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7-12-14T05:51:36.000000Z 字数 2377 阅读 2338

《神们自己》艾萨克·阿西莫夫

读书笔记


神们自己高清.png-13093.9kB


  1. 他根本不知道(或者说即使知道也不会在意),哈兰姆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倔强的人,这个平庸之才会不顾一切地维护自己的尊严,他的这种倔强比狄尼森过人的智商可怕得多。

  2. “他坚持自己的幻想,并且疯狂地为之奋斗。他是一个只有一种才能的侏儒,而这种才能就是让别人相信他是一个巨人。”

  3. “那你自己呢?你的自私可能让你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年轻人,我的权力从名义上来说很大,但是我只能在符合公众愿望的情况下才拥有这么大的权力。让我来给你上一堂真正的政治课。”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靠在椅背上,微笑着。这并不是他典型的姿态,而是那天早上《地球邮报》一位编辑形容他时用的,“一个完美的政治家,一个国际议会中最有技巧的议员”的姿态,这种描述给他带来的兴奋仍未消褪。 “有人认为,公众希望环境得以保护,人类的存续得以实现,还认为那些为了这类崇高目标而奋斗的理想主义者会得到公众的爱戴,这种想法都是错的。实际上,公众所期望的只有一件事:他们自己过上安逸舒适的生活。通过二十世纪的环境危机,我们早就看明白了。当人们知道吸烟会导致患癌症几率上升而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禁烟时,他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一种不致癌的香烟。当人们知道内燃机会对大气造成污染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使用这类引擎时,他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不污染空气的引擎。”

  4. “这不行,博士。您没有证据,我可不能把自己的名誉建立在随随便便的什么事情上。我的箭每次都能射中目标,这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5. “席勒。三个世纪前的一位德国剧作家。他在《圣女贞德》中写道,‘面对愚昧,神们自己也缄口不言’。

  6. 真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交媾可以消除恐惧……或许交合的感觉类似于逝去。那时候,你会有一段时间失去意识,而且并不感到恐惧。那时候你好像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而这种感觉又美妙无比。只要常常交媾,他就可以获得足够的勇气,坦然面对终结……

  7. “在地球上,我们总是顾虑重重,总是渴望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并不存在的田园牧歌时代;就算它真的存在,我们也永远不可能回去了。从某些方面来说,地球的生态系统在大战中受到严重的破坏,我们不得不细心地呵护残存的部分,所以我们总小心翼翼,顾虑重重……而在月球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过去,我们无从怀念,无从幻想,只有一路前行。”

  8. 地球人摇摇头:“我现在觉得,你不只是随便想到的。让我猜猜。要是我想在月球定居,那就一定要时常锻炼,保持肌肉、骨骼和身体各个器官的活力。” “完全正确。我们都得这么干,特别是地球移民。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健身房将成为你每天的噩梦。”

  9. “他们只要拒绝相信就行。面对难题,最容易的对策就是拒绝相信它的存在。你的朋友,内维尔博士,就是这样的。他不喜欢月面,所以他就强迫自己相信,太阳能电池不好——即使稍微有点公允之心的人,都能看出太阳能电池就是月球最合适的能源。他想要得到电子通道,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待在地下,所以他拒绝相信通道的危险。”

  10. “先别说这个,让我猜猜吧。我们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宇宙中,也只能直接感受到这么一个,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以为,这就是而且也只能是唯一的宇宙。但是,某天我们找到了证据,证明还有另外一个宇宙存在,我们把它称为平行宇宙。这时候我们就会以为有两个,而且也只有两个宇宙。这个想法其实毫无道理。如果存在第二个宇宙,那么第三个、第四个……第无穷个宇宙也可能会存在。宇宙的数目不是一,也不会是二,甚至不会是一到无穷之间的任何一个数字,它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并非此时的人类可以把握。”

  11. “我这次算是明白了。是不是世上的每个人都只会相信那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凡是对自己有一点利益就会选择相信。有时候即使毫无可能,人们也会顽冥不化。”

  12. 要是我一直坚信通道有危险,而这其实是错的,那么我毫无损失。但是如果情况相反,我认为通道很安全,而其实却并非如此,那么我的行为等同于在帮助毁灭这个世界。说实话,我已经度过了大半辈子,而且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对全人类并不抱有什么好感。但是,真正伤害过我的人毕竟是少数,如果我因此而向整个世界复仇的话,那也有点太过分了。

  13. “而且,如果一定要找个不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么赛琳娜,我会想到我的女儿。在我动身来月球的时候,她刚刚得到许可,可以生一个孩子。用不了多久,她的孩子就会出世,而我——要是你不介意用词的话——就会成为一个外祖父。不算怎么说,我总会希望我的外孙能健康成长。所以我会坚持自己的信念,通道是危险的,而且我也会在这个信念的指引下行动。”

  14. “嗯。不过这是我所想到的。在遗传工程的推动之下,肯定会有人想到研究心灵预测。显而易见,几乎所有伟大的科学家都有类似能力,由此可以联想到,这种能力就是创造力的唯一来源。有人或许会说,这种非凡的创造力源自个人特定的基因排列,而每个人的基因排列肯定都是不同的。”

  15. “如果这是你心灵预测的结论,那就肯定是对的。不过还有些人,坚持认为只有一个基因,或者一小段基因,才是构成这种能力的唯一关键因素,你可以叫它预测基因……后来他们就失败了。” “我知道。” “但是在他们失败之前,”狄尼森继续说,“还做过一些尝试,他们筛选出一些似乎可以增强预测能力的基因段,还声称取得了一些成果。这些挑选出来的基因段被放进了基因库,我敢肯定,你是恰巧继承到了这些基因——你的祖父母中有人参与过这项工程吗?”

  16. 狄尼森笑了:“赛琳娜,你跟我想的完全一样。没人能说我的想法完全错误,而且现在,像你我这么聪明的人,都分别独立得出相同的结论以后,这个结论就更不可能出错了……你明白吗?”

  17.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也可以宣称,这种对月球密闭环境的依恋,更像是人类回归子宫的梦想的一种体现。其实,”他一本正经地补充道,“想想这里的环境吧,温度和气压都严格控制,食物易于消化。这么看来,整个月球殖民地——不好意思,赛琳娜——月球城就是胎儿环境的放大重建。”

返回「目录页」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