得河水逐渐不适合人类使用,甚至影响了水生生物,并报告有死鱼。这种现象当地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因此提出各种理论来解释。
 
香江(Siang)在西藏被称为雅鲁藏布江,雅鲁藏布江与Dibang河和Lohit河汇合后,被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考虑到它起源于西藏,在中国境内流动了2000多公里,对江水变色的怀疑自然就落在了中国身上。新闻报道强调,中国计划转移雅鲁藏布江水,灌溉中国西北部新疆自治区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部分地区。浑浊被认为是中国建筑活动的后果,尽管没有证据表明这一点。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目前明确的危险

我们对这一现象的分析表明,尽管香江水变黑的起因完全是自然的,但其对下游的印度居民的潜在危险却是严重而迫切的。
加拉白垒峰(Gyala Peri)位于雅鲁藏布江北部,其支流易贡藏布江(Yigong-Tsangpo)(译者:此处应该是帕隆藏布江(Parlung Tsangpo),易贡藏布江已在帕隆藏布江前段与之合流)的西边。雅鲁藏布江正是在此处切割出了加拉白垒峰和南迦巴瓦峰(Namcha Barwa)之间的世界最大的峡谷,之后雅鲁藏布江与易贡藏布江(译者:帕隆藏布江)合流并转180度向南作为香江流入阿鲁纳恰尔邦。

2017年11月17日,印度标准时间凌晨4时,加拉白垒峰下发生了6.4级地震。之后的23小时内该地区连续迎来了5次4级以上的地震。最后一次4.7级的地震发生在11月23日,之后没有观测到余震。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沿河的大规模山体滑坡

强烈的震动引发了雅鲁藏布江沿岸的大量山体滑坡。几颗卫星拍摄的图片显示了大约100平方公里的山体滑坡。滑坡山体的体积还不得而知。卫星拍摄到的空气中的灰尘和碎片,表明在地震发生20天后,山体滑坡仍在继续。 这个山体滑坡区位于东桑朗(East Siang)地区总部巴昔卡(Pasighat)上游400公里处,距离与中国的国际边界附近的Geling地区200公里。 河流受影响部分有30公里长。

雅鲁藏布江在西藏八一地区12公里长范围内的三个地点被堵塞,令人严重关切。 三个自然水坝已经一个接一个地形成(见下图)。 虽然大坝比2000年滑坡造成的易贡藏布江上形成的大坝要小得多,但现在排除这三座大坝融合并变大的可能性还为时尚早。

根据低分辨率数据的初步计算,目前加拉白垒周边堰塞湖的总水量约为10亿立方米,是2000年堵塞在易贡藏布江的水量的三分之一。

体积是从粗糙的数据计算得来的,并且没有考虑到水坝内的任何细碎部分。但是,较深的水色表明它不像河流的其他部分那么浅。由于不稳定岩石和泥浆,堰塞湖的未来如何变化是不可预测的。需要使用实时卫星监测跟踪水坝如何变化,以便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的下游地区做相应的准备。

这也许是今年最大的山体滑坡,比2000年4月9日在易贡藏布江发生的山体滑坡在灾难性上更严重。这一滑坡是由一系列类似的事件引起的。当天发生两次3.5级和4.6级的地震,袭击了西藏的扎胡克河(Zhamu)。山体滑坡阻塞了河漫滩,形成了面积2.5平方公里,深达90米的水库。当年6月1日,天然水库垮塌了。在12小时之内,一直到阿萨姆邦的下游地区被淹。 洪水持续了好几天。这是迄今为止记录在现代历史上的一个滑坡堰塞湖的最大爆发。大潮席卷了江边的大片森林和几座桥梁。几位老者还记得猛冲而下的激烈水浪。

事件发生后统计的数字称,30人死亡,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50多个村庄被摧毁。 阿鲁纳恰尔邦政府认为这次灾难造成的损失达100亿卢比,但这场洪水的真实损失至今依然能被感受到。除了桥梁的破坏之外,这条河还在当地阿迪人(Adi)种植粮食作物的露台农场上堆积了沙子和碎片。甚至事件发生的17年后,仍然有几个农场处于被破坏的状态。人们还报告说,阿迪人民失去了许多对他们的经济和文化至关重要的密苏伦牛。

目前关于香江水域变黑的担忧是基于过去的事件而得到的,必须认真对待。通常情况下,十一月以后,香江变得清晰。季风之后的这种长时间的变色,加上无数的死鱼,使沿河居民警觉起来。

此处输入图片的描述

需要立即采取行动

由于卫星图像清楚地显示出沉积物的来源是加拉白垒的斜坡,早期怀疑和谣传的来源是雅鲁藏布江上游的中国水库是不正确的。

在2000年洪水之后,印度媒体也同样指责中国水库,认为事件是由于中国人造水库的缺口造成的。我们现在知道,这不是一个人造大坝,但当时中国政府也没有警告印度堰塞湖决口可能造成的后果。这样的警告本可以大大减少下游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上述证据表明不能排除现在出现类似2000年6月的情况。

为了人民的安全,需要立即由遥感专家、地质学家、水文学家和灾害管理专家组成一个小组。对于阿鲁纳恰尔人来说,科学地研究本地区的地理和生态也是至关重要的,不仅可为灾害做好准备,而且可以保证可持续地发展。

本文由国家生物科学中心的Chintan Sheth(@tweetweetforest)和阿育王研究生态与环境信托基金会的Anirban Datta-Roy(@clixbyman)合作完成。


评论

其研究结论基本和笔者相同,其特别之处在于该文仔细分析了堰塞湖的特征,并回顾了2000年堰塞湖决口的惨痛经历。雅鲁藏布江的水是短时间无法变清的,而堰塞湖的风险却比较急迫,外围因素的扰动比如上游较大规模的降雨,或者内部因素如长时间浸泡导致的松动,都可能导致堰塞湖决口。笔者也赞成我国相关部门集结相关专家对堰塞湖的安全性作出评估,考虑是否采取一些逐步清除的方式疏通雅鲁藏布江,保障藏南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联系方式

陈甫 副研究员
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
chenfu@radi.ac.cn
13811147935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