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9-01-22T16:36:05.000000Z 字数 5113 阅读 1605

城堡 24:他用一本书作为配饰,去跟世界决斗。

城堡 城堡2019



每周语录

闪亮地生活,创作一首诗;
前行,增加大地的宽广。

偶然在书店新书区巡场的时候发现这本书:《我的焦虑是一束火花》
也许自学了一丁点设计的缘故,最先是从封面的感觉上眼熟。再看标题,已经让我不用再看其它信息就确定无疑是阿多尼斯的书,而且是同一家出版社。
结果,甚至连译者都一样。
对阿多尼斯的第一印象来自于:《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的国外诗集。
本期语录摘选一些诗集中的片段,诗歌这种文体本身就是语录中的语录。

《风中的树叶》(1958)

他用双眼书写昼夜,
他的文字把橡皮抹去。

《在贾希姆和巴格达之间》(1988)

我在阅读,
大自然的词语在我四周聚拢,
物质的脏腑纷至沓来,
时间的肢体充满暗示。

《某一天日记》

诗人写作的时候,
身体变成了一把吉他,
由语言的双手弹奏。

《传闻》

在他软弱时,
他用一朵花作为配饰,
去跟世界决斗。

《言谈录》

你怎么会获得知识,
倘若你只用语言,
而不是用你身体发问?


每周慢讯:

在博客 Article - maxOS 里看到一句话:

有时候一篇文章比一本书更值得一读。

对此我深有体会,很多时候,有些书甚至不如一篇文章写的清楚。甚至不管多少年后,有些书仍然让我觉得一句话就可以讲明白。

我觉得应该调整一下每周慢讯,不再固定每周分享多少文章,而是多写一些看过优质文章后的总结、实践及反馈。


 Nod Young:设计与品牌的进化 | CHEERS2019·湛庐年度大会

战场转移到封面上来了。在封面的博弈中,我们要怎么做?我们定了一个方向——信息至上。把信息这件事情放到至高无上的角度进行阐述和说明,尽可能不去做装饰的工作,让封面上的信息,也就是文字处于显示的最高级,以此来形成一种新的湛庐风格,非常明快和突出,很潮。

之前因为锤子手机开始关注设计师 Nod Young,去年发现他的团队接手湛庐文化的品牌设计。
之后陆陆续续湛庐文化来新书,封面都容易在一堆花花绿绿的书籍中一眼认出。
不过刚开始并不是很认可这种文字为主的设计美感。
那时候也刚开始看设计方面的书。
过了阵子就突然喜欢起来。
德国的产品设计师Rams总结过好的设计的十个原则,最后一条就是:

尽可能少的设计,或者说少即是多。

本期城堡封面就是仿照湛庐文化的风格,以文字为主。
当然,我做不到设计师的精髓,只是单纯的不要图片,用谷歌开源的思源字体在图片区域用文字代替,当做练习。


 穿越寒冬的独行者——歪理邪说

Duckduckgo是开始于2008金融危机时期的项目,至今已经有10年之久。有人说2019年会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即使如此,对整个世界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也许又能让我们多一些选择呢?

做为主动寻求信息最重要的入口,很乐于多一些搜索引擎。
化用对《1984》的评论,大概就是:

多一种搜索引擎,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


写了10年博客学到的东西 | 湾区日报

一开始不要在意网站设计;一开始没必要编程自己做网站;知道你的读者是谁;一半时间写作,另一半时间宣传;别担心没啥可写的,永远能找到话题的;优质长文有助于SEO。

我个人的理解是,可以把一半用来宣传的时间省下来,去阅读或者写作,其余的都赞同。


 如果把每年花在手机上的时间和金钱用来做其他的事情会怎么样? 

法国哲学家布莱斯·帕斯卡写到「人类所有的问题都源于他们无法独自安静地坐在房间里。」

苹果手机已经有「屏幕使用时间」这项功能,不仅仅是每年,这也让思考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用来做其它事变得容易。

但是问题却在于,手机不仅仅是手机而已,事实上它代表了钱包、音乐、书、笔记本、电影、爱和工作的一部分等等。


每周分享第 40 期 -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我个人喜欢文摘中的《伐木工人的儿子》,虽然这让我想起了《读者》杂志,有那么一股鸡汤味。

主角因为家里没钱,不得不在假期里做了 4 年伐木工作的经历,让我想起乔布斯的一段话:

很多人问我,我想创业该怎么做?我会问他:你的激情在那里?你的公司将做什么让你感到振奋的事情?大部分的回答都是:不知道。我就会告诉他:那你先去餐馆里端盘子,慢慢想,想清楚了再谈创业。我深深认为:如果你没有对某一件事情充满激情,你就不应该创业,绝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


我们距离自己的冰雪奇缘可能没那么遥远了(白蛇:缘起)影评


这是一部比较成人向的动画电影,开头青、白蛇共浴就尽显无疑。

看之前没注意电影全名里有个缘起,以为是会有法海的正餐,一直等着和尚出现。

故事算不上复杂,算是白蛇前传,开头就是青白蛇追忆五百年前的事。

那时白蛇奉师命刺杀邪恶国师不成,被打入湖底,失忆。捕蛇村许宣救下白蛇,两人在风景秀美的山林间御伞飞行,暗生情愫。国师徒弟找上门,追杀逃亡,这期间还顺便滚了个床单,然后杀徒弟。许宣为爱,奋不顾身成了个低级小妖,代价也不大,就把自己宠物狗的尾巴算是借过来。

道家师傅找上门,青白蛇的师傅也参战,结果两个师傅都挂掉,许宣也险些魂飞魄散,被白蛇用法器朱钗收拢。

画面从回忆里拉回现实,白蛇决定去找转世的许宣,小青也一起跟随。

然后就是彩蛋,也是全片最喜欢的部分。

可能是中国文化的关系,对这种转世情缘毫无抵抗力,而且是西湖断桥、油纸伞、下着雨。

整部片节奏上简单来说就是爱一会打一会,但胜在画面好看,尤其打斗,道家的法术所召唤控制的纸人、仙鹤极美。

王薇早年卖掉了自己的土豆视频,拿着从优酷得来的一亿美金成立追光动画。

《小门神》、《阿唐奇遇》和《猫与桃花源》这几部,我只看过《小门神》,感觉就是偏低龄化了一点,但技术和视觉上感觉不错。不过票房无一列外的失败,一部比一部惨,好歹《小门神》我也听说并且看了,后两部不是看影评,甚至都没出现过在我的社交网络时间线上,也就是没什么人谈起。

不过,也许正是这些失败,造就了今天《白蛇:缘起》的成功,至少在评分上现在已经算是成功。

题图是我从一堆海报里选的两张比较有意境的,尤其是雪地那张,雪上的痕迹一个是尾巴留下另一个则是人留下。豆瓣主图的海报反倒是最丑。不过胜在信息量较大,主要角色都有。


Things I Don't Know in 2018

关于 2018 年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作者也是因为读到这种标题开始写,并且认为这种标题的文章并不值得一读,但却值得一写。

我同样觉得如此,于是写出五条。

一、我不知道如何完整的生活。
首先,我需要定义这里的完整生活。
比如会自己做饭,整理房间,对时间和事务的管理,以及处理好友情、爱情和亲情等等关系,让一切井井有条。
也许,更准确的说,我知道应该如何完整的生活,但我并没有平衡好,以至于每一项都很糟糕。

二、我不知道如何写作。
我的写作能力极为不稳定,并且排斥学习一些写作的套路。
这方面我需要改善,承认在多数情况下,一些文章的写作的确是某一种结构更能精准的表达。
我应该学习模仿这些结构。

三、我不知道该如何学习
实际上我的学习能力非常糟糕,我必须承认这一点。
在2019年,我更应该学习一些学习方法。
比如,使用费曼学习法。

四、我不知道该如何管理知识以及文件
已经出现过很多次,找不到自己看过的文章。
而且以现在的阅读以及笔记流程,未来我也还是找不到现在看过的文章。
我学习了一些相关的方法,但因为懒惰及习惯问题,我总是不去按照学到的方法,对文件及知识进行相应的处理。

五、我不知道如何赚钱
尽管,有过一段高收入的时光,但就如同我离开的原因一样。
这种高收入,更多依赖于团队、公司,而非我个人的能力。
或者说我的这种能力只在这个特定环境下能够显现,并不被市场所认可。
事实也的确如此,而且做其它事,我也不太习惯于赚钱。
而在2018年又碰上宏观上的经济不景气,几乎所有投资者都是受害者的一年。


邻居的耳机:《你的爱情》逃跑计划

沉默的背后明明是热切的渴求
这里一切太美妙
日月的大小和地球的倾角
你不看我说
爱情最美好
比什么都美好
但愿我永生之前
能揭晓人类真正的起源

让人想起台湾的那些乐队,以及在某些旋律上想起梁博的《日落大道》。

晚上听完这首歌,第二天早上去上班,可能当班同事也看过这个节目,走进还没有营业的书店,正是这首歌。

让人忍不住想跟着节奏缓慢的跳动。

微博里干钩与鱼评论到:

他们不能站在这么狭窄灯光壅塞的演播厅里 他们得站在公路上 站在沙滩上 站在湿漉漉乱糟糟的草地上 披着变幻莫测的天气 混杂着乱七八糟的人群声 伴着烟草啤酒烧烤随随便便的味道 一起跳一起叫 就像当年赵雷不能站在这里一样 有些东西舞台不配 生活配。

这更多是一首适合生活的歌吧,在地铁中,人流里,适合在某个房间里独自缓慢的踏着节奏起舞。


更新日志

关于城堡的一些想法

邻居的耳机和邻居的耳朵

几乎每期都会分享一首歌,给这个栏目起名时,不太想用每周音乐这种名字。

想到以前喜欢,现在已经关停的网站:邻居的耳朵。

为此,我又去查了一下这个网站。

邻居的耳朵是一片干净的心灵栖息地,没有广告及盈利,它属于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邻居的耳朵是一群在互联网音乐服务界奋斗的理想不死的音乐青年们的集体博客,基于WordPress平台 的一个小众音乐欣赏网站。 这些博文的作者都很牛。这些博文的读者也很牛。 整体性的专辑越来越少,凑数赚钱的越来越多 但网站力求做到:有观点的聆听,有真实的情感,有独立的判断 以及来自我心的推荐。

关于网站关停的信息以及它的历史可以参考这篇文章:一个网站倒在了第八年,但邻居的耳朵依然会在…

有段时间,因为被其中的文章所感动,一度想要在上面写。

很遗憾,当时我还没有那种能力,等我稍微有了一些能用文字表达感情的能力,在回首,这个网站却不在了。

不仅仅是邻居的耳朵,还有一个叫「有意思吧」的网站也在 2018 年倒闭,上面有很多分类,也有类似邻居耳朵一样的音乐分享,剑来来说就是一个分主题的论坛,然后有一些编辑来对读者贡献的内容筛选加精。
对这个网站倒是没什么遗憾,在上面写过一些文章,认识了一些朋友,并且还算是一个签约作者。

在我想到音乐时,我就想起邻居的耳朵这个名字,它本身也是个好名字,钢筋水泥的格子里,谁知道每天和你擦肩而过的邻居耳朵里在听什么好听的音乐呢。
所以,我把音乐推荐专栏就改名为邻居的耳机,一方面算是对邻居耳朵的致敬,也希望能继承一些这个网站的气质和精神:

有观点的聆听,有真实的情感,有独立的判断 以及来自我心的推荐。

一些老杂志和每周语录

城堡的「每周语录」是源于我曾经很喜欢《格言》、《青年文摘》等杂志上的那种语录栏目。很长时间我已经不看这些杂志,偶然有一天我翻看的时候,可能是运气问题吧,发现有本杂志的语录栏目里刊登了范冰冰的话,更尴尬的是那句话我知道出处,还不是范冰冰说的。曾经我看卡尔维诺、马尔克斯等等作家的书,就是因为在语录中看到他们的名字。当然,这并非主要原因,不过也算是一个诱因,所以我打算做文学为主的语录栏目。

落网和城堡的标题取名

城堡的标题长而抽象,有时候没有具体的含义指向内容本身。
经常去落网的人也许会感到一丝熟悉,他们的标题基本上就这种样子。
如今落网的期刊也停了很久,好吧,写到这儿的时候,我打开落网,2019年1月17号他们又更新了。
最新一期的名字是:继续向着温暖的地方出发-落网

每一个好看的未来,都始于不被看好的现在。
幸好你们都在,幸好音乐一直都在。
大家久等了,就让我们带着这些美好的音乐继续向着温暖的地方出发吧。

由于盈利变现等问题,现在的落网总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之前付费订阅的专栏,也莫名其妙的刚开始没多久就停,这对于商业信誉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如果用谷歌搜索落网,会看到网站的简介是:

落网是一个推荐国内外独立音乐的网站,我们致力于推荐这个时代里最朴素、最有质感的声音,让更多的独立文化作品得到更好的传播。

我记得他们还有一个口号是:

独立,不独于世。

音乐方面不算我的专长,甚至连业余都算不上,阅读方面倒是能算得上业余选手。

对城堡的规划中,有一部分是发现和推荐一些还在萌芽状态的小说和文章,而不单单像现在一样,只在古典世界的墓地里翻翻捡捡或者在新世界的碎片堆中艰难的搜寻。

其它栏目有些停掉,有些还在的也说明过,不必在重复叙述。

脑子里其实还有很多新的想法,但受时间和经历所限,只能放在将来也许清单里,等待未来呈现。

不过我自己也不抱期待,虽然算不上衰老,但也算不上年轻,未来留给像城堡这种纯粹兴趣项目的时间会越来越少。

一期一会,感谢阅读。


文档信息: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