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tarSky 2016-04-08T16:13:36.000000Z 字数 2526 阅读 425

个人日志


3月7号

新次走在乡间石土的路上,来来回回,尘土渐覆上她的鞋面,而她也浑不在意了。此时的她心里想的只是如何逃出这个村子。
“村子里有三条路,东西都是死路,唯有中间的一条是通往别的村落的,虽不知外面现是什么状况,但这窄小的村落易进难出,真是快把我逼疯了”她靠在路口拐角的水泥墙上望望天,又不时打量远处的守卫。
后来她好像终于下了决心,收直身子起来朝西边的路走去。天上突堆起了云,阴沉沉的,不多时就下起了雨。雨水厚重,但她并不撑伞,直到她看到在路边的姑娘。那个姑娘一直在路边站着,看起来像已站了多时,不时有男人路过要送她一程,但都被笑着拒绝了。新次莫名觉得那个姑娘也许是在等她,右手向外划出一个圆弧,从空中撑出了一把蓝伞,新次把它举过了姑娘的头顶,“一起吗” 姑娘微歪了头走进伞下。
她们穿过一道道黑色网状的廊棚,默默的走,听雨滴打在伞面上的嘭嘭声,听阴晴不定的天空传递给她们的潮湿气息,一路上忽晴忽雨,而当她们穿出最后一道棚子时,雨已彻停,被洗刷过的天空蓝的惊人且瞩目。
路的尽头,她们到达了本村社巢的所在处,这里是村落人唯一消遣或说生活的地方,但新次平时更喜欢称它为“监狱”。
新次在前先下了阶梯,扶过姑娘的手,穿过圆拱形的大门走进了社巢的连廊,连廊里满是插花、绘画和刺绣,而人们散坐在这些作品的缝隙中,各自忙着手里的活计,并没有人抬头注意外人。连廊的尽处是一个游戏厅,一排排人仰在宽大的躺椅中一动不动,脸也隐匿在面罩下着看不到表情,丝毫无法猜测大家所身处的虚拟世界有怎样的光景。整个游戏厅庞大又无声,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待人参观的巨型设备展览馆,甚至有一刻,新次在怀疑人们是否真的活在这世界上。
回过神来的新次撇了撇嘴“早些年的时候,这些可都是人类社会花钱才能享受的项目呢,现在居然是监狱的基础设施,哈--”姑娘只是跟在后面笑,并不说话。
沿着路标的指示,她们找到了目的地:配型室,一个温柔的大姐姐接待了她们。
“我们配型室是按照您的基因型,在可提供的选择范围内为您匹配最合适的伴侣的,不仅能够保证相处关系的和谐稳定,还能保证后代可靠的基因型表现”,说话间接待员递过来一个乳白半透明的盒子,“很高兴您终于决定要配型了”她双手合拢,温柔的对新次微笑示意。
“这一层呢,是外向型人格,这一层是内向型人格,形状代表的是这个人的兴趣”接待员以手示意。
新次拉开抽层,大小各色的糖片出现在眼前,当她凝视着它们陷入沉默的时候,接待员已不知何时退出了配型室。
“我觉得圆形不错,我拿一个圆形……恩……蓝色的吧,你呢?"她捻起选中的那枚糖片,把盒子向姑娘递过去。
“你帮我选就好”一脸无所谓的神色,姑娘把盒子轻推回来。
“恩……绿色也不错……绿色圆角矩形好了,好吗?”新次捻起糖片放在姑娘手中。
就这样就好了吗,新次陷入了迷惘。
“叮——叮——”蜂鸣声响起,配型室的门被拉开,一队黑衣守卫跑近,分列在门外走廊,两个年轻的男孩子从两队守卫的夹道走出,新次回望姑娘,正迎上姑娘的目光。
“抓住他们!抓住他们!”人声与警报声大作,守卫列队冲出牢狱,正准备跃上房顶的新次被拖下来。
睁开眼,只记得自己在混乱中被捉住的新次望着眼前的巨大显示屏,红色的流光即刻映上她的瞳孔,“……第436颗卵子已排出……”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在新次听来却是狡黠无情的调笑,“什么?”新次皱着眉头,扭动、挣扎,绞红的胳膊和昏沉的脑袋在医疗仓中扭动,暴躁的身体,焦灼的灵魂。每一次报告声都让新次恼怒不已,要逃出去的紧迫感紧紧的箍在她的心头,却又越意识到自己的无力。
“第444颗卵子已排出,原生体可脱除……”,新次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直到那个温柔的接待员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打开了她身上的固定设备。
“你可以走了”
“?”新次谨慎地望着她
接待员回应以永恒不变的微笑“你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新次觉得一阵恶心体内空荡又乏力,但依然翻身跳下来床来。
“从这个门出去右拐,也许是你想去的地方”接待员双手不停地整理着设备
新次听到这话顿了顿,然后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阳光,灿白的阳光,从头曝晒着新次。
四顾周围,一辆远处橙色公交车从远处驶来,是她?那个人……好像……是她!
跳上车,顺次拨动着公交车上的吊环,新次踱到姑娘身边站定。
“你当初是为什么想要带着‘伴侣’逃跑?”姑娘嘴角微弯,又小声嘟囔“……明明就……”
“我想的是,既然是通过基因配型的,也许我们与‘伴侣’之间会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心灵相通,会懂我们,你也知道,默契的合作者很难得。”
新次说话时望着窗外陌生的景色,并没有注意姑娘的表情,更没注意姑娘后面的那句。
“他们呢?”
“他们?你,知道他们是怎样的生物吗。”姑娘玩弄着手里的吊环。
新次注意力被吸引到姑娘手中,圆角矩形……绿色,回头看自己手中握着的,圆形……蓝色。
“他们啊,你我决定带走的他们,是监狱的产物啊” 姑娘左脚在地上捻着圈。
“你是称呼那个地方叫监狱的对吧。也许最初跟我们逃跑的那一瞬间,新鲜兴奋的情绪让他们有所动摇,但是他们很快就重新变回了他们原本的模样,他们称自己为社巢的守卫者,延续并维持社巢的世代是他们的使命,他们回到社巢后会流回到基因池,被新的原生体重新选择,然后诞生新的社巢成员”顿了一下,姑娘又露出轻蔑的神色“生在监狱的他们才不会懂什么是自由呢,他们简直在侮辱使命这个词。机器,他们不过是机器而已,甘愿陷落在监狱的他们无法被救赎,更无法成为我们的同伴” 新次听了这话长吸了一口气。
“哦……”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我们该下车了” 姑娘指着远处的标牌。 “看,这是一个新村落,走吧让我们好好看看它”
站在路边的两个人,伸手拦了一辆载了姑娘的敞篷车,“这一定是去社巢的摆渡车” 姑娘捏了下新次的手悄悄说。弓腰坐在摆渡车里,新次打量着周围的姑娘,注意到她的姑娘回之以微笑。
车开的很慢,慢到那个男人把手机塞到新次手中的时候,新次还以为只是旁边的姑娘碰了她。而等她反应过来回头看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消失在刚刚的拐角处了,只是隐约中记得好像是一身深色的运动装。车上的姑娘们指指开车的守卫,朝新次打着悄声的手势,新次左右摸索找不到口袋,只得把手机塞在了左边的袖子里,左手攥起袖口不让它掉出来。然后,新次转头望向愈远的转角,心中充满了疑问。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