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tarSky 2019-08-27T22:34:29.000000Z 字数 646 阅读 103

2019-01-28 玩票师傅

打车故事


今天的这个师傅,一天最多只开五个小时,三年一共拉了不到两千单。玩票的师傅,我之前也遇到过许多次了,生活,对他们而言就像光滑饱满的文玩核桃——任君盘玩。
“可能人这一辈子,能不能有钱要看命,唯一能挣一挣的是能不能做一点连自己都佩服的事情出来。”师傅一边这样讲,一边讲着自己生活的现状:
年近六十,带家人约同朋友夫妻二十天自驾京苏杭,沙巴出海,海上滑翔,水下浮潜,希尔顿下榻。用朋友那天用的一个词,那是“标准一线城市中产”的生活。而这位师傅,已经是许许多多人向往成为的,体面的,“有趣”的人了。
但是,我无法像尊敬那个法学教授一样的对他们的生活感到惊奇或者敬佩,我认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是无法通过消费行为去定义的。
像许许多多知天命的中年一样,师傅说出了自己的人生格言:“人啊,心态好也是一天,不好也是一天,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就算心态不好又有什么用呢”
但语气里,又分明有一些生来逢时命运坦途的狡黠在里面,不同的人说这句话注定会带有不同的感情色彩。我在后座默默的想起皮村想起大兴,想起为母裸跪的女大学生,想起许许多多被生活痛击,却笑着说出“也要高兴着活每一天”的人们。但我不能说什么,太扫兴,太“不合时宜”。
这些,跟当下的对话有什么关系呢?在我看来是有什么关系的,不被在意的事物就会消失,不被关注的联系就会被遗忘。当然,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无从知道这位师傅人生中奋力搏击的光影片段,但仍然想接这个故事写下去,人,与人的境遇实在是相差悬殊,命运,像上帝之手掷出的骰子啊。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