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8-05-12T17:19:46.000000Z 字数 1241 阅读 1782

去听他的演唱会

生活


bruno-cervera-408708-unsplash.jpg-1943.1kB

最近每天下班都很晚,似乎正好赶上周杰伦演唱会结束的时间,都是年轻人拿着荧光棒,而且这么一群看完演唱会的人涌出来,嘴里聊着类似的话题,空气中就会有一种类似演唱会氛围的所谓演唱会退场氛围。

类似的氛围还有当年高考散场以及冬天早操散场,呈现一种特定活动完毕的气场。

排在后面的男生在给室友打电话,问寝室门禁,这让我想起自己看演唱也是大学的的时候,先是林俊杰,后是周杰伦。

乱七八糟扯上学生会的关系,学生会又接了给保安公司充人数的活儿,所以我们也就成成了顺便领顿盒饭,主要看演唱会,次要充数的保安。

第一次看的时候,应该是发了很多朋友圈视频,也打电话给一些朋友,让他们听听现场的声音。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初中、高中的时候在录音机里用磁带、用 mp3 听的声音突然你见到真人,能看着他唱了,而且是和一群也曾经在某个时刻,某个地方这么听过的人们一起相聚在此时。能找到的比喻大概也只有某种宗教式的集会,平时大家可能晨钟暮鼓式做点什么,其实有点无聊,终于有一天一群人能到一个地方一起做一样的事。

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里,闻到玛德琳蛋糕的味道能引出一大段回忆,演唱会也有类似的效果,十五六岁时听着歌经历过的事情,二十五六岁本来已经尘封,这个时候旋律就成了一种线索,线的两端都是同样的旋律,这种连接一旦达成,头脑里形成的某种追溯快感,关于过去、现在的种种浮现,充斥着整个脑海,带来一种平时生活不曾有过的体验。这种体验昂贵和稀有之处不亚于任何一件奢侈品,甚至它是不可再生和急速递减的。

见到那种点心,我还想不起这件往事,等我尝到味道,往事才浮上心头;也许因为那种点心我常在点心盘中见过,并没有拿来尝尝,它们的形象早已与贡布雷的日日夜夜脱离,倒是与眼下的日子更关系密切;也许因为贡布雷的往事被抛却在记忆之外太久,已经陈迹依稀,影消形散;凡形状,一旦消褪或者一旦黯然,便失去足以与意识会合的扩张能力,连扇贝形的小点心也不例外,虽然它的模样丰满肥腴、令人垂涎,虽然点心的四周还有那么规整、那么一丝不苟的绉褶。但是气味和滋味却会在形销之后长期存在,即使人亡物毁,久远的往事了无陈迹,唯独气味和滋味虽说更脆弱却更有生命力;虽说更虚幻却更经久不散,更忠贞不矢,它们仍然对依稀往事寄托着回忆、期待和希望,它们以几乎无从辨认的蛛丝马迹,坚强不屈地支撑起整座回忆的巨厦。

因为曾坐过站几次,在我前一站下车的同事习惯性的提醒我别坐过站,而同站的同事习惯性想不打招呼一个人溜下车,并且忽悠我还没到站,自己只是下车买东西。

路上刷朋友圈,有以前的老朋友在演唱会现场,似乎最初是用我的 mp3 迷上周杰伦的歌。

如此种种,关于时间和因果仿佛是一个个的胡萝卜和坑,从前的坑都会填上一个不管是否合适的胡萝卜作为结果。当时间一步步将我们逼退,最后衰老之时可能就发现自己站在胡萝卜地里。

如果可能,也算是某种萝卜地理的守望者。到时候我们会看到另一些土地上,更年轻的人们正在挖坑,要等很多年,这些坑里才会出现令他们绝望、更绝望或者幸福的萝卜。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