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8-05-18T15:53:29.000000Z 字数 1543 阅读 1676

游湖惊梦

短篇 虚构


jackson-hendry-435713-unsplash.jpg-1690.7kB

爪牙湖的名字出于何处不得而知,当时我还年轻,从山里刚出来,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抱负,只得先做一份糊口的工作。
于是在湖边的一座小木屋里当店员,卖一些旅游纪念品、零食饮料之类的东西。
员工宿舍比较吵,我喜欢安静,所以很多时候宿舍只用来洗漱,晚上就睡在木屋的折叠床上。

每天黄昏时,周围的居民都会来湖边散步,在湖边走一圈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九点过后,人开始减少,十点开始就基本没有人。
很多时候我会坐在木屋旁边,对着湖水发呆。

无聊的日子是在工作一个月时结束的,记得清楚是因为那天正好发工资。
数字是让人绝望的东西,我努力回想起师傅教过的算术,想起路边传单上的房价,还有村里翠花她爹提出的要求。
最后结果是要不吃不喝几百年,得把自己修炼成人精才行。
夏天有些闷热,小木屋里只有一台电扇。
半夜睡不着就索性出门,坐在湖边,把脚泡在湖水里。
没多久我感到脚底有些痒,知道是小白来了。
小白是一条鱼,小木屋附近是它的主要活动区域,因为它很白,所以有些印象。
那些无聊的夜晚,似乎总是能看到它,只是它没有靠的太近。
小木屋也是老张的主要活动区域,因为经常在这儿钓鱼,也算半个熟人。
比较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老张钓上来过一条鱼,鱼竿似乎只是个道具。
这种道具我懂,就是一种掩饰孤独的道具,类似香烟,不过我从来不抽烟。
我的「烟」就是随处可见的硬币,很多尴尬沉默的时刻就假装自己在玩硬币。
话说话来,和小白混熟就是因为老张。

那天小木屋没什么生意,我陪钓鱼的老张下棋,小白就是那时候被钓上来。
棋下到一半我已经心不在焉,注意力都在鱼篓子里。
小时候我做过类似的事情,当时家旁边有个野池塘,一群小屁孩喜欢在那钓小龙虾。
似乎天生对动物比对同类有感情,而且理论上可能觉得这些小龙虾算是我的邻居,应该照顾它们。
于是鼓足勇气假装不小心把装龙虾的水桶踢到了水里。
从小身体就比较瘦弱,所以在第二次的时候就被打了。
把回忆从小时候拉回来,心虚的看了眼老张,故意走错几步,提前结束了棋局。
起身告辞时不小心提了一脚鱼篓。
老张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这一年就钓上来一条鱼,就这么被你一脚给放了。」
我挠了挠后脑勺:
「实在不好意思,我又不是故意的,坐久了腿有点软而已,改天请你喝酒总行了吧。」
老张没点头,似乎欲言又止,最后挥挥手让我忙去,收拾东西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老张,我回到小木屋招呼客人时,看了眼他的背影,有些驼背。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背让我想起小时候放生的那些小龙虾,和他们卷曲起尾巴时的那种弧度很像。
那天以后,小白就游的离我比较近了。

记不清自己是如何进入湖底的,只是之前感觉有些疲倦。
水变成了另一种东西,似乎只是一种可以让人浮动的空气,类似宇航员在太空中一般。
我看到身边的鱼群,他们都在朝着一个方向移动。
试着游动,勉强掌握规律,于是跟着鱼群的方向前进。
依稀记得来最后看到了一扇门,但进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也完全忘记。

我漫无目的的游动,把头浮出水面,发现已经是早晨,阳光散落在湖面上,泛起金光,岸边有人在晨跑。
沿着湖的边缘,我游到了小木屋旁边,远远的看到围着很多人。
加快速度,凑近去看到他们围着的是一个躺在岸边的男人,似乎是死了。
我努力跳出水面,在腾空的瞬间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临死前的表情定格在那里,很平静,手里似乎握着什么。
那个人有些熟悉,但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记忆总是很短暂。
当我再次试图回想时,却肚子饿了,想起游过来时水底的草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摇摇头,不去想这件事。

吃草时一条很白的鱼跟在我旁边,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看了看自己的鱼鳞,黑不溜秋,于是随口道:
「我叫小黑。」
「嘻嘻,我叫......」
我打断了她的话,别说,让我猜猜,你不会叫小白吧。
对方翻了个白眼,比她的鱼鳞还白。
就这样了,你就叫小白,以后跟着我混。
「才不要......」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