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jianshu 2018-11-02T17:42:13.000000Z 字数 4561 阅读 1759

城堡13:当你埋怨生活的时候,你其实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城堡 每周分享 城堡周刊


▲本期题图根据 YouTube 绘画教学视频绘制。


目录


苹果发布会广告:《Behind the Mac:Make Something Wonderful》

背景音乐:Bertelmann: Shy 


关于城堡的思考

关于城堡是什么?除了功能性介绍:

在这里记录过去一周,我看到的值得分享的东西,每天不定时更新,每周五发布。

我还想起一本没有读过的书,于是走到书架前翻开,背面写着:

《城堡》寓意深刻,自始至终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梦魇般的气氛,令人回味无穷。卡夫卡借以告诉世人:人们所追求的真理,不管是自由、公正还是法律,都是存在的;但这个荒诞的世界给人们设置了种种障碍,无论你怎样努力,总是追求不到,最后只能以失败告终。

具体到每一期,皆是尝试。

它是我以缓慢而持续的时间节奏,使用超链接、纯文字和一些图片,比较集中的对这个世界阅读、理解和表达的一种分享。

我渴望看到更多人以更集中的方式来表达,而不是散落在朋友圈、微博等等各种碎片里,让自己和别人本身都需要化身碎片才能断断续续的阅读。

愿每个人都有一座自己的城堡,在这里记录大的时代和小的自己,安居自己也偶尔接待他人。

具体来说,城堡从 8 月初到 10 月底已经有 12 期,但仍然只能说是测试版。

我预估这个测试需要持续到年底,理想中的状态是应该延续之前写博客的一些理念:
- 非虚构书籍写出知行合一式的实践笔记和书评
- 虚构类书籍厘清其故事线,并防写出另一种风格或者结局的作品,甚至是受其启发,写下一个全新的故事。
- 践行、记录极简主义生活方式。
- 就常用工具写一个合集,达到菜鸟、新手面对一台新的苹果手机和电脑也能快速上手的地步。并就一些主要应用写出其工具背后代表的理念。
- 通过邮件的方式采访一些平凡的创造者,进行一些诸如普鲁斯特问卷类的尝试。

当然,还有尝试请别人也做类似的每周分享。

另外需要做一些主题、专题类的整合。

具体怎么执行我也在思考和尝试,而且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处理。

由于这是一个业余项目,时间上并不充裕,我甚至还会开始压缩这个项目的时间,所以实现以上一些想法的这个过程会有些长。


语录

无名:

You’re Not Stuck In Traffic. You Are Traffic.
当你埋怨生活的时候,你其实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蒲公英的豆瓣广播

世界上很多事情在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开始了,在你准备好的时候就结束了。 如果你爱一个人,一定要告诉他,不是为了要他报答,而是让他在以后黑暗的日子里,否定自己的时候,想起世界上还有人这么爱他,他并非一无是处。

无名:

宝贝,灯塔只做灯塔就好了,不必参与船只和大海的事。


Oat the Goat 跟着一只山羊去爬山

花短短几分钟跟着一只山羊去爬山,看看风景,路上交几个朋友。

即使看不懂英文也无所谓,故事简单,画面精美,几乎每一个瞬间都可以截图当壁纸。


小学大扫除视频版版清明上河图

为什么这个视频会火呢?

发给朋友,他说感觉就是当年大扫除随处可见的场景,只是现在都被囚禁了,所以现在才会觉得有特别的意义吧。

可能还有音乐作用,最重要的是时间和回忆的加成,我想让这个视频火起来的大多是在办公室、地铁或者快餐店一只手吃饭一只手刷着手机的「社畜」。

一遍遍的循环这个视频,回忆起那个遥远的午后,老师宣布全校大扫除的日子。

我们提着扫帚当剑,去向分配给自己的战场。那时候,我们至少还是自己世界里的英雄。


做书这门生意 | 美好生活提案 04 | 名人访谈 - TOPYS 笔记

非虚构的意义

书承载的使命决定了它要挑战读者的阅读底线,并美其名曰“总是读喜闻乐见的东西,这个人的营养结构是不合理的,他需要去读一点对他来说很吃力、踮着脚尖才够得着的东西。”
批注:用卡夫卡的话来说就是:
我觉得我们应该阅读那些伤害我们和捅我们一刀的书。

台湾的吴念真导演曾说自己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知识分子,其实那更多是对不问人间疾苦的精英主义和象牙塔的反对,而某种程度上,非虚构内容不正是知识分子与社会现实之间对话共鸣的桥梁吗?
批注:想起来,非虚构作者,尤其是深度调查一些社会问题、灾难的记者,似乎在中国已经绝迹了。是在哪一年开始呢?等想起来的时候,就这么没有了,或者已经无法出现在主流平台里。

如果你做的事情真的对这个世界有好处、有意义的话,那么你的经济的回报是必然的,它是符合商业规律的,它是符合人性的。
批注:希望如此。

读库生了个读小库,但仍然不考虑电子化

今年第三期《读库》毕飞宇访谈里的一个观点也许暗相呼应,“一个人17岁之前的阅读经验决定了这个人的基本人格、基本的世界观,之后再读没用了,就不是你自己的东西了,是你借来的东西。”
“所以童年和少年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的。你对自然的认识,对人的认识,对语言和语言美学的认识,这些东西如果都植入到你的身体内部去的话,它总有一天会呼风唤雨。”


金庸去世

2018年10月30日我下班后回家睡了一觉,醒来后在迷糊中摸到手机刷微博,看到金庸去世的消息。

这一次是真的。

尽管没有看过金庸的小说,但童年和少年时代一直有看电视剧。

那时候父母也看,为了不影响第二天上课,通常只让我看一集,于是我就假装睡着,把头埋在被子里拉出一条缝隙看。

很多个夜晚,我就在缝隙中睡着。

现在,我似乎刚从那个被子的缝隙中醒来,只是时间流走,我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和少年,作者也在今天去世。


罗斯砍下职业生涯新高的50分,送出致命封盖赢下比赛。 

现在 NBA 看的不多,但这些年零零散散总是听到罗斯的伤病,以及仿佛踢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各种球队。

无意间给人一种英雄暮年的感觉,但似乎压抑的越久,如果没有放弃,只要还在场上,那么就还有机会,爆发也更猛烈。

微博底下有两条评论,大概可以概括这种感觉。

  • 唐斯是最有天赋的,维金斯是最受上帝眷顾的,巴特勒是最努力的,可我啊,以前全都是。
  • 我只是排名奔跑,去追上那个曾经被给予厚望的自己。

十年,细数比特币十宗“最”,重温白皮书丨维京畅谈

2008 年 10月30 日是  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发表十周年。

早几年我就听说比特币,但没有入手。

去年开始购买比特币以及其他数字货币,高峰期拥有 1.5 枚比特币。但随后,开始和中国股市一样暴跌,几轮折腾后,我所拥有的比特币及其它币种也开始减少。

意外的惊喜是在经过资产每天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后,竟然奇妙的治愈我大半拖延症。

当时数字货币中流行「币圈一日,人间一年」的说法。

进入币圈的节奏后,我发现什么事都不能拖延,因为金钱成本太高,久而久之也影响到生活和其它一些事情。

这就是新兴领域的激情,除了金钱的刺激,也许是错觉,也许是真的,以为自己站在改变历史进程的潮头。

截至到现在 2018 年 11 月 02 日,一枚比特币价格是 ¥43800。

以后我将每期更新其价格。

不论比特币最后走向何方,至少它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如果说鸡蛋和石头之间总是选择站在鸡蛋一边,那么,现在开始记录这只鸡蛋也不算太迟。


短篇小说:游湖惊梦或子非鱼

爪牙湖的名字出于何处不得而知,当时我还年轻,从山里刚出来,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抱负,只得先做一份糊口的工作。
于是在湖边的一座小木屋里当店员,卖一些旅游纪念品、零食饮料之类的东西。
员工宿舍比较吵,我喜欢安静,所以很多时候宿舍只用来洗漱,晚上就睡在木屋的折叠床上。

每天黄昏时,周围的居民都会来湖边散步,在湖边走一圈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九点过后,人开始减少,十点开始就基本没有人。
很多时候我会坐在木屋旁边,对着湖水发呆。

无聊的日子是在工作一个月时结束的,记得清楚是因为那天正好发工资。
数字是让人绝望的东西,我努力回想起师傅教过的算术,想起路边传单上的房价,还有村里翠花她爹提出的要求。
最后结果是要不吃不喝几百年,得把自己修炼成人精才行。
夏天有些闷热,小木屋里只有一台电扇。
半夜睡不着就索性出门,坐在湖边,把脚泡在湖水里。
没多久我感到脚底有些痒,知道是小白来了。
小白是一条鱼,小木屋附近是它的主要活动区域,因为它很白,所以有些印象。
那些无聊的夜晚,似乎总是能看到它,只是它没有靠的太近。
小木屋也是老张的主要活动区域,因为经常在这儿钓鱼,也算半个熟人。
比较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老张钓上来过一条鱼,鱼竿似乎只是个道具。
这种道具我懂,就是一种掩饰孤独的道具,类似香烟,不过我从来不抽烟。
我的「烟」就是随处可见的硬币,很多尴尬沉默的时刻就假装自己在玩硬币。
话说话来,和小白混熟就是因为老张。

那天小木屋没什么生意,我陪钓鱼的老张下棋,小白就是那时候被钓上来。
棋下到一半我已经心不在焉,注意力都在鱼篓子里。
小时候我做过类似的事情,当时家旁边有个野池塘,一群小屁孩喜欢在那钓小龙虾。
似乎天生对动物比对同类有感情,而且理论上可能觉得这些小龙虾算是我的邻居,应该照顾它们。
于是鼓足勇气假装不小心把装龙虾的水桶踢到了水里。
从小身体就比较瘦弱,所以在第二次的时候就被打了。
把回忆从小时候拉回来,心虚的看了眼老张,故意走错几步,提前结束了棋局。
起身告辞时不小心提了一脚鱼篓。
老张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这一年就钓上来一条鱼,就这么被你一脚给放了。」
我挠了挠后脑勺:
「实在不好意思,我又不是故意的,坐久了腿有点软而已,改天请你喝酒总行了吧。」
老张没点头,似乎欲言又止,最后挥挥手让我忙去,收拾东西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老张,我回到小木屋招呼客人时,看了眼他的背影,有些驼背。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背让我想起小时候放生的那些小龙虾,和他们卷曲起尾巴时的那种弧度很像。
那天以后,小白就游的离我比较近了。

记不清自己是如何进入湖底的,只是之前感觉有些疲倦。
水变成了另一种东西,似乎只是一种可以让人浮动的空气,类似宇航员在太空中一般。
我看到身边的鱼群,他们都在朝着一个方向移动。
试着游动,勉强掌握规律,于是跟着鱼群的方向前进。
依稀记得来最后看到了一扇门,但进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也完全忘记。

我漫无目的的游动,把头浮出水面,发现已经是早晨,阳光散落在湖面上,泛起金光,岸边有人在晨跑。
沿着湖的边缘,我游到了小木屋旁边,远远的看到围着很多人。
加快速度,凑近去看到他们围着的是一个躺在岸边的男人,似乎是死了。
我努力跳出水面,在腾空的瞬间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临死前的表情定格在那里,很平静,手里似乎握着什么。
那个人有些熟悉,但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记忆总是很短暂。
当我再次试图回想时,却肚子饿了,想起游过来时水底的草很好吃的样子。
于是摇摇头,不去想这件事。

吃草时一条很白的鱼跟在我旁边,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看了看自己的鱼鳞,黑不溜秋,于是随口道:
「我叫小黑。」
「嘻嘻,我叫......」
我打断了她的话,别说,让我猜猜,你不会叫小白吧。
对方翻了个白眼,比她的鱼鳞还白。
就这样了,你就叫小白,以后跟着我混。
「才不要......」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