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qinyun 2018-12-04T01:42:47.000000Z 字数 2418 阅读 765

让Android内核回归主线

未分类


作者|Jonathan Corbet
译者|谢丽

Android设备是基于Linux内核的,但从一开始,这些设备就没有运行主线内核。这期间,那些设备上的树外代码量一直被视为一个问题,为减少这样的代码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在2018年Linux Plumbers大会上,Sandeep Patil谈了这个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在Android设备上运行主线内核的梦想还没有实现,但它可能比很多人认为的来得要快。

他表示,Android内核起初是一个来自主线的长期稳定(LTS)版本;这些版本结合Android核心的专有代码构成了Android公共内核版本。供应商选择一个公共内核,然后添加更多的树外代码,从而创建一个特定于片上系统(SoC )的内核,并提供给设备制造商。最终,这些SoC内核中的其中一个被冻结,可能加入了另外一些树外代码,作为一个特定设备模型的内核。现在,只需要几周就可以把一个LTS版本合并到Android公共内核中,但它仍然需要几年才能成为设备内核。这就是为什么Android设备总是运行古老的内核。

这一过程存在很多问题。Android Core必须准备好在一系列旧的内核上运行,这个限制使它很难使用新内核的特性。内核更新缓慢,或者更常见的是根本不更新。大量树外代码(如数百万行)的使用使得要合并新的稳定更新变得很难,即使可以这样做,把结果提供给用户也会让供应商感到害怕,因而这种做法并不常见。Android内核没有持续集成过程,不可能把Android系统运行在主线内核上。总之,Android内核的开发和管理方式从一开始就消除了使用Linux带来的许多优势,但是,解决其中许多问题的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至于旧内核:Oreo版本需要使用3.18、4.4或4.9版本的内核——与以前的版本相比,这是一个进步,之前根本没有内核版本的要求。Pie版本进一步缩小了范围,要求设备必须提供4.4.107、4.9.84或4.14.42(或更高的稳定版本)。Android开发人员正试图“更上一层楼”,强制并入稳定更新。这改善了现状,但基本内核仍然是两年(甚至更久)之前的,Android Core仍然需要在3.18版本的内核上工作。

Patil指出,一些人担心稳定更新会导致退化,但是,这两年里,并入那些稳定更新仅使Android项目遇到一次退化。特别是4.4.108造成了破坏,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不需要4.4.107之后的东西。否则,他说,对于Android系统,稳定更新已被证明是高度可靠的。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持续集成测试的情况正在改善;例如,LKFT现在正在LTS、‑rc和Android公共内核上运行功能测试。有更多的测试正通过KernelCI进行,Android开发人员也在为Linux测试项目做出贡献。内核补丁在一个名为Cuttlefish的模拟设备上进行预提交测试,它既可以运行Android,也可以运行主线内核。SoC供应商正在进行更多的测试,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报告LTS内核更新的问题。他们确实遇到了树外代码合并冲突,但这并不奇怪。

即便如此,对Android厂商来说,内核升级仍然是一个大问题,他们担心向已部署的设备发送大量的更改。因此,设备通常不会在交付后升级内核——这很糟糕,但这比之前要好,那会,SoC发布后,其内核无法升级。不过,谷歌计划继续推动供应商发布更新,最终甚至在设备发布后也会强制更新到较新的LTS版本。在某些时候,LTS版本会包含在Android安全公告中,因为获得所有Bug修复是很有价值的。Patil呼应了Greg Kroah-Hartman的说法,即不存在此类“安全漏洞”;“只是有一些Bug”应该被修复。

设备无法运行主线内核的问题仍然存在;当然,问题是所有那些树外代码。尽管如此,Android公共内核中的代码数量已经大大减少了,这主要是为了在上游进行更改。现在,Android公共内核中只有大约30个补丁,需要增加大约6500行代码才能启动Android。最终的计划是将其变为零,但是仍然有许多问题需要处理,包括解决绑定器中的优先级继承问题、将能耗感知调度引入主线以及将SDCardFS文件系统桥接移到上游。

他说,Treble项目推出了一个新的“供应商接口”API,它实现了一种硬件抽象层。和这个接口同时提出的还有通用系统映像(GSI)的概念,它是Android开源项目的一个构建,可以在任何Android设备上启动。如果GSI可以在特定设备上引导,那么制造商就正确地实现了供应商接口。

目前,内核被认为是供应商接口的一部分——供应商必须将其作为底层实现的一部分提供。不过,Android的计划是提供一个基于主线的通用内核映像。设备将按预期运行这个内核;为了实现这一点,供应商将提供一组内核模块来添加必要的硬件支持。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其他方面外,还需要把内核符号名称空间移到上游。

这种设计显然不会消除树外代码问题,因为在许多或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模块不是来自主线。但是,这里仍然有一个重要的变化:特定于供应商的代码将被降级为可加载模块,因此就不会更改核心内核。例如,供应商提供自己的CPU调度程序的日子应该结束了;所有树外代码都必须借助常规模块来使用通用内核映像。这将迫使代码做好进入上游的准备,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最后,Patil说,Android内核团队现在正积极地尝试在发布前把代码移到上游。他们恢复了主动报告漏洞和其他问题的工作,并与上游合作解决这些问题。除此之外,该项目还有许多目标,包括从staging树中去除ashmem和ion模块、改进Android对设备树的使用等等。工作进展顺利;总有一天,“安卓问题”可能会离我们远去。

查看英文原文:https://lwn.net/SubscriberLink/771974/ade4e5fb18058302/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