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6-02-18T04:20:41.000000Z 字数 1235 阅读 2007

哥们,我们这样可不算是理想主义者。

随笔回忆


图片:yuta onoda

最近一个朋友路过我所在的城市,于是出门招待。

带他去我觉得这附近最好吃的地方,刚进门这朋友说大过节的找个好地方,喝点酒好好聊聊。

然后就去了隔壁商场找,最后选在一个港式茶餐厅,基本是一个糕点或者一个菜等于之前那个地方一顿饭。

聊了一会后散场,我突然在想之前和他约在图书馆,我意思是看会书之类的,想聊天去大厅的话人也不多,而这货就非得要去咖啡厅坐坐。

有时候我会觉得我们是不是失去了当年的初心,以前我们只要能吃饱就行,其他的钱和时间都巴不得用在看书或者说是追逐梦想上,上班赚钱只是一个为梦想而做的必要的事情而已。

几年过后,我们工资都有提升,依然都没有做自己喜欢的事为生。
他喜欢电影,在做销售。

我喜欢看些杂书,在做些重复的机械的工作。

当然,我回过头来一想,初心只是我一个人的初心,就是赚钱,然后养活自己像女儿一样心疼和娇贵的喜欢的事,其他的都可以从简。

然而,朋友并没有说要这么做,只是我单纯的觉得曾经我们一起潦倒时是这样。

当年的我总是想赚多少钱后可以多久不上班,多少钱后可以永远不上班。
现在也许我依旧这么想,但也没有那么强烈,或许更认同“工作也是一种修行”的理念。

说起梦想,梵高似乎是个被用烂了的例子,还有毛姆《月亮和六便士》里的主人公也是,以这两个人为参照,我总是想:
哥们,我们这样可不算是理想主义者。

我们只是在穷的时候发现理想不要钱,于是用这个来支撑自己,等我们稍微不穷一点,我们就用上千的衣服、上万的表以及更高的外在的东西来支撑,开始认识到“爱上一个人的身体比他的灵魂容易。”,毕竟灵魂看不见,外在的东西则可以闪闪发光,亮瞎人们的眼睛。

我们可不会真在年轻的时候一分钱掰成两分花,一份吃饱一份用来买自由,专心做那些只为灵魂或者说是发自本心的兴趣的事。

是的,我也是,也常想这么干,真的这么干过,但内心那团火似乎没有熄灭,总会挣扎,让自己回到某种原点。

《钢之炼金术师》里有句话经典台词:

人没有的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当时我们坚信,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你看,这就是真实的世界,我所谓的挣扎,大概就是不太愿意拿我的时间和钱换一句别人说我穿的很好看,也不太愿意用时间和钱来告诉别人我是个很厉害的人,有一份能赚很多钱的工作。

我只是想用这些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帮助我喜欢的人活着曾经帮助过我的人。

是的,你会发现,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对我们来说都可以用钱解决,剩
下的就是时间和知识。

我们总是拿着钱、时间、空间和知识换来换去。

至于美,那也很重要,只是我倾向于另一种美,而且我发现自己总会因为像马克·吐温所嘲讽过的那样,因为自己穿了一双好鞋,而开始以“鞋”看人。

这世界上无所不在的广告,也一直在不厌其烦的教我这么做。

所以,我大概要很强烈的反对,然后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用缝隙里穿过来的一丁点就足够我的穿着打扮了。

如果我很软弱的反对,那么我就成了曾经年少时自己最不喜欢的那类成年人了。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