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9-04-11T04:00:53.000000Z 字数 1471 阅读 147

日记一则:书之高峰

城堡35 短篇小说


村庄里又下起书雨,我盘腿坐在屋檐边缘,看向不远处的山峰。
那座由书堆砌起来的高峰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每年都有人想要登顶。
随着雨季来临,山峰似乎又增高几米,对那些想要登上山顶的人来说,难度又加高。
我随手拿起一本刚掉落在地上的书,云层出版社,是一本关于书的绘本,一百页左右。凑近鼻子还能闻到云层油墨的味道。
雨应该不会下太久,希望能在雨停之时刚好看完,然后山脚下看那些登山者发起冲锋。

书掉落在房顶的节奏很好听,我头顶上的应该是绘本云,重量还算好,所以就是这种声音。
倒是隔壁邻居的声音很大,头顶是词典云,掉落在屋顶上发出沉重的闷哼,如同鼓点。
我看完手里的书,雨还没有停,闭上眼睛会议起看过的几个故事。

书中也有一个村庄,和我们这里类似,也没有名字。
我不知道这些书是如何从云层中掉落下来。
听村子里的老人讲,过去我的祖先们也有这个疑问,他们将落下的书分门别类,按照开本大小堆放,积攒几年后开始修建一座去往云层的塔。但受限于书这种材质,塔的高度不到现在书山的一半就开始坍塌。最终这座书塔被遗弃,也就是书山旁边的那一座,现在被用来当作冒险者的临时基地。

雨已经停下,我走出门,踩在松软的书上,有一些轻薄的书被踩断,发出断裂的声音。
在我还小的时候路并没有这么好走,附近有一些深渊看不到底。
大人们严禁我们靠近深渊,甚至连看都不许看一眼,我也经常听到有小孩不听劝告,长久凝视,以至于被深渊下的鬼怪拖下去,再也没有回来。
我曾经偷看过父亲的日记,里面记载了无数琐事,他搜集的奇特的书,看过的故事等等。而让我最感兴趣的是关于现实的那部分。尤其他像我现在这么大时,有一次爷爷醉酒开车,车撞坏护栏,半截露在深渊至少,车头摇摇晃晃。
爷爷迷醉不醒,他独自一人被迫在这种节奏下,一眼一眼的注视深渊,他说看到了一双眼睛,也在看着他。
不过随后他又补充道,那双眼睛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反而有一种温柔。
这种关于深渊的传说,随着每一年雨季的准时来临,深渊越来越浅而变得稀少。

村子的外来者除了登山者,也有挖书的书工。
有些稍小的书山,被机械挖断一半,露出半截来,能看出其中的书层。
按照每片地区云彩的属性不同,每座山的断层也不相同。
我眼前这座,山顶那一层是口袋书,中间则都是不算厚的杂志层,占据了大半的山体。由此可见,这儿是杂志云常聚的地方。底层是一些图鉴,开本很大。

老师让我们每天必须写日记,这似乎是村子的传统,大多人写的是流水账,我也通常如此。
这些日记和珍藏的书,就是以后在葬礼上火化自己的燃料。
爷爷最终死于那场车祸,车没有掉入深渊,爷爷似乎是睡着了,只是当救援来临,爷爷也没有醒过来。
葬礼上日记和书都不太够,爷爷成年后过的似乎不太如意,喝酒的时光多过清醒着生活,也拒绝记录自己在酒醉之时看到的幻象。奶奶千辛万苦找邻居,愿意借的人并不多。最后爷爷生前的一个流浪汉酒友,拿出自己所有的日记垫在了祖父的尸体之下,得以凑足。

流浪汉在参加完爷爷的葬礼后就消失在小镇上,奶奶凭借记忆将流浪汉的样子画成一副画挂在客厅里。在我出生懂事之后,又临摹了一副较小的画放在我脖子的怀表中。嘱咐我记得他的样子,如果有一天离开村庄去往外面的世界,见到这个人一定要帮助他。他给了祖父太多的日记,剩下的一定不够火化自己,如果加上我的,也许够了。

我们村子的习俗就是这样,人死后只有这样才能进入天堂。

而天堂,据说就是图书馆的模样。

我想着这些,脚步并没有停。
远远的,我看到了父亲,他站在一群外来人前面,告诉他们登山的注意事项。
他们的背后,书山高耸入云,太阳似乎只是某种无力的挂饰,刚好挂在山尖之上。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