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7-11-13T16:47:16.000000Z 字数 1830 阅读 1890

关于这一年买基金的体会

生活


StockSnap_SDM03P88BO.jpg-3407.2kB

记得曾经看过的书里,大概是说有作者有个从事高频交易之类的工作的朋友,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在股市等金融市场里如同找到了 bug 一般比较轻松的赚钱,钱就是数字。然后这朋友就觉得人生特别空虚,毕竟这种工作并没有给这个世界真正创造什么,给社会带来价值,缺乏自我认同和他人的认同。

2017 年年初的时候,那时候我喜欢看少数派的文章,主要是一些苹果应用的测评之类。因此对电脑和手机应用有兴趣,自己也试着写一些。

刚开始是喜欢一些小众的,独立开发者的应用,后来我突然想写一些大众化的应用。比如微信、支付宝之类,毕竟每天都在用,但从来没有深入的去了解。

就这样我从支付宝里发现了投资理财这块的内容,支付宝里虽然有入口,但主要还是在另一个应用蚂蚁财富里进行操作,于是我就顺着下载了蚂蚁财富,开始试着进行购买基金,算是一种测试。

因为之前看杂书,比如《小狗钱钱》、《穷爸爸富爸爸》这类,一些基本概念还是有。

那时候用一两万左右尝试购买,总结了一套方法,有点像打仗。挑选大概十几个基金,每个买一百或者一千,然后每天看下收益,根据情况加钱或者卖出。就像一堆小骑兵,斥候,负责探路。

慢慢的就有了自己的大部队,就是几个投了上万的基金。

刚开始收益大概有一两千左右,后来大部队遇上个坑,自己不甘心,越跌越加,增援部队几乎全军覆没,持续亏损了有半年,最多的时候亏了三千多。那时候每天早上醒来,或者半夜十二点更新的时候看一眼收益,都是代表亏损的绿色,而非收益的红色。

慢慢的放弃,把基金全卖掉,消停了一阵子,打算认栽之前又觉得不甘心,有点像赌徒,也像个败军之将,然后决定解甲归田。

接着思考了下自己的初心和优势,还有基金这玩意的本质,不甘心,和所有赌徒一般,决定在赌一把。

我平常比较喜欢苹果的产品,那时候也听说特斯拉就像手机里的苹果,加上关注的一些牛人基本都在谈论特斯拉,所以就找了苹果和特斯拉、新能源这方面的基金,这之后又遇上白酒相关的消费类基金,基本都是快二十个点的收益。

就这样,剩下的几个月我的累计收益从负数变正。

期间朋友在观望,我反正没事就唠叨这事,朋友们看我赚钱,一方面也可能处于对我的信任,跟着我买了几个基金,无一列外都是赚钱。

大家的想法都一样,突然觉得赚钱特别容易,没事在手机上动动手指,一觉醒来看看手机昨日收益几百块。接着开始用借呗或者信用卡,进行空手套白狼,只要收益比利息高就行。

我也只能说注意控制风险,在自己能亏损的最大范围里。

不过很显然,人是会越来越狂热,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这个口子一旦打开,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不知道会飞出什么鬼。

接下来保持理性当做一种理财手段,算是开启财商,不仅给了鸡汤,连勺子也给了,挺营养的一件事。

失去理性的话,可能就是毒鸡汤,当成某种赌博来操作,基金之后就是股市以及其它风险收益成正比的事,遇上运气不好,熊市来临之类的事,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期间朋友也说起小时候在游戏厅玩老虎机的故事,过年的时候收了压岁钱,那时候一两百块钱对我们来说是巨款。平时都是一两块钱能玩大半天,就单纯的打游戏。
那天也许是钱太多,就去玩老虎机,慢慢的脑子似乎就失去控制,没多久就把压岁钱全输光。幸好当时家里没有追究,似乎忘记找他要会压岁钱保管这事。

我突然想起那个高频交易员的事,大概是觉得现在本质上有点相似,当然不能相比,不过也算是乞丐版的把钱当数字,觉得人生空虚。

每天醒来,发现睡后收入比自己工资还高,那种感觉的确比较奇妙,甚至会让人自觉的少花钱,像我朋友说的,人生第一次感觉赚钱比花钱快乐。

高频交易员的金钱故事,会让人自觉的想起另一个思维模型,就是遇上任何事,你都可以闭上眼,想象自己已经八十岁,然后问自己如果可以回到年轻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

很显然,如果是这个高频交易员,他也许不会后悔来钱快,但也绝对不会长时间沉沦于此,而是去做点别的。那种当自己再一次八十岁,回想起来都会笑,能跟自己和他人吹牛的事情。

故事也许有某种魔力,甚至像一种预言,在想起这个故事后,我决定以后不再高频的谈论理财相关问题,大概一年里两三次就行了。

这么一圈折腾下来,我已经不太想写那些关于支付宝、微信之类大众应用的测评,追溯到内心深处更远的地方,其实我最喜欢的并不是应用,我使用应用的初心,也不过是想找到一些帮助管理文章、小说的东西,在更好的电脑环境下写作,更好的备份。

如今兜兜转转,就像一个想要屠龙拯救公主的少年,中途去寻找一把剑,但却被剑所迷惑,成为了剑的奴隶,忘记了恶龙也忘记了公主。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