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tarSky 2019-07-24T23:31:26.000000Z 字数 1291 阅读 193

《Wisplash》

Vista


wisplash:(尤指在汽車事故中的)揮鞭式頸部扭傷,頸椎過度屈伸損傷。
所以你看,翻译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爆裂鼓手」这种翻译,已经完全丧失了 wisplash 这个词与故事情节多处呼应的双关语意。
至于这个单词有多妙,你需要看完电影才能 get it
———— 但其实我后来又仔细的琢磨了一下,“爆裂鼓手”其实也很妙,点不同,也还是扣题的。

必须说,这部电影让我感觉 at sea,这不是一个坏评价。电影在剧情的推进中,不断向我抛出问题,却没有给出一个直接的回应,在我以为那是故事的高潮时,电影又戛然而止。
而我喜欢这种小说的感觉,通过讲故事表达一切,而故事的起承转合够吸引人,却又完全合理。
想来小时候学写作,开始、发展、高潮、结局,这四个词总是在作文纸上被均分给同样精力,现在回想起所看过的所有好故事,发现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绝妙的调配比例。

前方有剧透

像所有大片的男主一样,这个鼓手自卑、敏感、有执念,需要被救赎,等待被救赎,容易被别人的评价左右。
故事的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个常规的励志剧,在乐队给人翻乐谱的他被 boss 发现提拔至自己的乐队,越发勤奋的他,有了对未来的美好期望,甚至开始自信的搭讪到一个女友。但是渐渐的,性格喜怒无常的导师与他的关系,让我不免想到研究生与导师之间因为权力不对等导致的悲惨故事。
他开始入魔,stay focus 或者说 注意力狭窄,技能上的进步令他自豪令他狂喜,而被导师否定又会让他陷入另一个极端的疯狂。无止境的自虐式的训练,“你占用了我的时间,阻拦我成功”————他对女生提出了分手。但是这种魔力,也让他变得更“刚”。从一个一开始只会哭唧唧的小男生,变成了跟导师语言肢体互搏斗的暴虐狂人,互骂环节 “F**k” 满天飞,无论是骂法还是人与人关系的制衡上,这都很美式。
导师说「 “good job” 是一个有伤害力的词汇,你本来可以做到更好,“good job” 让你止步于此。」必须说全剧中的这两个人物的性格刻画都很完整。而应该如何评价这个导师呢?是真的帮助别人 push 出潜能,还是只是在利用自己的职权肆意发泄情绪?喜怒无常的行为是他的一种教学手段,还是情绪失控所表现出的不稳定?但也许,在剧中他随意的换人这个行为能给出一个线索,他只想要一个完美的登台结果,无论是谁,能做到来,不能做到走。这点上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导师,但也许作为一个 boss 这样也不赖。
导师的另一个得意门生因为长期的屈辱上吊自杀后的第二天,他在所有乐队成员的面前哭泣,留下周朴园的泪水,那一刻他为何哭泣,恐怕他自己也不能说得清。意图很难被琢磨,但就像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一样,没人关心意图,结果自己说话。
而从另外一个方面,如果我们单单讨论他作为导师的教学行为,这样的手段恐怕也是有问题的,正因为他只关心结果,不关心学生作为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和学习节奏,才会直接导致悲剧的发生。
至于,他邀请男主登台的那一刻,心里应该只是想毁了男主的鼓手生涯吧。
但这些都只是我的个人感受,这部电影最后仍没有给出结论,也没有强行圆满大结局,在我看来导师一个欣慰的微笑激起的男主狂喜的表情,更像是一个未完待续的鬼故事。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