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tarSky 2019-10-22T05:24:19.000000Z 字数 2054 阅读 99

2018-07-07 我所知道的 A

个人日志


2018-7-7
愉快地聊中年焦虑
办公室里有各式风格的人,会对同一个问题提出各异的行事方案,按照这种特质,大组 leader 算一个 aggressive 的人,就先叫他 A 好了。
前情提要:A 的桌子上永远有一本《成功人士的七个高效习惯》,A 早年间从事于能源行业,后行业不景气跳槽至此。
A 跟我聊到中年焦虑:“中年焦虑很简单的,就花钱的上升曲线陡峭,赶不上挣钱的速度了”
随后他展开了人生焦虑的话题,“人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的,一些问题如果现在不处理,积攒积攒…”他做出一个滚雪球的手势 “以后压力就会特别大,无论男女,真的。”他扬了扬下巴颌。“青春转纵即逝,特别快,真的,如果年轻的时候不去试图改变些什么,去有能力在市场上做出自由的选择 ——比如你看有些人想去这去这儿想去那儿去那儿,他们是自由的,什么都限制不住他们。你可能一毕业就在互联网工作感触不深,我上一家公司有个同事在公司呆了三十年,三十年!你想象一下。就是说一个人等到了三四十岁了还……啊,是吧,等这个行业不景气了,还能怎么样,就这样了,什么都改变不了,特别无力。所以你看现在那么多买彩票的” 他眨眨眼,我会心一笑。
“但你别以为这是少数,大部分人都会逐渐逐渐慢慢地变成这样,失去热情变成一根老油条。我也挣扎在这个边缘。”他哈哈哈哈笑起来。
“你说二十六,二十六做 CEO 年龄小吗,不小了,他们为什么能做到,因为每一步都是高效的。当然我们可以不追求那么极致,但是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就是你做的事情都要为这个目标服务,你觉得跟这个目标没有关系的工作你可以不做,没关系,你可以拒绝,工作嘛,要学会拒绝。但是你一定要有目标,能把个人发展跟公司发展结合起来的目标,行吧,你再回去好好想想。”
一碗诚恳的带血鸡汤,先干为敬。

2018-7-7
“早先我在多个事业部轮岗,发现部门之间的风格差异非常的大,受领导个人的影响特别大。我觉得我们之前的方案都太闭门造车了,我们要多看看别人是怎么做事的。”可能这也是我留在北京的原因之一吧。我对于自己想要什么并不很清楚,受环境影响也很大。我需要时刻的感受鲜活的动感,见到足够多的方案示例,去学会如何如何做事。很好,这很好。

2018-7-13
接上文,昨天下午 A 说“你回去弄个demo吧,不要求能上线应用,能给人展示一下就可以了,明天可以吧?早上来了给我看。要最精简的版本就可以了” A 转过身来以手指捏合做了一个手势。
“阿。。。。可以试试” 我一心虚的回应,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可行方案,可以一拼。
早上,我,交上了作业。
A 还算满意,“恩,你为什么没用你们前期工作的代码模块呢”
“我觉得在这个场景下不合适 balabala,而且这个普适 balabala”
“ok 我觉得可以,这才是商业化的思路而不是每一次定制化开发,换一个需求就要重新再来,这样太辛苦了。你可以在 B 回来之前在你这个方案上做点东西出来,你觉得呢,空口说这个好那个不好,没有说服力对不对。”
“嗯”
有了一点革命的意味,啊,我心里的小火苗。
中午的时候我跟 E 探讨了改革方案,我们决定一起做一点东西出来。
兴奋,可能这种兴奋将随着心绪的转换转瞬即逝,but now, pretend to find the meaning of working, and one day it will be true.

2018-8-5
刚刚 A 来工位,我们问 A 怎么现在这个时间来,A 说在上家公司就有这个习惯,周一要跟客户开会,开工之前来公司把细节都准备好。
A 讲了一下产品经理的定位,跟职业规划一类。
最后聊到要 be brave be confidence 还有如何自我暴露问题与批评同事的问题,A 举了两个之前的上司的例子,自然而然的我想到了我的上家公司的副总,之前跟副总出差,一行人都小心翼翼。我也见识过副总的厉害,当着我们的面能把一个中年男项目经理训到哭。那时总是以一个可能会被训斥的逃避状态看问题,如今想来当时情况也实属不易,副总当初是带着一群怀孕跟哺乳期的其他部门不愿意收纳的女人们,一起把所在事业部的项目一点一点做了起来,而相比起来公司其他部门的项目多是政企项目,还轻省些。
做人难,值得好好做。

2018-11-17

2018-07-31
今天 A 跟我说「我觉得你压力不够大,现在你应该完完全全心里只有项目没有别的任何东西,把这个项目黄了你就没有任何别的出路了这样来做,但是现在你不是这样的状态」但是我,作为一个悲观型,列到planF才是我的作风,绝不容许无路可走的情况。我确实羡慕 aggressive,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就这样吧。

但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懂得,在现实场景中,不这样做可能真的会变成 B 那样的状况,而这是我所不想的。
当下的社会,你怎么能说服自己个人的价值与职业是可以分割的?而作为一个未实现通常意义所讲的财务自由的普通人,除了「选择一门热爱的行业并投入所以热情」与「做好当下的工作,并成为一个专业的职场人」好像并没有其他别的选项。
最后,现实是 sharp 的,留给个人最后的选择只有正面刚而不是逃避,从各个意义上而言。

你觉得呢。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