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zhongdao 2019-01-03T09:43:35.000000Z 字数 21982 阅读 914

阿夏2册

如何与圣人思想沟通

「阿纳丝塔夏,为什么几千年前的事迹、古代圣人的思想,你都有办法知道得那么清楚?」
她回答:「最早的思想、最早的言语,来自造物者。造物者的思想直到今天依然存在,无形地围绕我们,布满整个宇宙,映射在衪为了最主要的造物——人——而创的有形生命世界。
「人是神的孩子,如同全天下的父母,神希望祂的孩子能拥有的比自己更多。祂给了他全部,甚至不止——祂给予他选择的自由,赋予他思想的力量,使他能够透过思想来创造世界、完善世界。
「任何人的思想,一旦产生了,就不可能消失。产生的思想如果是光明的,就会填满光的次元、支持着光明的力量;如果是黑暗的,则会投入相反的另一边。不论谁都能运用他人或造物者曾产生过的思想,即使今天也不例外。」
「那怎么没有每一个人都这样做?」
「有,只是做到的程度不同。要运用这些思想,就必须思考,但是因为生活忙碌,不是每个人都会做这种思考。」
「你是说只要去想就好了,只要去想,就什么都行得通了?甚至也能因此得知造物者的思想?」
「要得知造物者的思想,你必须达到祂的思想纯洁度和思考的速度。要得知开悟者的思想,你必须具备他们的思想纯洁度和思考的速度。
「一个人的思想若是不够纯净,便无法与光明力量的次元——光明思想存在的空间——通讯,他反而会从黑暗那一方汲取思想,结果使自己和他人受苦。」

思想空间

科学家也知道有宇宙资料库,阿纳丝塔夏使用的大概就是这个,她叫它〈光明力量的次元〉或〈所有人产生过的思想存在空间〉。

阿夏的治病能力与时间

眼前这位美女阿纳丝塔夏,
是真正的赚钱机器。任何疾病她都能轻易医好,甚至不需要
诊断就可以直接把病痛移出体外。她用某种未知的方式清理
人体,移除人体内的秽物,连身体也不用碰。我自己就经历
过。她全身贯注,和善的灰蓝色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你,在
她的注视下,你的身体似乎变暖了,接着你的脚开始大量出
汗,各种毒素就跟着汗一起排出来。
「你治一个人要花多少时间?」
「有时候很久。」
「很久,那是多久?」
「有一次超过十分钟。」
「十分钟没什么,一般人治病要好几年。」
「十分钟很长。你要考虑到这段时间我必须全神贯注,并
暂停思想过程。」

治病能力的原理

你自己知道你工作的方法、你的光线,是怎么起作用的吗?知道它背后的原理吗?」
「知道。你们的世界也知道这个方法,医生和专业学者都知道,或者可以感受到它的成效。他们在医院都尽量对病患使用鼓励的话语,提振病患的心情。医生早已知道,人忧郁,病就难治,用药效果也不大;但对人关爱,病就好得快。」
「那怎么没有谁好好钻研这个,发展到你的程度?」
「很多学者在努力。你们所谓的民俗治疗师也在用这方法,只是成效不大。耶稣基督和圣人也都是用这方法替人治病。圣经不断谈到爱,因为爱是种对人有正面影响的情绪。所有情绪之中,爱的力量最强大。」
「为什么你可以轻易做到那种程度,医生和其他治疗师却只有一点点?」
「因为他们住在你们的世界,跟你们世界的其他人一样,带有有害情绪。」
「什么有害的情绪,跟这有什么关系?」
「弗拉狄米尔,生气、怀恨、烦躁、羡慕、嫉妒……等都是有害的情绪,这类情绪使人变得虚弱。」
「意思是你很少生气吗,阿纳丝塔夏?」
「我从不生气。」

家园与力量

「弗拉狄米尔,我的家、我的家园,都在这里。只有在这
里,我才能实现我的生命目的。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的家园—
—父母亲创造的爱的空间——带给人更多力量。

身体治疗与心灵

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没让病人参与其中,治疗结果反而有害.
健康的一具身体,里头却没有生命的气息。我看到了
——或者说,我感觉到了——她心中无止境的空虚和绝望。
「如果当初没有治好她的身体,老妇人会平静地如期死
去,还会带着美好的梦与希望。然而现在她活着,活着却充
满绝望,那比身体的死亡还要可怕千万倍。
身体的病,一点也比不上内心的痛

疾病的原因

人会产生生理疾病,不全是脱离自然的关系,也不全是带有黑暗情绪的关系,疾病——它还可能是
种警示的机制,甚至能免除更大的痛苦。疾病是至高智慧——神——与人沟通的一种方式、一种机制。人的痛苦就是祂的痛苦,但是不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你听见呢,讲道理的话,你听不进去——像是「别继续把不该吃的东西吃进肚子。」——最后,就由痛苦来对你说话了。可是你还继续吃止痛药,冥顽不灵。」

人的身体会生病,有几个主要原因:有害的情绪与感受、非天然的饮食习惯与食品成分、缺乏短期与长期目标、弄错自己的生命本质与目的。

治疗与改变

「应该帮忙,只是首先得确实了解疾病的根源,必须帮
助他了解至高智慧——神——想对他说什么。然而这是最困难
的,你可能会判断错误,毕竟病痛是熟悉彼此的两方私人的
对话,第三者的介入通常是帮了倒忙。」
「那你为何把我的病赶出来?这表示你害了我?」
「要是你不改变你的生活形态,不改变你对自己和身旁
事物的态度,不改变你的一些习惯,你所有的病会回来,因
为那是你生病的起因。我没有伤害到你的心灵。」

战胜疾病的方法

「人能靠正面的情绪与各种植物战胜身体疾病,重新思考自己的本质与生命目的能同时造成身心的剧烈转变……
「至于如何根据你们那里的条件,重拾人与植物之间的
连结,我向你说过了。若能亲自跟植物接触,其他部分,自
然就容易明白。
「爱的光芒也能治愈很多旁人身上的病,甚至在他们身
边创造出爱的空间,延长他们的寿命。
「但是靠自己召唤出来的正面情绪,也能止痛、解除身
体的病,甚至解毒。」
「“召唤”是什么意思?如果牙齿或肚子在痛,怎么有办
法去想好的事情?」
「生命中纯洁鲜明的时刻,以及正面情绪,就像守护天
使一样,能战胜疼痛和疾病。」
「要是有人一生中没有纯洁鲜明的时刻,足以让他召唤
出正面情绪怎么办?」
「那就必须立刻创造,使正面情绪出现。当周围的人以
真挚的爱对你,这些正面情绪就会出现。去创造出这样的光
景,对身旁的人采取行动,否则你的守护天使无法帮你……」
「我很好奇自己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时刻力量
有多强,还有我要怎么召唤?」
「可以藉由回忆,例如回想美好愉快的往事。用这样的
回忆重温当时所经历的美好。

「请躺在草地上,放轻松。你可以按照顺序从最近的事
件开始回忆,也可以从小时候开始,或是直接跳到最愉快的
片段,感受伴随其中的滋味。」

「到底要创造什么?什么啊?」
「首先,你必须了解什么事情对你来说最重要、最有意
义?你刚刚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不过就算你有客观分析、审
视的机会,仍旧无法察觉真正重要的事情。在你的意识里,
你总是抓着习以为常的价值观不放。请你告诉我,你曾在什
么时候,最靠近幸福的感受呢?」

植物与爱的空间

植物正如造物者所设想的,竭尽所能想为人供应自
己能做到的一切——有的结出果实,有的以美丽花朵使人绽
放愉悦心情,有的为了我们的呼吸平衡大气。
「但是植物还有一项,绝对跟这些同等重要的使命。跟
某一特定的人有直接连结的植物,会为这个人形成真爱的空
间。地球上要是没有这种爱,就不可能有生命。

「很多植物一起的话,能为人形成的爱的空间,非常可
观。如果它们种类繁多、人与它们有连结并以爱接近,所有
植物将一起形成非常强大的爱的空间,能提高人的心灵层
次,并修复人的肉体。这是在全部一起、数量很多的时候呀,
弗拉狄米尔。但是你只照顾了一株,这唯一的西伯利亚小樱
桃树于是奋力想完成很多不同植物一起才能做到的事。
「它的斗志是因为你跟它之间的特殊关联燃起的。你直
觉知道周围只有这棵小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不会虚情假
意,一心只想奉献。这就是为什么你累了一天之后,还会开
车过来,站在它面前,看着它,所以它很努力。

存在的名字

你相信某种智慧的存在吗?在无形之间,在太空和宇宙之间,是否存在着智慧?你有什么看法?」
「我相信它存在,连科学家都在讨论,灵媒也是,圣经里也有。」
「用你觉得最接近的字眼来称呼吧,这样我们才能给它一个统一的名字,例如:智慧、智能、存在、光明的力量、真空、绝对、韵律、圣灵、神。」
「就称它为“神”吧。」

教条戒律与体悟

「如果你预先把它当成纯粹的教条,你所做的就只是读
过去、记下几个戒条。但是任何从外加诸在你身上的教条,
如果没有经过你内在的体悟,将会妨碍你身为一个人——
一个创造者——的可能性。」

人的自由

「弗拉狄米尔,人有完全的自由,有机会去运用一切源
自于神、神赐的光明美好;或是完全相反的事物。人是相反
两边的结合。看哪,阳光普照大地,这是神的精心创造,为
了所有的一切,为了你,为了我,也为了蛇、小花和小草。
然而蜜蜂从花中取蜜,蜘蛛能够取毒,它们有各自的存在目
的,没有任何蜘蛛或蜜蜂会采取别种行为。只有人!有人享
受太阳的第一道曙光,有人却憎恶它。人可以是蜜蜂,也可
以是蜘蛛。」
「由人创造出的伟大事迹,会有两个对立的力量介入,
而人可以灵活运用选择权。他的选择倾向哪边,取决于他的
纯洁度与意识的觉醒。」

神,神子,人

神的精髓并不在于肉体,祂不
可能从天上大喊,告诉每一个人要怎么生活。但是祂希望每
个人都好,于是祂派遣了神子——那些某种程度上能被神穿
透智慧与灵的人。神子走入人群,用不同的语言告诉其他人,
有时用说的,有时籍有音乐、绘画,或其他行动。有时他们
得到倾听,有时被驱离甚至杀害——例如耶稣基督。神继续
派遣神子。然而同样地,永远都只有少数人聆听,其他人理
解不了,使幸福美满的生活法则瓦解。」

大灾难与来回反复

「神不会处罚任何人,衪也不需要灾难。神是爱,但这
是从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创造好的。当人无法接受真理到达
某一定的程度,当人内在的黑暗扩展到极点,这时为了避免
全面性的自我毁灭,就会产生全球大灾难,使许多人丧生,
将致命的人工维生设施摧毁殆尽。大灾难是给幸存者上的宝
贵一课。灾难后,人类有段时期会像活在可怕的炼狱,然而
这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结果。幸存者陷入了地狱,之后他
们的后代有段时期将仿佛活在人类起源那般,到达一个足以
被称为天堂的极点,接着又重蹈覆辙,全部重来一遍。以地
球时间来算,已来回反复了几十亿年。」

阿夏想知道的方法

「我想知道除了降祸于人,还有什么方法可以使人觉醒。
我算过了,传递真理缺乏有效率的方法,这也是造成灾难的
原因,不能只怪无法接收真理的人。所以我请求祂找出那样
的方法,告诉我,或告诉其他人,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有
这样的方法,而且是有用的。」

人的内在与造物者的关系

「没有人可以形容衪的声音,衪的回答在你体内出现,就像你某个灵光乍现的想法。毕竟,祂只能透过你自己的一部分来说话。这一部分,就存在人的体内,透过频率脉动,将讯息传送到人体各个部位。因此给人一种一切全靠一己之力的印象。虽然人光凭自己能做到的事,的确很多,因为人终究是近似神的。每个人在创生之初,就已被神吹入祂的一
部分。衪把自己的一半给了人类,但是黑暗力量用尽一切手段,要阻断这一部分发挥作用,干扰人与它之间的连结,使人无法透过它接近神。打击被孤立的一小部分容易多了,尤其是当这一小部分与主要源头失去联系。
「当这一小部分联合在一起,一心向往光明,对黑暗力量来说,就变得难以对付与封锁。不过,只要有一个人自己的一小部分完全与神取得联系,黑暗力量就不可能赢得过他,不可能击败他的灵与智慧。」
「也就是说,你要衪在你体内生出一个答案,好让你知道怎么跟人说,阻止一场大灾难。」

人类提升的方法

「其他真理,人类全都知道,却不肯照着做。为了满足虚假的一时快感,而违背了心中的真理。这表示需要找出另外的方法,让人不只知道,还要能感受到另一种满足喜悦的滋味。两种都体会过的人,就有办法比较出其中的差异,可以了解一切,并开放自己体内神给予的那一部分。不能只用大灾难来恐吓人,或是怪那些不懂真理的人。每个真理传递者,都必须了解自己有必要找出更完美的诠释方式。曾祖父在这点认同我。」

「祂怎么说?你现在知道什么了吗?」
「祂提示我哪里可以找到答案,可以去哪里寻找。」
「祂提示了?……对你吗?!哪里?」
「在相反两极的结合之中。」
「那是什么情形?」
「例如,相反两极的两种思维,在解释《大方广佛华严
经》时相反相成,融合成一个完整而统一的新系统,中国华
严与日本华严的哲学便是如此形成的,它们所体现的世界观
更完整具体,近似于你们近代物理学的模型与理论。」

那你用一般的话解释你可以在哪里、怎么找到这个答案。」
「只有我一个人找不到的,要结合世界上不同人体内的那一部分,以及反向的思维。只有透过集体的努力,答案才会在所有思想存在的无形空间里出现。这个空间,也可以叫做光明力量的次元,它介于人所在的物质世界与神之间。我会看到这个答案,其他人也会。这样就更容易形成全球意识,这样就能带全人类穿越黑暗力量时光,不会再有大灾难发生。」

「如果很多人可以在约好的时间醒来,例如六点,一起
醒来想一些美好的事,就会很好。不见得要特别想什么,重
点是产生光明的想法。可以想想你的孩子、你爱的人,想想
怎么让所有人快乐。想个十五分钟。越多人这样做,答案就
越快出现。地球因为在旋转而有不同时区,但是这些人用光
明思想创造出来的画面,会融合成单一个鲜明饱满的意识形
像。所有人同时产生光明的思想,能让每个人本身的能力增
强很多很多倍。」

「即使只有一个,也比没有多,两个一起就大于二 。
等你写书以后,有更多人会出现。我会感觉到他们,每一个
都会令我开心。我们会学习用光明力量的次元感觉到彼此、
了解彼此、帮助彼此。」
「你说的每件事还要先有人相信才行,这个思想所存在
的光明力量次元,我自己就没有完全相信。那是摸不到的东
西,无法被证实。」
「可是你们科学家已经下结论说思想是一种物质。」

阿夏的能力与日常

「你有不寻常的能力,这点毋庸置疑。你随手就可以得
到你要的资讯,就像二乘二这么简单。现在你告诉我,你那
光线,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跟每个人一样,从一开始就有了,只不过曾祖父在我
六岁的时候教我认识它、使用它。」
「也就是说,你从六岁起就可以看到我们的生活景况?
你可以分析、帮忙,甚至进行远距治疗?」
「是的。」
「再告诉我,你接下来的二十年,做了什么?」
「我一直在告诉你,也让你看到了。我跟你们口中的夏
屋小农一起工作,我尽量协助他们。」
「每天从早做到晚,二十年来如一日?」
「是的,有时甚至做到深夜,只要我那天没有累到不行。」
「你像个狂热份子把这些时间全拿去跟夏屋小农一起工
作?谁逼你的?」
「没有人能逼我,我自愿的。自从曾祖父建议我这么做,
我就发现这是一件非常好、而且非常重要的事。」

俄罗斯政府的决策

「你可以把你的光线照在我们政府,还有国家杜马〔杜
马(Duma),俄罗斯的中央立法机关,主要负责国家法律的
起草和制定。〕代表身上,让他们通过草案。」
「我接近不了他们,他们忙着自己的日常琐事。他们要
做很多决策,完全没有时间好好思考,何况提升他们的意识
没有什么成效,要让他们看清楚并了解完整的真相很难。他
们不被容许做出比现有政策更好的决策。」
「有谁能这样不容许政府跟总统?」
「你们、大众、多数人,你们都将正确的决策称为“不受
欢迎的措施”。」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们有民主政权。最重要的决议
是由多数人决定的,多数向来都是对的。」

个人与多数人觉醒的先后

「向来都是个人先达到高度觉醒的意识,弗拉狄米尔。
多数人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跟上。」

小农节

「好,那就请大家发电报说:“请将 7月 23日订为正式
节日:小农节暨大地日。”

「就让俄罗斯自这一天的晨曦中苏醒。所有人带着家人,
带着朋友,或独自一人,赤脚步入大地。就让亲手孕育出果
实、有着小小土地的人,在自己的作物间迎接第一道曙光,
用手轻抚过每一种作物。
「就让他们在太阳升起时,摘下每种作物的一颗果实来
吃,到午餐前便不需再进食。就让他们在午餐之前照料自己
的园地。就让每个人想想自己的生命,想想生命中的喜悦,
想想生命的目的。
「就让每个人带着爱想想家人与朋友,想想自己的作物
为何生长,然后为每种作物赋予各自的任务。每个人在午餐
之前至少要有一小时的时间独处,在哪里、用什么方式都可
以,最重要的是能够独处,至少有一小时的时间能观照自己。
「就让全家人午餐时齐聚一堂——住在本地的,以及这
天特地远道而来的——就让他们用地球在此刻之前出产的菜
叶果物准备这一餐,让每个人将内心所选的食物端上餐桌。
就让家庭的每一位成员温柔地注视彼此,让最年长的、以及
最年幼的带来餐前祝福。就让餐桌上传来轻声的交谈,谈着
美好的事物,谈着左右在座的每一位。」

「噢,这一天会充满多少正面的情绪呀!那将战胜许多
疾病,不治的,和长年纠缠的,通通都会消失。这一天,就
让患有绝症的,和患有轻微症状的,迎接从自己小小园地返
回的人潮。爱和美好所散发出的光,以及他们带来的蔬果,
能治愈、能战胜疾病。

「这一天,就让全俄罗斯的人自晨曦中苏醒,让宇宙竖
琴的琴弦一整天弹奏着幸福的旋律,让街头和庭院中的吟遊
歌者拨弄吉他。这一天,让年老的恢复青春活力,回到许久、
许久的岁月以前。」

思想,话语与实现

「我说的每个字描绘出许多事件和快乐的场景,而现在,
一切就要成真。毕竟,思想连同话语,是伟大的造物者最主
要的工具。在所有有肉体的生命之中,只有人被赋予这样工
具。」
「那为什么每个人说的话,不是每一句都能实现?」
「当灵魂和话语失去连结,当灵魂空洞、画面隐晦不明,
话语也会变得空洞,就像失序的杂音而没有预言的能力。」

演员的区别与画面

「演员都是这样。同样都在学院里训练很长一段时间,
有的人就是表现得很优秀,有的人就是普普通通。排练的时
候,他们先背台词,再融入感情。」
「学院教他们进入台词里的世界。排练时,他们再尽可
能重现这个世界。如果一个演员,念台词的时候,能营造出
台词中看不到的画面,只要百分之十,全场就会聚焦听他说
话。要是他能将一半的台词注入画面,你们会说他是天才演
员。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灵魂是直接对着观众的灵魂说话。
他们会落泪,或是欢笑,因为他们的灵魂感受到演员想传达
的每一件事。这就是伟大的造物者所使用的工具!」

话语与画面

「你平常说的话,有多少字被注入画面?百分之十,还
是一半?」
「全部。曾祖父教我的。」
「全部?真的假的!每一个字?!!」
「曾祖父说可以为每个字母注入画面。我学会替每个字
母创造画面。」
「怎么会是字母?字母本身没有意思。」
「每个字母都有意思!在梵文里,每一个字母本身即
代表一段话、一些词句,因此同一个字母里头,隐藏了更多
的字母,而每个字母又隐藏了词句,因此梵文里的每一个字
母,都蕴含着无限的意境。」
「哇,而我们却只是把每一个字含糊带过。」
「是的,遗留千年的词句通常会变成这样。那些词句走
过也穿越了时空,而被遗忘的画面,至今仍渴望与我们的灵
魂接触,守护我们的灵魂,为我们的灵魂而奋战。」
「像是什么样的词句?有没有连我都知道的?」
「有的。我想,你一定听过几个音,但蕴藏其中的意义
早已被人遗忘。」

具有阿夏某些能力和知识的人

问过阿纳丝塔夏:「我们那里有谁跟你一样,拥有这些
能力和知识,但是住的地方离我们近一点?」阿纳丝塔夏回
答:
「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人过着非技术治理式的生活,
他们拥有的能力都不太一样。不过,你们那里有一个人,不
管冬天、夏天,要过去找他都不难。他的精神力量很高。」

所有重要的信息都已在人的内在

教条与连接内在的真理

他一句教条也没有,让那些涌进俄罗斯、满口教
条、使人偏离重点的传道者跟他相比,难道不显得可笑?他
让教条远离你,成功到让你把我看成一个天真幼稚的隐士。
我是谁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使你不会跟最重要的东西失去
连结。」
「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每个人内在都有的东西。」
「可是要是一个人根本没听过什么西方的圣人、东方的
圣人、印度和西藏的圣人,他要怎么知道这些圣人传授的道
理?」
「就在每个人的里面,弗拉狄米尔,所有重要的信息,
从一开始就在人里面了。那是与生俱来的,就像手啊、脚啊、
心脏、头发那样。世上所有被传授的真理、所有发现,都是
取自这道泉源。伟大的造物者就像所有父母一样,想给孩子
全部,因此祂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给了每一个人衪的全
部 。就算将任何后天人工制造出来——成千上万的书、最先
进最高科技的电脑,全部合起来,也容纳不下一个人内在资讯的一部分
,唯一需要知道的是怎么去应用。」
「那怎么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所发现?怎么不是每个人都能创立一套可以传授的教义?」
「有些人从广大完整的真理中取出了一小粒米,不停地赞叹它、将它捧在掌心,认为这是只赋予他一人的恩赐,认为它就是一切真理的基础。他不停地对他人宣扬这个部分,强迫他人接受这就是核心且唯一的真理,但这么一来,他就关闭了他自己内在的完整资讯。
能显示出内在真理智慧的,不是口头宣扬,而是生活方式。」
「那么,最了解真理的人通常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幸福的生活!」
「但是了解真理必须提高觉察力和思想的纯洁度。」

英文原文

Father feodorit, P147, The ringing cedars series book two: the ringing cedars of russia

But by talking like this, he is blocking the basic complex network of informatio already existing within himself.
Knowledge of the truth consists not in proclaiming but in living it"
"And what way of living it is characteristic of those who best know the truth?"
"A happy one!"
"But to know the truth, one must have a conscious awareness and purity of thought?!"

了解真理需要提高觉察力和思想的纯洁度

「但是了解真理必须提高觉察力和思想的纯洁度。」
「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阿纳丝塔夏笑了起来,
一边笑一边说:「你读了我的心?」
「没什么好神奇的,就是对一个人保持高度的关注而已。
你不管讲什么,最后都会讲到思想的纯洁度和觉察力。」

光线只能点燃心中已有的

「我的光线碰触了很多人,但是热情只有在心中原本就有东西可以点燃时,才燃烧得起来。」

无处不在的爱

「你怎么有办法做到?」
「就像现在,你没有感觉到微风正轻抚着你,温柔地拥
抱着你?没有感觉到温暖的阳光轻触着你,还有鸟儿正在为
你歌唱,树梢的叶子正为树下的你沙沙作响!你听,它摩擦
的声音多么特别!」
「但你说的这些,是给每个人的,难道这一切,都是你
造成的?」
「对某一个人的爱,融化散开在空间里,能触碰许多人
的灵魂。」
「为什么爱要融化散开在空间里?」
「为了永远在爱人身边形成爱的空间。这就是爱的本质,爱的意义。」

傲慢与真理

「弗拉狄米尔,阿纳丝塔夏有没有跟你讲过高傲、自负?
有没有跟你讲过这些恶习会导致什么后果?」
「有,她说这是种致命的恶习,会使人远离真理。」

阿夏的爱与态度

「她只是爱上了,弗拉狄米尔。非常真诚,就跟她做所
有事情的态度一样。她庆幸自己没有从你们世界带走能为其
他女人带来幸福的男人 。她并没有把自己摆在什么特殊地
位,她很高兴自己可以像所有女人一样。」
「所以她一时兴起?要像所有女人一样,跟一个像我这
种会抽烟、花天酒地的人……就为了一时兴起的念头,这代价
未免太大了。」
「她的爱是真诚的,不是一时兴起的念头,也没在盘算什
么。她的举止一开始对光明和黑暗来说、对我们和其他人来
说,看起来是那样的不合逻辑,但她其实是照亮了爱的概念
与真谛。她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也不是用说教或劝勉别人
的方式,而是在你们、还有你的生活中真正做到了。光明的
力量、造物主,都透过她的爱说话。不只说话,还清楚展现
了一件从未如此清楚展现过的事情:看啊,一个女人的力量,
纯洁之爱的力量。她能在死亡的前一刻注入新的生命。从紧
握的黑暗爪牙中将挚爱救起,带他进入光明的永恒。在他身
边创造出爱的空间,为他带来第二次的生命,永恒的生命。
「弗拉狄米尔,她的爱,能唤回你太太对你的爱,以及
女儿对你的尊敬 。有成千上万的女人会用真挚的目光看着
你,而你完全有选择的自由。要是你能从爱显化的多种形体
中,看见并了解其中一个,她会感到非常高兴。你无论如何
都会成名致富,没有什么可以使你破产。你写的书会流遍全
世界,不只为你带来物质收入,也为你和他人带来力量,比
物质和肉体还要强大的力量。」

人的能力与神的关系

「看吧,又是一个我完全无法理解的情况。为什么?她
怎么有办法住在森林的同时,又把生命奉献给什么书的?她
到底是谁 ?她自己说她是“人”,有人叫她外星人,还有人叫
她女神。这实在太混乱了,我想找到一个定论。」
「这很简单,弗拉狄米尔。人是全宇宙唯一能在短时间
内跨越所有次元的生命。大部分人活在世界上,只用世俗的
眼光看见自己物质的一面;然而也有些人,能感知到其他肉
眼看不见的层面。称阿纳丝塔夏为女神并不违背事实。
人跟其他生命最大的不同在于,人有能力运用思想去创造现在和
未来,有能力透过思想创造各种形体和意象,并使它们具体
化。身为创造者的人类,思想的清晰、和谐与速度,及意念
的纯净与否,都关系着未来。

从这点看来,确实可以将阿纳丝塔夏称为女神。她的思想速度,以及她创造出来的意象是如此清晰、纯净,光靠她一人便足以和整个黑暗意识抗衡,就单靠她一人。只是不知道她还能撑多久。她一直在等待,
相信大家会了解并帮助她,不再创造黑暗与地狱。」
「谁在创造黑暗与地狱?」
「相信并预言会有灾变、世界末日的人,他们正用思想
形塑出世界末日。许多理论都预言人类将全体毁灭,而这正
把预言一点一点地拉近。这样的人很多,非常地多。他们完
全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期盼救赎和净土的同时,专属他们的
地狱,已开始成形。」
「但是这些宣扬、相信大审判和末日说的人,都非常虔
诚地替自己的灵魂祷告、求得救赎不是吗?」
「驱使他们的不是对上帝的化身——光和爱——的信念,
而是恐惧。他们也正在为自己制造更多的恐惧。

「要是你们知道的这么多,为什么长久以来,要待在森
林里闷不作声 ?你们之前为什么不跟谁解释这一切 ?阿纳
丝塔夏说你们家族已经好几千年都用这种独特的方式生活,
将起源的真相世世代代保存下来。」
「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人保存着非技术治理式的生活,
保存着人独有的能力。他们都曾在各个时期,试图将思想分
享给其他人,但来不及谈到本质就遭人灭口。即使他们创造
出来的意识形态和形象非常强大,却仍会遭到多数人的抵
制。」

阿夏是个普通女人

「以她在人世间的物质生命来说,她只是一个人、一个
女人没错。尽管她的生活方式再如何不寻常,她就跟所有人
一样,会充满喜悦、充满悲伤;会爱、也渴望被爱。人有的
一切,她都有,她保有人最初的形式。当初她看起来不寻常
的能力,在你得知你们科学的说法之后,也不再显得离奇;
其他仍然令人匪夷所思的部分,未来都将一一得到解释,最
后会证实她不过是个普通的人,普通的女人。

爱的自然空间

「我们没有抛下她,我们让她一个人待在她母亲生下她
的那片土地。那里就等于你们说的香格里拉、母国的概念,
只是这些词汇的意思越来越抽象了。其实母国指的就是源自
于母亲,跟母亲紧紧相连的国度。双亲在孩子出世以前,应
该先为他创造一个空间、一个充满美好与爱的世界,给他一
座母国。那就像子宫一样,滋养他的身体,呵护他的灵魂。
母国将宇宙的智慧带给他,帮助他认识真理。在砖墙内生下
孩子的女子,能给孩子什么 ?她替孩子准备了什么样的世
界 ?她可曾想过孩子将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 ?那是一个对
孩子予取予求的世界,那个世界会要这个小人儿屈服在它之
下,把他变成一个奴隶,一个小小螺丝钉。做母亲的无能为
力而只能旁观,因为她没有先为孩子准备好爱的空间。
「你知道吗,弗拉狄米尔,阿纳丝塔夏母亲身边的自然
世界和大大小小的生物都把她,以及任何一个过着她那种生
活的人,当成朋友,当成在身边创造出爱的世界、既睿智又
善良的神。阿纳丝塔夏的双亲是非常善良、快乐的人,他们
深爱着对方,也爱着大地。围绕在他们身边的空间,也全都
用爱回应他们。阿纳丝塔夏就是诞生在这样的爱的空间,并
且成了这个空间的中心。很多动物都不会去动新生儿,母猫
可能会让小狗喝奶,母狗也可能让小猫喝奶。很多动物都有
能力哺育、抚养人类的后代,但对你们来说,它们只是充满
野性的动物。它们在面对阿纳丝塔夏的母亲和父亲的时候,
扮演的角色不同,对待他们的方式也不一样。阿纳丝塔夏的
母亲在林间空地生下她,许多动物见证了这一刻。它们亲眼
看见自己所敬爱的女性人类成为一位母亲,生下另一名人
类。它们对这位人类朋友的感情、对她的爱,在见证分娩的
这一刻,跟自己的母性本能交织在一块儿,诞生了全新的、
伟大的光辉。周围整个空间——绝对是整个空间——从最小的
一只小虫、一株小草,到外表令人惧怕的猛禽猛兽,全都没
有任何犹豫,准备好要为这小宝宝献上生命。母亲在周围创
造给小宝宝的这座母国空间,完全没有任何事物会威胁小宝
宝的性命,全部的一切,都会照顾、呵护这个小小人类。
「对阿纳丝塔夏来说,树林里一片小小的空地,就像是
母亲的子宫。这片小小的空地,就是一座属于她的母国,它
是活的,善良且强大,和全宇宙有着切不断的连结——和伟
大造物者所创造的一切,有着自然且活生生的连线。
「这片小小的空地是活的,是一座属于她的母国,是妈
妈和爸爸给她的,也是那位独一无二、创世的“父亲”给她的,
我们不可能取代,因此我们将阿纳丝塔夏的父母下葬后就离
开了。

阿夏的生活与力量

她从六岁开始就
能遥视,看见远距离外的人,能感受到他们、帮助他们。她
迷上夏屋小农,现在更相信小农风气能帮助世界转变,是一
种柔和、渐进的过渡,让人逐渐了解地球生命的本质与意义。
她不断散发她的光,整整二十年的时间,温暖着小小园地里
的植物,疗愈着许多人,不带强迫地告诉人必须如何对待植
物。她表现得很出色,效果很好,接着她开始观察人类生活
的其他面向。命运使她和你系在一块儿,也使她产生新的念
头:“要让人穿越黑暗力量时光”。」
「你认为她会成功吗?」我问。
「弗拉狄米尔,阿纳丝塔夏知道人身为创造者的思想力
量,所以不会轻易说出这样的话。这表示她确实有这样的力
量,没有达到目的以前,她是不会回头的。她很固执,就跟
她父亲一样。」
「所以说,她真的一直在行动,努力把想法化为实际的
画面,而我们就只是在那里坐着空谈信仰,像擦鼻涕的小孩。

虚幻的人

还有一些人问我:“真的有阿纳丝塔夏这个人,还是你自己杜
撰的?”」
「这种问题根本不会有。接触到这本书的人,马上就可
以感觉到她。她本人就在书里。会问这种问题的人,是虚幻
的人,不是真正的人。」

「弗拉狄米尔,你知道吗,你现在眼前所看到的,都只
是一个形象,技术治理世界设定出来的形象。你仔细看,那
女孩脚穿令她不舒服的高跟鞋,而且对她来说太紧了。她之
所以会穿,完全是因为别人说时下女性应该穿什么样的鞋
子。她穿的短裙质料类似皮革却又不是真皮,那种质料对人
体有害,但她因盲从而穿上了它,建立别人要的形象。你看
她的浓妆和骄傲的态度,表面上独立自主,但也不过是表面
上。她整个外形跟真实的她不符,真实的她受别人的思想模
式影响而“动弹不得”。她有生命的灵魂被没有灵魂、虚幻的
形象遮掩,她的灵魂成了这个形象的俘虏。」
「成为形象的俘虏、盲从某种形象什么的,您要怎么说
她的灵魂都行,但实情如何,很难辨别。」

关注真实的人

「哇!任何女人您都可以像这样子,让她们乖乖听话?」
等我们坐回长椅,我说:「真了不起,跟催眠一样 。不可思
议!」
「这不是催眠,弗拉狄米尔,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这不过是用心关注一个人,我指的是真实的人,而不是把真
实的人盖住的虚构形象。当你直接对应真实的人,无视虚幻
的形象,别人就会立即作出回应,并且获得力量。」
「但您怎么有办法透视有形的形象,看见后面那无形的
人呢?」

「一切很简单,我跟你保证。我只是做了一点观察,那
位女生用左手拿烟,也用左手在包包里找东西,表示她是左
撇子。小孩子要是用左手拿汤匙,或用左手做其他事情,父
母会告诉他要尽量用右手。她以前跟父母处得很好,我从她
盯着一男一女牵着小女孩路过的眼神中发现的。我还说了她
父母可能在她小时候说过的话,我尽量用她父母可能会用的
语气跟音调说话。小时候的她天真无邪,还没有因为加诸在
她身上的他人形象而封闭 。她——这个小小的女孩,真实无
比的人——立刻对我做出回应。」
「但你还跟她说了生小孩的事,那又是为什么?」
「因为她怀孕了,而且超过一个月。她外在的形象不想
要这个孩子,但她内在真实的小女孩非常渴望这个孩子,因
此双方不断交战。然而现在,她内在真实的小女孩赢了!」

提升思考速度

「我跟阿纳丝塔夏在泰加林的时候,她曾对我说:“没有人
见过上帝,是因为他的思想是以极高的速度和密度在运行
的。”我就在想:为什么他不放慢一点,好让人看见祂?」
老人家举起拐杖,指着一位路过的自行车骑士:
「你看,弗拉狄米尔,自行车的轮子在转。轮子上有钢
条,你却看不见。你知道有钢条,但旋转的速度使你看不见。
或者,换个方式讲好了:“你思考和视觉的速度没有办法让你
看见。”要是骑士放慢速度,你就可以隐约看见轮子的钢条。
要是他停止不动,你就能看清楚了,但是这么一来,骑士就
会跌倒,他会因为动作停下来而无法抵达目的地。他何必这
么做 ?就为了让你看见钢条确实在那里吗 ?这能为你带来
什么吗?能改变你什么?或是改变你身边的什么吗?
「你只会非常确定钢条存在,仅此而已。骑士可以站起
来继续移动,但是其他人也会想看,难道他就要为此一而再、
再而三地跌倒吗?何必呢?」
「嗯……至少能再看见他一次。」
「你能看到什么?毕竟躺在地上的自行车骑士,不再是
自行车骑士了。你得用想象力,想象他原本的样子。」
「上帝要是改变思想的速度,就不再是上帝了。学着加
快你的思考速度,不是更好吗?跟你讲话的人很慢才能理解
你说的话,你不会失去耐性吗?为了配合他而放慢自己的思
考速度,你不觉得痛苦吗?」
「是啊,没错。要配合笨蛋,自己得先变成笨蛋。」
「所以上帝为了让我们看见祂,必须放慢祂的思维,放
慢到我们的程度,变得跟我们一样。然而一旦衪这么做,派
遣自己的神子,众人却会看着他们,对他们说:“你不是神,
也不是神子,你不过是冒牌货。除非你能显神迹,否则就把
你钉上十字架。”」
至于神子,他们只有一项使命:降低自己的思考速度,
甘愿冒着被误解的风险,要以言语唤醒、提高世人的意识。」

光靠言语并不足以提高人类意识的水准

「但是阿纳丝塔夏坚信:“光靠言语并不足以提高人类意
识的水准。”我也认为,人类已经说尽千言万语了,但结果呢?
我们周遭还是充满不幸,而且地球还可能发生浩劫。」
「说的没错。当话语不是出自真心,当话语与内心断了
连结,就会变得空洞、失去原貌、模糊不清。我的宝贝孙女
阿纳丝塔夏不只能在每个字,更能在每个字母的发音中创造
画面。现在地球上的导师、在世的神子,都会得到这股使人
心照亮黑暗的力量。」

感谢可以在心里说

「这就表示他懂、他感觉得到,所以他会帮助你和阿纳
丝塔夏。你对他的帮助说过谢谢吗?」
「我没有见过他本人。」
「感谢可以在心里说。」
「不用说出声音?那样有谁会听到?」
「用心倾听的人会听见。」

因爱而提升思考速度

「你觉得自己怎样?完美吗?」
「嗯,完美的话,我不这么认为……」
「那就别觉得委屈吧。你可以朝完美迈进,我的孙女会
帮你。能被爱提升的人可以抵达很高的境界。不是每个人都
注定有能力如此思考,那需要以极快的思考速度创造。」

家园生活比技术治理世界生活的思考速度要快

「过着我们这种生活的人,思考速度明显超越技术治理
世界的人。我们的思考不会因为不停地烦恼穿着、食物等等
的事情而慢下来。

读书,图像与思想速度加速

「她怎么有办法跟我交谈整整三天的时间?」
「这问题我们也想了很久——她怎么有办法 ?毕竟这样
可能会让人抓狂。一直到最近我们才明白,跟你说话的时候,
她的思考并没有停顿,反而还加速了。加速,并转化成图像。
现在,这些图像就像你们电脑里的程序,会在你和未来读到
这本书的人面前启动。启动,并使人类思想的运行速度大幅
跃进,使人更接近上帝。当初明白这点后,我们认为她的开
创性举动,为宇宙创造了新的律法。但现在我们清楚知道,
她只是运用了纯真之爱所赋予的机会。爱仍然是造物主留下
来的谜,而她为爱开辟了另一种强大的机会与力量。」

上帝与地球上所有人的关系,思考速度

「她思考的速度能让她见到上帝吗?」
「几乎不行,毕竟她还是肉躯之身。上帝虽然也是如此,
但只有一半是肉身。他的肉身部分,就是地球的所有人。阿
纳丝塔夏是这肉身的一小块,所以有时也能理解些什么,有
时也可能达到不可思议的思考速度,比他人更能感受得到
祂,但通常发生的时间很短。」
「 她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吗?」
「真理、存在的本质,以及智者终其一生相互学习并欲
完善的意识,她都能在一瞬间理解。」

阿夏的智慧

「所以说她能了解东方喇嘛的见闻、佛陀和基督的智慧
吗?她也知道瑜伽吗?」
「她知道。她懂的比你们流传至今的学说还多,但她认
为这样还不够,因为地球上的所有生物至今仍无法和谐共
处,依然在往浩劫的方向前进。
「因此,她自有一套他人难解的想法。她曾说:“用训诫
的方式教导、用亚当夏娃的苹果诱惑他们,这些都已经够了。
应该要让他们能亲身感觉、体会前人的感受、能力与本质。”」
「所以您想说的是,她真能对全人类做好事吗?如果可
以,这些好事何时开始?」
「已经开始了。目前还在萌芽阶段,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在哪里?怎么看见?还是要用感觉的?」
「去问问读过这本书的人吧,那已经在他们内心里萌芽。
这本书的确能为许多人唤醒光明的感受,这是不可否定的事
实,而且他们会向你证明的。她的想法已经见效,虽然难以
置信,但确实做到了。至于你,弗拉狄米尔,你回想看看,
以前的你是怎么样的人,现在又成了什么样的人。弗拉狄米
尔,这期间发生的转变,已经在你的内心开启图像的程序,
她的灵魂出现在众人的意识中。你们内心的世界开始改变,
同时也改变了周遭的形象。我们没法想透她要怎么成功,表
面上明显的事情还可以理解,只是该怎么协助她实现理念,
我们仍然猜不透。
「你大可费神钻研她的理念,但请别因此偏离了才刚诞
生的美好理念。美丽的黎明是要用欣赏的,如果你开始钻研
黎明的原由,你得到的不会是喜悦,而只是在挖掘而已,这
不会有什么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天啊,这一切怎会如此不寻常、复杂。我还是希望阿
纳丝塔夏只是个普通的隐士,只是善良又美丽得出奇,还稍
微带点天真。」
「所以我才告诉你,没有必要去挖掘,没必要满脑想这
些事。如果你觉得很复杂,就让她在你的心目中,保留善良
又美丽的隐士形象吧。那就是她在你面前的样子,别人看到
的自然会不同。她能给的都给你了,你现在脑袋没办法容纳
这么多。不过这样也好,你只要尽可能欣赏黎明就行了,这
才是最重要的。」

心灵,意识与物质

「俄罗斯的黎明要能升起,就得改善每个人的物质生活,
整体经济走向富裕,且增加人民的收入。」
「所有的物质条件都取决于人的心灵与意识。」

俄罗斯村庄的复兴

「就当做是这样吧,但如果无衣可穿、无饭可吃,这些
智者哲学又怎么派得上用场?」
「那就必须深思为何会如此。每个人都该为自己反省,
别把错怪罪他人。只有从内而外做出改变,才能改变周遭的
一切,包括收入在内。我同意你的说法,大家的确不可能一
下就相信,但你可还记得阿纳丝塔夏曾说过:“不需对众人说
教,只要实行就好”,而她的确也做到了。你现在该做的,就
是实现她的理想。如此一来,三年过后,西伯利亚大大小小
的村庄,被世人遗忘、抛弃的村庄,只剩老人而年轻人不愿
返乡的村庄,都将变得加倍富庶。村庄会充满活力,年轻人
都将归来。到时她便可奉献更多,揭开各种秘密,找回人类
最初的智识与能力,俄罗斯也将成为富裕之国。她所做的这
一切,都是为了证明最初的心灵与智识,比徒劳无功的技术
治理更有意义。俄罗斯将会迎接照亮全世界的黎明。」
「那我该如何实现这些理想呢?」
「你得分享我孙女告诉你的秘密,在书中描述如何提炼
具有疗效的雪松油,且毫不隐瞒。」

雪松油与返老还童

,只要能全程正确地生产,
世上没有任何油的疗效能比得上雪松油 。科学也这样证实
了,帕拉斯曾说雪松油具有返老还童的能力。而您竟要我按
照您的吩咐,您一定把我当傻瓜了。我阅览无数的文献,还
派人到档案馆验证她说的话,最后也得到证实。做这些事可
是所费不赀。」
「每件事都调查,表示你无法马上相信阿纳丝塔夏,也
因为不信任而浪费了时间和金钱。」

雪松油的提炼

如何提炼出具有疗效的雪松油

一般来说,雪松油并不难提炼 。大家熟知的现行技术
我不再赘述,不过两者之间的微妙差异,就得说个明白了。
采集松果时,不能像现在一样用木槌或木棒敲打雪松,
以免雪松油的疗效锐减。只能用雪松自然掉落的松果,譬如
说被风吹落,或像阿纳丝塔夏一样用声音击落。松果掉到地
上后也应由善良的人采集,最好是经由小孩的手。总之,之
后的所有步骤都应带着善良与光明的念头进行。
「现在到西伯利亚的乡村,还是找得到这种人 。」阿纳
丝塔夏非常肯定。这样做到底有何意义,实在难以说明。不
过,圣经曾提过所罗门王也在寻找精于伐木的人,只是也没
解释他们和普通人有什么差别。
松果剥开后的果仁要在三个月内榨油,一旦过期品质就
会明显恶化。在榨油的过程中,果仁不能碰触金属。一般来
说,雪松油绝对不能与金属接触。

雪松油的治疗

雪松油可用来治疗任何疾病,不需要诊断。也可以加在
沙拉里食用,或是一天一匙服用,不过最好是在日出,下午
也可以,反正重点是要在白天食用,不要是晚上。

油品的检测

「在检测油品的前三天,你得不烟不酒,不要吃任何肉
类及脂肪。这三天也不要跟任何人说话。这样一来,就可以
开始试味道,分辨正常和仿冒的油。」

爱的光线治疗

。「这是真正的
油,你尝尝看,这不会和其他味道搞混的。不过,我要先赶
走你因抽烟和其他恶习而累积的一些东西。」
「要怎么“赶走”?像阿纳丝塔夏那样吗?」
「是的,大概如此。」
「但阿纳丝塔夏说过,只有爱人之间才能用爱的光线,
为对方消除疾病。温暖爱人的身体,甚至让脚底也出汗。」
「用爱的光线,完全正确。」
「但您毕竟无法像她一样爱我。」
「不过我爱我的孙女,就试试看吧。」
「好。」
老人家眯起双眼,开始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完全没有眨
眼。有股温暖的感觉充满全身,但跟阿纳丝塔夏的注视比起
来弱了许多,最后并没有成功。他仍尝试各种方法,最后直
到他的双手开始颤抖,我才感觉到身体微热,可惜效果有限。
老人家还是不放弃,而我也在等待。突然间,我的脚底冒出
一堆汗,之后脑中有股清新的感受,还带有气味……我感受到
空气的气味了。

自我中心与真理

!她打算和大家分享所知,但要怎
么说是她的权利。而且,如果她选择以出书和你的文字呈现,
谁又能指使她或另有要求呢?她早有了选择,但偏有人企图
左右她,又怀着司马昭之心。她绝不会和那些自视甚高的人
来往,因为她知道,如果和这些自我中心的人谈话,她心中
的神圣真理将会遭到曲解、颠倒或篡改。」
「为什么您总是先往坏的一面想?这些人有心学习各种
思想,而且非常虔诚。」
「“最虔诚”都是他们自封的,这种思想上的自我中心就
是傲慢的极端,也是最致命的原罪。」

想让别人信服虔诚的黑暗面

我分析了《阿纳丝塔夏》撰写、出版与销售之后的种种
事件,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些自称“宗教人士”的人都有内
心恐惧的黑暗面,所以不停地想让别人去相信并信服他们的
虔诚。这或许是他们害怕别人看见自己的黑暗面吧。

傲慢自负与作者成长

「请你明白,弗拉狄米尔,我的宝贝孙女阿纳丝塔夏能
够预见许多事物,但她什么都不要。她不为名利,只把部分
荣耀归于自己,这却让她身陷险境,只为了拯救你。你在书
中呈现的真实形象,的确都是她安排的。但她不是要羞辱你,
而是这样才能救你。她将巨大的黑暗力量都往身上揽,你却
用愤怒与误解来伤害她。你想想看,一个女人要不是出于纯
粹的爱,能够如此轻易地坚持到底吗?」
「让所爱的人被当成笨蛋,这算哪门子的爱?」
「被人当成笨蛋,并不表示你就是,只有把阿谀奉承当
成真理的人才是。你自己想想,你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什么
样子?是高高在上,还是聪明过人?这大可在你写第一本书
的时候描述,但然后呢?……傲慢与自负会毁了你。就算再开
明的人,也没有几个能抵抗这样的原罪。傲慢会使人的形象
变得不自然,掩盖了活着的灵魂。所以无论古今的哲学家和
天才,很少有人能够创作的,因为在他们写下第一个字时,
自负就会让他们失去天赋。然而,我的宝贝孙女阿纳丝塔夏
在你身上施了屏障,隔绝了阿谀奉承,避免你恃宠而骄,现
在这些都无法使你动摇 。她会将你从更多的恶习中拯救出
来,保护你的灵魂、你的肉体。」
「你会诚心地写九本书,大地会因爱的空间而绽放光辉。
在写完第九本书的最后一句后,你就会明白自己是谁了。」

我能为阿夏做什么?

「我能为阿纳丝塔夏做些什么吗?」
「试着了解她的言论,还有她要的是什么。到时候,仿
徨失措就能变成相互理解,暖流会流过心中,世界将升起新
的黎明。」
「您能说得再具体一点吗?」
「这很难说得具体。很多事都要真心诚意,所以就追随
你的内心与灵魂吧。」

通过鸣响雪松恢复人的感知能力

「鸣响雪松常见吗?」
「相当罕见,」她回答,「或许一千年只能遇上两三棵。
现在除了被救下来的这棵,其实还有另一棵。那棵已经可以
砍下,依照原本的用途使用。」
「什么叫“依照原本的用途使用”,什么用途?」
「宇宙的至高智慧——上帝——在创造人类与环境时,肯
定预想到当人类失去能力后,要赋予他们机会恢复所有,利
用非物质世界累积的智慧。这种智慧自古以来便存在,只是
人类因种种过错而丧失了感知的能力。
「我的祖父和曾祖父曾和你谈过鸣响雪松的非凡疗效,
不过他们没有解释,雪松的节奏和脉动相当接近至高智慧。
如果将两者结合,再加上多数人都有的节奏,那么只要把手
贴在鸣响雪松温暖的树干上,沿着树干轻轻抚摸,就有可能
沉浸在无穷的智慧中。这样的人在碰触雪松的当下或之后,
会在思路中意识到很多事。每个人会有程度上的差异,而我
要告诉你最高程度的体会。」
「为什么会因人而异?雪松会挑选吗?」
「雪松是一视同仁的,节奏和脉动都不会变,但有些人
可以产生共鸣并感觉到一切,有些人却只有些微的体会。许
多人刚开始一点感觉也没有,但是会慢慢地有意识,多少增
加感受的机会。」
「我还是不明白,雪松会怎么挑选?」
「弗拉狄米尔,我跟你说过了,这和树没有关系,而是
人。我举个例子……比如说“音乐”好了!你知道当音乐响起时
——音乐也有律动和节奏——有的人会仔细聆听,开始对它产
生感觉,有时甚至流下高兴、感动的眼泪。其他人听着同样
的音乐却没有感觉,或连听都不想听。
「雪松也是如此,只有能够感觉及明白的人,才能听出
很多东西。这也会在日后——当人想要开始思考时——慢慢发
酵。
「女人能从原始起源得到力量与智慧,实现自己的使命,
让意中人、自己及为爱而生的小孩感到幸福。奇迹的关键不
在于雪松,而是出自人类的志向。雪松只能从旁协助,不是
这种美好事情的主因。」

生物机器人

「现代人的意识都过度受限于技术治理世界的程序,变
成了生物机器人。」
「什么生物机器人?」
「在技术治理世界的建构原理中,人类发明各种机械和
社会秩序,以为是要让生活更加便利,但事实上这全是错觉。
「在技术治理的世界中,人类自己变成了机器人。人总
是没有足够时间思考存在的本质或倾听他人,甚至连自己的
命运也没空思考,就像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譬如你,已
经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却仍然对此半信半疑。」
「阿纳丝塔夏,我的情况不同。我不会说自己是坚定的
信徒,我一般是会相信的,但或许和其他人不一样。现在我
们这有很多真正的信徒,很多人都会读圣经。他们可以立刻
想起自己在圣经里看到多少关于雪松的事,他们一定会相信
并爱惜你的雪松片。」
「信仰有很多种,弗拉狄米尔。经常有人手里拿着可兰
经、圣经或其他各代智慧的书,然后说自己相信,甚至还试
着教导其他人。然而,他不过像在跟上帝交易罢了:“你看,
我相信你。发生什么事可要记得我。”」

信仰与相信

「那什么才算是信仰呢?究竟该如何表达信仰?」
「信仰在于你的生活方式、世界观、对自我本质和使命
的认识、得宜的举止、人与环境的关系,以及你的思考。」
「也就是说,只有相信是不够的?」
「只有相信绝对不够。

「城里很多人都自称信徒,分了许多不同的派别,有些
人还积极劝人皈依。是要皈依哪种信仰呢?他们破坏了与环
境的关系,甚至正在打破自己所读的经典戒律,比如说圣经
所说的“爱邻如己”。

与思想沟通

「确实存在,而且城市周围还有其他许多圣地,世人却
以技术治理的观点相待,就好像是对待智慧法老的金字塔那
般。」
「什么?你怎么知道埃及的金字塔?」
「感谢历代祖先为我留下来的能力,让我能与思想及智
慧的次元沟通。透过这种沟通,我可以知道你在思考且感兴
趣的一切。」

金字塔的研究方向

你知道埃及金字塔的秘密吗?」
「知道。就我所知,金字塔的研究者都把时间花在物质
层面,他们最感兴趣的是金字塔的兴建方法、规模大小、各
面的关系、里面藏着什么宝藏、放了什么东西。他们认为当
时的人是基于迷信而兴建,推断金字塔只是用来保存宝藏、
法老的遗物、遗骸与荣耀。他们却因此远离了最根本的意识
层面。」

「噢,要不是现代人高傲的罪过、普遍存在的错误观念,
认为过去的文明不高明……现代人早就可以解开金字塔真正
的意义了。现代的研究者都只关注兴建的方法,却仍然不得
其门而入。其实答案很简单:在建造金字塔的期间,除了体
力和各种工具外,他们随时会用意念来减少地心引力。拥有
这种能力的人都会协助工人兴建金字塔。现在还是有些人可
以利用意志,来移动小东西。然而,比起和宇宙心智接触的
效果,金字塔还是与体积小、更早出现的石砌结构差了十万
八千里。」

宇宙信息库,问题与答案

「我不懂,阿纳丝塔夏。远离了什么意识层面?」
「你知道吗,弗拉狄米尔。地球远古人类拥有的各种能
力,能让他们远比现代人聪明。原始的人类能轻易且完整地
利用充满宇宙的讯息库,这些讯息是由至高智慧——上帝——
创造。祂、人类本身、人类的思想都对此有贡献,让讯息库
庞大到能够回答任何问题。它相当不显眼,答案只会在一转
瞬间,出现在提问人的潜意识中。」

远古人的能力

「他们不需要太空船飞往另一颗星球,因为只要内心渴
望,就能看见那儿的事。
「他们不需要电视、电话、缠绕地球的通讯缆线,甚至
文字也不用,因为你们从书上得到的讯息,他们都能透过其
他方式瞬间取得。
「他们不需要工业生产的药物,只要在需要时稍微动动
手,便能获得所有最好的药物,因为那就存于大自然中。
「他们不需要现代的运输设备,不需要汽车和食品加工
系统,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提供给他们了。
「他们明白,地球上某个地区的气候变迁,是迁移到另
一个地区的信号,好让之前的地方得到休息。他们熟知整个
宇宙,以及自己的星球。他们是思想家,知道自己的使命。
他们让地球变得完美,宇宙的一切都无法媲美。他们的智慧
仅次于宇宙的至高智慧——上帝。

远古历史与技术治理发展

「大约在一万年前,横跨现在欧亚北非和高加索的文明
之中,人与宇宙智慧的连结开始部分或完全地减弱。从那刻
起,人类开始走向全球浩劫。生态、核能、细菌……无论哪种
灾难,都如同科学家所预言到的,或者古代宗教所影射述说
的一样。」
「可是他们失去的是更重要的东西。他们和宇宙智慧之
间没了连结,失去了能够改善、管理地球的知识。想象一下,
如果超现代的太空船船员,突然间失去百分之九十的智力。
无法思考任何事的他们开始折下机壳,在太空舱室里生火,
拆毁控制台的设备,当作自己的装饰品、玩具。发疯的船员
正可比喻那些人,而你所谓的那些“有缺陷的残疾人士”,先
是发明了石斧、长矛,再来……思想持续进展之下,最后发明
了核弹头。时至今日,他们仍一意孤行到难以理解的地步,
不断破坏完美的创造物,用粗糙的发明替代。

「他们的后代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发明,却也破坏了地球
比现代更完美的自然机制,创造出各种人工的社会结构,接
着开始互相争权夺利。
「这些机制、机器无法像大自然一样自力更生,不仅不
能够繁殖,受损时也无法像树木一样自行复原。因此,技术
治理者需要很多人替这些机制服务,事实上就是把一部分人
变成生物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失去了认知真理的能力,所以
容易受人摆布。举个例子好了:若先是透过人工的资讯媒介,
在他们的脑中植入“需要建立共产主义”的程序,并创造特定
颜色的符号、徽章和旗帜。然后,再使用相同的媒介,在其
他人的脑中灌入“共产主义不好”的程序,提供别的符号、颜
色。接下来,这两组不同程序的人马会互相憎恨,恨不得将
对方赶尽杀绝。

「这一切都始于一万年前,越来越多人失去和至高智慧
的连结。我们的确可以说他们疯了,因为没有任何生物能像
他们这样污染地球。
「在那遥远的时代,仍有少数人可以自由利用宇宙的智
慧。他们由衷希望,当空气肮脏到难以呼吸,水源污染到无
法饮用,发明的人工维生设施——不管是科技设备,还是社
会制度——都变得是种累赘,越来越常引发事故时,人类能
开始反思……

「站在深渊边缘的人类会开始思考存在的本质,反思自
己存在的目的与意义。到时会有很多人想要明白原始起源的
真相,但前提是必须先恢复人类原初的能力。
「生活在一万年前的少数人仍有这样的能力,基本上都
是群体的领导者——部落首领。

他们——或说是别人依照他们
的指示——以厚重的石板建造特殊的结构 。以石板围成的内
部石室大小约为一点五乘以两公尺,高度在两公尺左右,有
时大一些,有时则小一些。石板会微微倾斜向内。有些石室
是由整块巨石刻成,有些则藏在地底下,用土堆覆盖着。在
石室的一面墙上,会凿出直径约三十公分的锥形孔,再用完
全吻合的石头塞住。
「安葬在此种墓穴的人,并未丧失利用宇宙智慧的能力。
当时仍在世的人,甚至千年以后出生的人,都能前往墓穴,
为他们感兴趣的问题找到答案。要做到这点,必须在石室旁
静坐。有时马上就能获得答案,有时答案会来得晚一些,但
是肯定会有。这些结构和在此永别的人,成为了讯息接收的
媒介,让我们更容易和宇宙的智慧沟通。
「这种石砌结构是埃及金字塔的雏形,只是金字塔的接
收能力比较弱(虽然体积大很多),不过两者的本质和功能
是一样的。
「安葬在埃及金字塔里的法老也算思想家,他们保留了
原始起源的部分能力。
「但如果要透过金字塔得到问题的答案,活着的人不能
独自前往金字塔,而是要连同许多人。他们要沿着四边站,
将视线和思考向上,像是扫过金字塔的斜边直达顶端。
「在顶端那儿,众人的目光和思想汇聚成点,形成能够
接触宇宙心智的管道。
「就算是现在,我们也能用同样的方法得到想要的答案。
思考汇聚的地方会产生类似辐射的能量。如果把感测器放在
金字塔顶端的汇聚处,会侦测到这种能量的存在,站在底下
的人也会有不寻常的感觉。

哺乳的知识

「弗拉狄米尔,怎么能不知道先人是怎么生活、做了什
么?他们想要什么、追求什么?我的祖奶奶尤其值得后人的
追怀,我们家族的所有母亲都传承了她的智慧,至今她也还
在帮助我。
「我的祖奶奶就是这样的女性,她完全知道在哺育婴孩
时,该怎么赋予他和宇宙心智沟通的能力。当时的人类已经
和现在一样,忽略了这种能力的重要性。哺乳时绝对不能因
外务分心,要全心全意想着孩子。而她知道该想什么、怎么
想,所以她想把自己的知识传给所有人。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