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8-04-02T15:29:00.000000Z 字数 3305 阅读 2416

《慈悲》路内

读书笔记 虚构


简介

慈悲 路内.jpg-487.8kB


笔记

《慈悲》.jpg-523.9kB

《慈悲》读书笔记:第10页,2

叔叔一直对水生说:“水生,吃饭不要吃全饱,留个三成饥,穿衣不要穿全暖,留个三分寒。这点饥寒就是你的家底,以后你饿了就不会觉得太饿,冷了就不会觉得太冷。”水生后来到工厂里,听到到师傅说的,老工人待在厂里很健康,退休就会生癌。他想,工厂里的这点毒,也是家底。

《慈悲》读书笔记:第48页,9

玉生说:“爸爸说过,穷人没有读过书,文化够不上,但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死了要有死了的样子。爸爸说,如果倒在街边死了,无人收尸,那不叫穷人,而是路倒尸、饿殍、填沟壑。穷人也要死得体面,子孙要让先人体面地待在阴间,这就是家教一一我想想,其实也是穷讲规矩。

《慈悲》读书笔记:第119页,22

玉生病休后,有一阵子,复生必须到幼儿园去。新村刚建成,没有幼儿园,只能送到苯酚厂的托儿所去。水生骑自行车,让复生坐在前杠上,车龙头歪歪扭扭,两个人沿着土路去厂里。两侧田野,稻浪起伏,云被大风吹成丝丝缕缕。

《慈悲》读书笔记:第124页,22

夜里,玉生躺在床上睡不着,忽然坐了起来。水生醒了,问她怎么回事。玉生说:“心脏不舒服,靠着躺一会儿。”

水生说:“白孔雀的事情,是小事,不要时时记在心里。”

玉生说:“水生,我大概活不长了。以前我遇到不顺心的事,最多哭一场,现在全都堵在心里,觉得胸闷发慌,然后从小到大受的委屈全都爬上来了。我也没有力气去找白孔雀的麻烦了。”水生不语。玉生又说:“我不是复生的亲娘,万一我死得早,复生回忆起我来,受了什么委屈我都没有帮她出过头,她就会觉得,还是亲娘好好,我毕竟是她的后娘。”

水生说:“不会的,复生有良心的。”

玉生说:“如果她这么想,我没法从棺材里爬出来说话,你要替我说话。我是很喜欢复生的。” 第二天水生带着复生去托儿所,把复生送进去,然后到走廊里拦住白孔雀说:“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女儿,我不但会拆秋千,还会拆了你的骨头。 ”

《慈悲》读书笔记:第148页,26

根生回头说:“人活着,总是想翻本的,一千ー万,一厘一毫。我这辈子落在了一个井里,其实是翻不过来的,应该像你说的一样,细水长流,混混日子。可惜人总是会对将来抱有希望,哪怕是老了、瘸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160页,28

玉生说:“那算了,你记着我的话就可以了。活到三十岁,人就会荒凉起来。

《慈悲》读书笔记:第163页,29

苯酚厂的工人们发现,那个常年散发恶臭的骨胶车间,现在变得冷冷清清,甚至连臭味都在逐渐消失。因为骨胶不挣钱,这个产品已经亏了很多年,设备保养得很差,工人也拿不到奖金,现在,它终于像一头老迈残疾、屎尿失禁的巨兽,平静地死掉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167页,29

这一天中午,水生坐在医院的凳子上,背靠着墙壁发呆。玉生睡着了,水生摸摸她的脸,摸摸她花白的头发。玉生和师傅一样,四十多岁头发就白了,以前她总是去美发店把头发染黑,现在她只会对水生说:帮我把头发剪剪短吧。水生抹了一把眼泪,靠着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很短的梦,梦见玉生死了,玉生死得很怪,她变成了一个小女孩,由师傅背着在路口和水生告别,就像当年爸爸背着弟弟走掉一样。水生猛醒过来,看到玉生还在病床上睡着。

《慈悲》读书笔记:第176页,31

小何医生说,生病的人,很忌讳想到死,因为人总是想这个会变得消极,药吃下去也会失效三分。玉生说:“可是,人怎么能不想到死呢?我住过很多次医院,同一病房的人,有些只有三十多岁就死了。看到到别人,会想起自己。唯一能宽慰的,是想到,人都是要死的。”小何医生说:“你讲错了,人都是挣扎着活下来的。

《慈悲》读书笔记:第179页,31

玉生说:“你去上班,身上就会带着一股苯酚的气味,不去上班,就没有了。”水生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玉生说:“我小时候,闻到爸爸身上苯酚的气味,爸爸很疼我的,我很心安。结婚以后,闻到你身上的苯酚气味,我也很心安。后来你做了技术员,苯酚的气味淡了,最近几年我又能闻到,我好像回到了从前小时候。”

玉生说:“我这一世,真是太麻烦你了。” 水生说:“你不要这么说啊。”

玉生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这一年春雷响起的时候,玉生的一生,也就过完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184页,32

玉生的骨灰盒寄存在殡仪馆,铁制的格子,有点像更衣柜,哐的一声关上。水生让复生跪下,对着格子磕头,心想下一次打开这个柜子时,应该自己也死了吧。

家里没有了玉生,变得空荡荡的,水生坐在藤椅上,看外面下着连绵春雨。玉生的遗像,挪到了家里的墙上,面对着窗,陪他一起看着,或是他陪玉生一起看着。有一天他忽然哭了起来,复生问他怎么了,水生说:“玉生活着的时候,家里总有一股中药的气味,我闻了很多年,已经习惯了。现在中药气味淡了,没有了,我才觉得玉生是真的不在了。”

《慈悲》读书笔记:第213页,37

水生没有回家,他背着画纸筒,坐上汽车,去了很多地方。有一天他到了海边,正好是中午,他想,我名叫水生,但我还从来没见过海,就在江上面渡过来渡过去,太无聊。他坐在沙滩上,有一朵鸟云又停在了上空,他以为会听到海浪的声音,但是没有,海很安静,乌云也很安静。水生就说,玉生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这辈子会停在哪里。

《慈悲》读书笔记:第218页,37

复生正色道:“土根,水生,你们都是我的爸爸,我认了。但我的妈妈,只有黎玉生一个人,没有别人了。观音菩萨把我送到她手里,我的名字是她取的,她不嫌弃我豁嘴,也不嫌弃我是个女孩。我其实很自卑,是妈妈她教会了我怎么有尊严地活着,虽然她没念过什么书,出身低微,但她心里是很骄傲的。我要是去见大芳,妈妈在阴间,恐怕会发小姐脾气。”

《慈悲》读书笔记:第226页,38

水生说:“云生,不要做假和尚了,我的女儿现在在深圳工作,我一个人住着很寂寞,你可以来陪我住着。”

弟弟摇头说:“虽说是假和尚,但我心里早已皈依了,住在庙里比较合我心意,不想再过俗世的生活。人生的苦,我尝够了。”

水生冷笑说:“东顺的庙,有什么皈依可言?一座假庙而已。”

弟弟说:“世间本来就没有真庙假庙。我有一天看到个破衣烂衫的老太,腿腿都残疾了,她知道县里有了庙,就爬着来进香。在山门口,她虔诚磕头,非常幸福。庙是假的,她的虔诚和幸福是真的。真庙假庙,都是一种虚妄。”


书评

⚠️施工中...


参考资料

⚠️施工中...


更新日志



2018年03月10日20:26:43


2018年04月02日23:27:53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