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8-07-15T02:14:15.000000Z 字数 1383 阅读 1609

城堡 08 时光流逝,而我心安

城堡


celia-michon-115006-unsplash.jpg-425.9kB
▲题图来自:Unsplash

网易云音乐:借我-谢春花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木心

偶然在别人的博客里看到这段话:

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一样,从你手中滑落。取而代之落入你手中的,全是些不值一提的伪劣品。体能、希望、美梦和理想、信念和意义、或你所爱的人,一样接着一样、一人接着一人,从你身旁悄然消逝。——《1Q84》村上春树

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他几乎说对了,随后才挣扎着想起一些得到的东西,比如一些经历,新的朋友和只能靠时间岁月得到的答案。

如果时光依旧停留在过去,现在还要被那些问题所烦恼,比如:

有时候我觉得和朋友们成年后那段到处工作、迷茫、贫穷或富有的经历就像某种特殊的蝙蝠不断向这个世界发出「波纹」定位,然后根据这个世界的反馈来确定自己的存在,我们所发出的问题,收到的回答,做出的反应再一次塑造了我们此时的命运、性格和习惯,我们现在及以后精神与肉体的样子,就是这些不断来回拉扯的「波纹」所塑造而成。

总的来说,现在依旧不相信某种命运,毕竟再迷信的人也会过马路时看一眼来往的车辆;所相信的大概更多是一种时间四季更迭所带来的因果,遇见的人,听到的赞美和批评,经历过的事情起初都是种子,不断地播种、死亡、开花、结果、腐败,就这样如此的填充着人的一生。

在我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一度想要成为前苏联柳比歇夫式的人物,记录下自己所度过的时间,然后形成对时间刻度的精准感知,以此来驱除某种年华虚度的亏空感和不确定性。这种度过一生的方式所能起到的作用大概就是当我们最后走到生命麦田的尽头,不管身后是贫瘠还是荒芜,甚至不用回头最后看一眼,也能做到一种英雄主义式的骄傲:在时光流逝之间,混沌之时不提,混沌之后我做了自己「天赋」所限之内能做的几乎所有,结果是这样,那就这样吧。


文档信息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