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zhongdao 2020-06-12T08:43:53.000000Z 字数 34593 阅读 411

一根稻草的革命摘录与学习笔记

未分类



福冈正信的自然农法浓缩摘要

来自一根稻草的革命,将心法、规划、实践的部分内容摘录了出来。

来自:
一根稻草的革命摘录与学习笔记
https://www.zybuluo.com/zhongdao/note/1714487

效果

不耕作,不施农家肥和化肥、不用化学物质,不除草、不修剪果树

心法

我一直在追求著“什麼也不做(無為自然)”的農業方式,不耕作、不施肥、不用化學物質的自然的農業方式。

在“力爭什麼也不做”的指導思想下,我一直從事的研究是:把一切絕對需要做的以外的事情全部省略掉。為此,我把管理方面的工作也減少了。

我則與之相反。我要逐一地否定普遍應用的農業技術。如果能將現有技術逐一削減,弄清人應該做的事究竟有多少,農民將變得很輕鬆。我要實現的目標是“樂農”、“惰農”。

結果,我真得出了田無需耕的結論。而且,既不需要施農家肥也不需要施化肥,更不需要噴灑農藥。

人們之所以認為需要耕田、施肥和撒藥,認為它有價值,並覺得那樣做有成效,其根本原因是由於人類最初做了不該做的事。也就是說,他們事先創造了可使上述勞動產生價值和成效的條件。

這同人類需要醫藥的道理是一樣的。人類之所以有這種需要,正是由於人類自身造成了可使人患病的環境。健康的人不需要醫學和醫生。

只要採用一種在不施肥和不耕地的條件下也可以使土壤肥沃的正確的種植方法,那麼上述需要也就不存在了。這種方法正是我多年來一直求索的農作法。

舉樹為例,如果人用剪刀將其剛生長出的新芽剪掉,哪怕是只剪掉1釐米,那麼這棵樹就會變成一顆不自然的樹,而且絕對不可能再挽回。

當人類向自然施以點滴的智慧、用剪子輕輕剪一下、使用一項微小的技術時,自然都會在這一瞬間出現紊亂。一棵新芽的修剪將導致整棵樹出現紊亂,產生無法挽回的後果。

樹發生紊亂後,如果我們放任不管,那棵樹就會在最初的自然秩序被打亂和失衡的情況下生長,必然出現樹枝間無規律地交錯生長。

總之,人類是在用自己的智慧和行為做錯事。做了錯事後並未察覺,當錯事產生的後果顯露出來後,再去努力修正。一旦修正產生了效果,就覺得是有價值的,是出色的。人類就是這樣不厭其煩地反復做著這種事情。宛如自己將屋頂的瓦踩碎,然後擔心房子漏雨、頂棚腐爛,於是趕緊進行修繕,最後自鳴得意幹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科學家也是如此。

一個人為了成名,夜以繼日地拼命讀書學習,結果成了近視眼。問他為什麼學習,回答是為了成名以後發明一種好的眼鏡。學習過度患了近視眼,最後為自己發明了眼鏡而自鳴得意。我認為這就是科學家的實際情況了。

自然農作法有自己的理論,它在任何時候都經得起來自科學的檢驗。不僅如此,自然農作法還具有一種哲學,它能從根本上批判科學和指導科學。因此,我斷言它在任何時侯都是領先于科學農作法的。

儘管人類在千方百計地模仿自然,儘管人類自以為已開發出了超越自然的東西。但是從根本上講,人類不可能造出超自然的東西,不可能生產出優於野生的蔬菜。

用人工的方法生產出的蔬菜,吃起來不僅味道不好,而且對人體有害。這種東西雖然能滿足人們一時的欲望,可是它能削弱人的身體,最終使人無法擺脫它。甚至為此要和藥物一起吃才行。生產這種蔬菜的結果,只是苦了農民,苦了消費者。

從長遠的觀點看,生產這種脫離“身土不二”原則的不自然的食品只不過是一場悲劇而已。研究人員和技術人員對這一悲劇的發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西方哲学基础上的现代农业特点与结果

現代的農業則是建立在西方哲學(使人與環境之間產生對立的西方哲學)的思想基礎之上。所以,今天,我們便會為了人類自身的目的而任意開發自然、破壞自然。農業,在人的欲望的支配下,已經墮落為產業、商業——使我們成為石油與金錢奴隸的產業、商業的過程的一部分。

北美肥沃的土壤變成了顆粒無收的土地,僅僅用了200年。八十年以前,埃塞俄比亞的80%的國土還被綠林覆蓋。可是今天,埃塞俄比亞的綠色地帶僅占其國土的3%。索馬里已變成了半沙漠。印度在過去的45年之間,喪失了綠色,而尼泊爾則是在過去的17年之間。最近,恒河洪水氾濫,為印度帶來了糧食危機。看到這所有的一切,使我不能不意識到:近代農業和每個個人的生活最終都是與地球本身的命運相關的。

認為人類是靠澱粉、脂肪和蛋白質生存的;植物是靠氮肥、磷肥鉀肥和水生成發育的。這種把人類生存、植物生長都建立在單純的科學知識基礎之上的想法,是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

因此,作為一名科學家,無論他怎樣研究,也做不到全面、徹底地瞭解自然;無論研究到什麼程度,最多也只能認識到自然是一個完美的整體。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人們會認識到,大自然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世界。因此,那種認為人類能模仿自然、能生產出超自然的東西的想法,簡直是荒唐之極,它製造出的是人類的悲劇。我認為人類只不過是在為了探求上帝的愛和自然的偉大而艱苦奮鬥著。所以,農民在勞動的時候,只要仕奉自然就可以了。“農業”即“聖業”。因為農業是仕奉在上帝的身邊、是為上帝服務的,所以,從這一意義上講農業有聖業的意思。當人們忘記了自已是在上帝的身邊,搞什麼現代化農業、企業化農業,想從中賺錢時,說明他們已經忘卻了農業的原理,落為商人。

自然农法实例

這塊地已有35年沒有耕過了。而且,我既沒有施用過化肥,也沒有噴撒過防治病蟲害的藥劑。

我在不耕地、不除草、不使用農藥和化肥的情況下,每年在這塊農田裏連續種植水稻和麥子。

然而,為提出這一簡單的方法,我竟花費了40年的時間。“不戰而勝”的農作法是最簡單的方法,但又是最難的方法。也可以說是要求最嚴格的方法。

规划

第一是不耕田(不進行耕耘和中耕)。

人類不有意識地用機械耕耘它,在植物的根、微生物以及地裏的動物的作用下,它也會受到生物性和化學性的耕耘,而且後者的效果更好。

第二是不施肥。

在自然的土壤上,動植物的生活環境越活躍,土壤本身就越肥沃。

第三是不使用農藥的原則。

大自然經常是保持完全平衡的,不會發生需要人類非使用農藥不可的病蟲害,最明智的做法是努力培植健壯的農作物。

第四是不除草。

草為自身的繁衍而生長。雜草之所以也生長,說明它在自然中發揮著某種作用。另外,同一種草不會永久地佔據同一塊土地,到時必將發生交替。

作為一項原則,應該是草的問題由草自身解決,至少不要人為地使用機械或農藥進行殲滅戰,要採取以草制草、用綠肥等控制的方法。

自然農作法的四項原則,不是源于“人智”,“人為”的原則,它是發揮自然的力量,遵循自然的規律。

产品销售的消费者教育

日本:一個橘子從採摘前後到運往城市、擺在櫃檯上,最後進入消費者嘴裏,已經被使用了五六種藥物。這—切完全是由於消費者想買外觀漂亮一點兒的、乾淨一點兒的、大—點兒的這種消費心理造成的。

对消费者进行食物的品质教育。

原則上還應該是就近生產,就近銷售。

实践步骤与方法

水稻与小麦种植

方法1

簡單說來,在方法上,只是在水稻還生長在地裏的時候,就把麥種從稻子的頭上播撒下去,水稻收割以後,再把稻草鋪撒在田裏。

水稻的種植也採用了同樣的方法。麥子計畫在5月20日前後收割,在收割前的兩個星期左右,將稻種從麥子頭上播撒下去。小麥收割後,再把整根的麥秸直接鋪撒在地裏。

可見,種植水稻和種植小麥採用的是完全相同的方法。我認為這就是自然農作法的一個特點。

方法2

然而,還有一種更為簡單的方法。仔細觀察就會看出,旁邊的那塊稻田裏已經播下了稻種。

在播種小麥時,將稻種同時播下。也就是說;在1月到來之前,小麥和水稻的播種工作都已經結束了。

另外,細心的人或許已注意到了,這塊地裏還長著三葉草。它是於10月上旬在小麥播種之前,在即將收割的稻子中間播種的。

時間順序如下。在這塊農田裏10月上旬在水稻中間播種三葉草(旱稻中播種苜蓿),10月中旬播種小麥,10月下旬收割水稻,11月下旬播種水稻,再將整根的稻草直接鋪撒在田裏。您所見到的小麥,就是這樣種植出來的。

僅僅用一兩個人,就完成了稻子和小麥的種植。恐怕不會再有比此更為簡單的方法了。

方法2的详细说明

*種植水稻和小麥的方法*

麥田中還有一種重要的情況。請看,從撒在土裏的粘土團子中,已長出了兩三釐米長的稻苗。

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時因為我採用了水稻和小麥的混種。混種的方法可以簡要地歸納如下。

秋季,大約在10月份上旬左右,當稻子還在地裏生長的時候,就將三葉草的種子從稻子的上面播撒下去,播種量為每10公畝500克左右。10月中旬,再播撒麥種(日本早熟品種“日之出”的種子6-10千克)。在一般情況下,如果是在收割稻子的兩周前播下麥種,到了割稻子的時候,三葉草和麥子若長至兩三釐米以上,就屬正常。這樣,在割稻的同時也踏踩了麥苗。稻子脫粒後,再把整根的稻草撒在農田裏。

在此前後,最好是在11月中旬以後,再把稻種(6-10克)製成粘土團子播撒在田裏。

之後,再將幹雞糞按每公畝20-40千克的量撒在地裏,整個播種工作就結束了。

5月割麥的時候,雖然會踩傷稻苗,但很快就會恢復。割麥和脫粒之後,再把整根的麥秸撒到田裏。當三葉草長勢迅猛,稻苗受到影響時,要連續四五天或一周將田中灌滿水,抑制三葉草的生長。

6-7月要少澆水,8月以後時常澆些過田水,不要使水在田中停留(每次一周即可)。之後,就可以等候秋季的收穫了。

這就是小麥和水稻混種的一個週期。

在水的管理上,我省去了稻作中一半的勞動。即:在水稻生長的前半段時間裏,將稻田作為旱田管理,在6月和7月裏不灌水,到了8月才少量地讓田裏留些水。

總之,理想的稻作只需要在培育稻子的過程中,不要使其過早地粗壯,儘量採取壓制的方法,限制其生長。即,1月前播種,長時間不施肥,不澆水,耐心地等待著它緩慢地生長。

粘土团子播种的方法

之所以把種子製成粘土團子,這是由於如果在11月之前將稻種直接播在田裏,會被田鼠和鳥類吃掉,或出現種子自身腐爛的情況。粘土團子的製作方法是,把稻種拌在粘土中,澆水攪拌,過篩,再進行半天乾燥即可。另外,先將稻種浸濕,然後再往上撒粘土的粉,反復搖動翻滾,也可製成粘土團子。粘土團子的直徑為1釐米左右。

人力与劳动量计算

播種用1-2小時,鋪撒稻草和麥秸用2-3小時,除收割所用的勞力外,所有的勞動加在一起,種麥用1個人,種水稻用2-3個人即可。大概不會有比此更簡單的種植方法了。

我從技術的角度出發,以前一直將這種方法稱為“小麥水稻不耕地連續直播法”,我認為也可以稱為“種植綠肥稻麥混播栽培”。

提出方法花费的时间

然而,為提出這一簡單的方法,我竟花費了40年的時間。“不戰而勝”的農作法是最簡單的方法,但又是最難的方法。也可以說是要求最嚴格的方法。

杂草处理说明

我終於找到了解決雜草的問題的幾個要點,即:

(1)最初使我感到意外的是,土地不耕以後,雜草的種類下降了,沒有幾年時間,雜草、特別的稗子等減少了。

(2)在耕種方法上,採取了在兩茬作物間不留時間空隙的做法,即在前一作物生長期間播撒後一作物的種子,前一作物收割時後一作物已生長發育。冬季的雜草發芽在稻收之後,因此要使小麥的生長快於冬季的雜草。夏季的雜草在麥收之後長勢旺盛,因此也要使水稻在此之前生長起來。

(3)用小麥和水稻的秸稈將收割後的農田全部覆蓋起來,抑制雜草的發芽。

(4)在作物的根部播種綠肥(三葉草或苜蓿),破壞雜草的種子。

這就是我分三個階段解決雜草問題的方法。

总结
不耕,过几年,杂草自然减少。 在作物之间不留时间间隙。 覆盖农田。播种三叶草和苜蓿作为绿肥。

在綠肥田中,鋪上青草和雞糞,再澆上水,就會產生酸酵現象,使幼草乾枯,很快地抑制住夏季雜草的生長。這是一種可取代化學除草劑的自然的化學除草方法。

在冬季不耕作的北方,如果秋季播下三葉草,第二年春季就能長到二三十釐米高。要是在這種三葉草中播撒下稻種。再澆上水,三葉草將發生腐爛。稻種會在腐爛的三葉草中發芽,在種植水稻上,恐怕沒有比此更簡單的方法了。

土壤变化与补充说明

稻草非常適宜小麥,同時,水稻也非使用麥秸不可。對此,人們還沒有充分理解。總之,要將整根的稻草或麥秸不規則地撒在地裏,而且要把上一茬的秸稈全部還田。

在日本,唯有我的5反農田,最早實行不耕,並持續了30年之久。

30年間,土壤發生了什麼變化呢?這快地的土壤與普通機械耕過的土壤相比,土層加厚了,變成了含有大量腐植的黑色土壤。地力非但沒有降低,反而在不斷地加強。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由於將土裏栽培的植物全部返還了土地。把稻草、麥秸以及稻殼等全部還給了土壤。從土地中取走的只有米粒和麥粒。長期堅持這一做法,就會使土壤變成肥沃的腐植土壤。

說起來簡單,一旦付諸實踐是需要勇氣的。不知是什麼原因,人們總是受到傳統農作法的束縛,做起來總不能完全按照我的方法行事。如果您想真正掌握播種以及鋪撒稻草和麥秸的方法並完全理解它,那我大概得用一整天的時間對您進行講解。

然而,當你為此而採用淺播時,莊稼又會出現倒伏;深播,種子又會發生腐爛。在此問題上,我曾多次失敗過。最後,我找到了解決的方法:深播不蓋土。我以前採取的方法是,在地裏挖坑,或者使用播種機挖三角型的溝,把種子投入其中,上面不蓋土,只鋪撒稻草或麥秸。

最近,為了方便,我已不使用播種機了,而是將種子做成粘土團子撒在地裏。

所以說,鋪撒稻草和麥秸除培養地力以外有促進發芽的作用。

應作為結論提出的是,只要把種子播到田裏,把稻草和麥秸鋪撒到田裏,其他問題幾乎都可以迎刃而解。

沒有必要造什麼堆肥,我並不是說不要堆肥,但我認為沒有必要去費力地造堆肥。因為只要在春季和秋季將稻草和麥秸撒在地裏,在當年的秋季或第二年的春季之前,它們在地裏就自然地變成了堆肥。

它證實了,如果採用不耕田、小麥和水稻都同時混播、不使用化肥和農藥的自然農作法,並按照自然型的稻怍方式進行單粒播種,便可實現科學農作法無法達到的高產。

果树与果园

树不可以修剪

如果人用剪刀將其剛生長出的新芽剪掉,哪怕是只剪掉1釐米,那麼這棵樹就會變成一顆不自然的樹,而且絕對不可能再挽回。

本來,樹枝和樹葉是按照葉序有規律地生長,平等地接受日光的照射,樹枝發揮著樹枝的作用,樹葉發揮著樹葉的作用。但是,由於人類的插手,將其新芽剪掉了1釐米,樹枝的生長便出現了混亂,有的相互交錯,有的上下重疊,有的相互擠靠。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出現了枯萎,有的則發生了病蟲害。這同庭院種植的松樹一樣,園丁稍加修剪後,松枝就會彎曲,第二年如果不剪,馬上就會出現枯枝。

果园营造过程

上面是洋槐,中間是柑橘,底下是紫花苜蓿和三葉草,這是一種最佳的組合。

用種草的方法對果園進行土壤管理,是最好的方法。它是最省力的肥沃土壤的方法。

不剪枝、不施肥、不使用農藥

如果做到常綠果樹與落葉果樹混栽,在樹下種植綠肥和野生化的蔬菜,害虫就會因天敵的存在而消失。

像杉樹那樣,從根部往上只有一根直樹幹的,就是主幹型,也是自然型。只有按照與生俱來的、未加任何修飾的樣子,按照自身規律健全地生長,才能成為自然型。不剪枝的做法最適宜這種自然型的樹,發生蟲害的情況也很少。

新的果田是怎樣營造起來的呢?我沒有對採伐過灌木和松樹的現場進行清理,只是在山坡上挖了栽種苗木的樹坑,栽上了柑橘樹苗。幾年後從被砍伐的灌木根部長出了新的灌木,柑橘樹苗被灌木遮在了下面。我按照山林植樹中慣用的方法,不斷地把柑橘樹苗下的灌木割掉。在這一過程中,灌木逐漸減少了,芒草、白茅,蕨菜等繁茂起來。從這時起,我又播種了三葉草等,培植綠肥。

六七年後終於結果了。於是我把柑橘樹背後的土削去,搞成階梯形狀。現在,我的果園同普通的果園無任何差別。

當然,我一直把全年不耕地、不施化肥、不剪枝、不消毒作為原則。

從不剪枝、不施肥、不使用農藥的前提條件是什麼呢?是必須將樹型培育成自然型,否則是做不到的。果樹與一年生的草不一樣。草類植物,今年停止噴撒藥劑,明年即使放任不管,也能防止病蟲害的發生,但多年生的果樹卻不行。

果园土壤

最初,我進行了種植三葉草的實驗。種植三葉草以後,在地表面形成了三四十釐米的黑土,但是不能對深層的土壤進行改良。挖深溝埋草木也未獲成功。

我開始尋找一種省力的辦法,於是我想到了植樹。植樹的辦法雖好,但伐樹卻十分麻煩。探索中,我又找到了一種更為簡便的方法,這就是種紫花苜蓿。

種下一兩個月的紫花苜蓿就能深深紮根,根可紮到一兩米深,有利於土壤改良。

紫花苜蓿和三葉草混播,用種草的方法對果園進行土壤管理,是最好的方法。它是最省力的肥沃土壤的方法。經過努力我終於找到了這種效率高而且省力的方法。

森島洋槐也具有防風、防蟲的作用。上面是洋槐,中間是柑橘,底下是紫花苜蓿和三葉草,這是一種最佳的組合。

肥料少施一些也可以,中耕鋤草則完全沒有必要。播種一次三葉草,7~8年間不會長雜草。當三葉顯出弱勢,雜草再度出現時,要把新的三葉草種子和蔬菜種子混在一起重新播種一次。結果,在用自然農作法管理的果樹園內,挺立著一棵棵爬滿葡萄蔓的‘肥料樹”(洋槐),果樹下,在綠肥和雜草中野生化的蔬菜長勢茂盛,雞在其中穿梭遊蕩,變成了真正的立體園林。

以上是实践内容浓缩,以下是原文摘录

信念 (心法)

我一直在追求著“什麼也不做(無為自然)”的農業方式,不耕作、不施肥、不用化學物質的自然的農業方式。

我以為,農業是為侍奉神,接近神而存在的,它的本質也就在此。之所以這樣講,是因為神便是自然,而自然就是神。

現代的農業則是建立在西方哲學(使人與環境之間產生對立的西方哲學)的思想基礎之上。所以,今天,我們便會為了人類自身的目的而任意開發自然、破壞自然。農業,在人的欲望的支配下,已經墮落為產業、商業——使我們成為石油與金錢奴隸的產業、商業的過程的一部分。

北美肥沃的土壤變成了顆粒無收的土地,僅僅用了200年。八十年以前,埃塞俄比亞的80%的國土還被綠林覆蓋。可是今天,埃塞俄比亞的綠色地帶僅占其國土的3%。索馬里已變成了半沙漠。印度在過去的45年之間,喪失了綠色,而尼泊爾則是在過去的17年之間。最近,恒河洪水氾濫,為印度帶來了糧食危機。看到這所有的一切,使我不能不意識到:近代農業和每個個人的生活最終都是與地球本身的命運相關的。

在“力爭什麼也不做”的指導思想下,我一直從事的研究是:把一切絕對需要做的以外的事情全部省略掉。為此,我把管理方面的工作也減少了。

最初懂得了无的道理 (心法)

在朦朧裏,我無意中看到了港口天明的過程。晨風從山下吹來,頓時,晨霧消散。這時正逢一隻鷺飛來,發出一聲尖叫後又遠飛而去,留下一陣拍打翅膀的啪噠啪噠的聲音。

就在這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心中混混朦朦的迷霧一下子被吹散了,原來的認識和看法消逝了,信念的根基和精神的支柱也不存在了。

當時,我似乎只懂得了一個道理。

我脫口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原來這個世上什麼也不存在。”我仿佛懂得了什麼是“無”。

以前一直以為存在而抓住不放的東西,一瞬間消失了。現實中什麼也不存在。以前自己只不過固守了一個虛構的觀念。

我歡喜若狂,心情愉快,一瞬間,仿佛獲得了新生。

世上的一切都是無價值、無意義的。人做的事情都是無用的。一切都將歸於無,化為烏有。只有這個“無”才是廣闊無邊的。

遺憾的是,這種認識被一般人視為瘋子的夢話,產生不了共鳴,得不到認可。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深深地感到,這種一切無用論的思想對社會非常有用,特別是在社會迅速倒退的今天,宣傳這一無用論的思想是極為重要的。實際上,我正是抱著遊說全國的想法才外出流浪的。

我則與之相反。我要逐一地否定普遍應用的農業技術。如果能將現有技術逐一削減,弄清人應該做的事究竟有多少,農民將變得很輕鬆。我要實現的目標是“樂農”、“惰農”。

結果,我真得出了田無需耕的結論。而且,既不需要施農家肥也不需要施化肥,更不需要噴灑農藥。

人們之所以認為需要耕田、施肥和撒藥,認為它有價值,並覺得那樣做有成效,其根本原因是由於人類最初做了不該做的事。也就是說,他們事先創造了可使上述勞動產生價值和成效的條件。

這同人類需要醫藥的道理是一樣的。人類之所以有這種需要,正是由於人類自身造成了可使人患病的環境。健康的人不需要醫學和醫生。

只要採用一種在不施肥和不耕地的條件下也可以使土壤肥沃的正確的種植方法,那麼上述需要也就不存在了。這種方法正是我多年來一直求索的農作法。

經過30年的努力,我終於研究出完全依靠自然本身種植水稻和小麥的方法。而且,同一般的依靠科學的種植方法相比較,產量也毫不遜色。

這件事本身就是*對人類智慧的否定*。我的努力已經完全證實了這一點。世間萬事,道理相通。因此,它也適用於其他一切事物。

自然

*一般而言,誰都認為自然是好的。但是,人們並不知道什麼是自然,不十分瞭解將自然變為不自然的最初的原因。*

舉樹為例,如果人用剪刀將其剛生長出的新芽剪掉,哪怕是只剪掉1釐米,那麼這棵樹就會變成一顆不自然的樹,而且絕對不可能再挽回。

當人類向自然施以點滴的智慧、用剪子輕輕剪一下、使用一項微小的技術時,自然都會在這一瞬間出現紊亂。一棵新芽的修剪將導致整棵樹出現紊亂,產生無法挽回的後果。

樹發生紊亂後,如果我們放任不管,那棵樹就會在最初的自然秩序被打亂和失衡的情況下生長,必然出現樹枝間無規律地交錯生長。

本來,樹枝和樹葉是按照葉序有規律地生長,平等地接受日光的照射,樹枝發揮著樹枝的作用,樹葉發揮著樹葉的作用。但是,由於人類的插手,將其新芽剪掉了1釐米,樹枝的生長便出現了混亂,有的相互交錯,有的上下重疊,有的相互擠靠。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出現了枯萎,有的則發生了病蟲害。這同庭院種植的松樹一樣,園丁稍加修剪後,松枝就會彎曲,第二年如果不剪,馬上就會出現枯枝。

總之,人類是在用自己的智慧和行為做錯事。做了錯事後並未察覺,當錯事產生的後果顯露出來後,再去努力修正。一旦修正產生了效果,就覺得是有價值的,是出色的。人類就是這樣不厭其煩地反復做著這種事情。宛如自己將屋頂的瓦踩碎,然後擔心房子漏雨、頂棚腐爛,於是趕緊進行修繕,最後自鳴得意幹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科學家也是如此。

一個人為了成名,夜以繼日地拼命讀書學習,結果成了近視眼。問他為什麼學習,回答是為了成名以後發明一種好的眼鏡。學習過度患了近視眼,最後為自己發明了眼鏡而自鳴得意。我認為這就是科學家的實際情況了。

如果再講具體一點,石原先生曾講過這樣一段話:人類為自己研製出火箭、飛上月球而感動自豪和高興。但是,當問及火箭的用途時,回答是由於發射火箭的燃料不足,去月球上取鈾。取回鈾以後再發射火箭。另外,原子堆的火和燃燒鈾產生的廢棄物——死灰,因為地球上無存放的場所,所以需要用混凝土包好後,用火箭把它發射到宇宙。這和上述眼鏡的故事如出一轍。

自然農作法有自己的理論,它在任何時候都經得起來自科學的檢驗。不僅如此,自然農作法還具有一種哲學,它能從根本上批判科學和指導科學。因此,我斷言它在任何時侯都是領先于科學農作法的。

儘管人類在千方百計地模仿自然,儘管人類自以為已開發出了超越自然的東西。但是從根本上講,人類不可能造出超自然的東西,不可能生產出優於野生的蔬菜。

用人工的方法生產出的蔬菜,吃起來不僅味道不好,而且對人體有害。這種東西雖然能滿足人們一時的欲望,可是它能削弱人的身體,最終使人無法擺脫它。甚至為此要和藥物一起吃才行。生產這種蔬菜的結果,只是苦了農民,苦了消費者。

** 從長遠的觀點看,生產這種脫離“身土不二”原則的不自然的食品只不過是一場悲劇而已。研究人員和技術人員對這一悲劇的發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遵從和侍奉自然*

根本問題在於,技術人員在成為技術人員之前,首先應該是位哲學家。首先要搞清楚人類的目標是什麼,人類應該做些什麼。醫生也是一樣,只有首先搞清楚人是靠什麼而生存的,才能確定醫療方針。那種認為人是靠調配營養、靠維生素而生存的想法,是一個錯覺。我認為,基督教所說的“人不只是靠麵包而生存的”,就是在說明人不是肉體動物而是精神動物這樣一個簡單的道理。這句話同時還包含著更大、更深遠的意義。我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是,人類不是靠食品而生存的。簡單地說,人類即使拋棄食品之類的想法也投有關係。人類根本不瞭解什麼是食品。我認為不瞭解也沒有多大關係,重要的是,要正視人是生在地上、長在地上的這一現實。

認為人類是靠澱粉、脂肪和蛋白質生存的;植物是靠氮肥、磷肥鉀肥和水生成發育的。這種把人類生存、植物生長都建立在單純的科學知識基礎之上的想法,是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

因此,作為一名科學家,無論他怎樣研究,也做不到全面、徹底地瞭解自然;無論研究到什麼程度,最多也只能認識到自然是一個完美的整體。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人們會認識到,大自然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世界。因此,那種認為人類能模仿自然、能生產出超自然的東西的想法,簡直是荒唐之極,它製造出的是人類的悲劇。我認為人類只不過是在為了探求上帝的愛和自然的偉大而艱苦奮鬥著。所以,農民在勞動的時候,只要仕奉自然就可以了。“農業”即“聖業”。因為農業是仕奉在上帝的身邊、是為上帝服務的,所以,從這一意義上講農業有聖業的意思。當人們忘記了自已是在上帝的身邊,搞什麼現代化農業、企業化農業,想從中賺錢時,說明他們已經忘卻了農業的原理,落為商人。

种植效果 (规划)

我當了近40年的農民。請看一看我種的農田。

事實上,這塊地已有35年沒有耕過了。而且,我既沒有施用過化肥,也沒有噴撒過防治病蟲害的藥劑。

我在不耕地、不除草、不使用農藥和化肥的情況下,每年在這塊農田裏連續種植水稻和麥子。

水稻和小麦的种植方法 (实践)

簡單說來,這塊地裏既沒有使用農機具,也沒有施用農藥和化肥。在方法上,只是在水稻還生長在地裏的時候,就把麥種從稻子的頭上播撒下去,水稻收割以後,再把稻草鋪撒在田裏。

水稻的種植也採用了同樣的方法。麥子計畫在5月20日前後收割,在收割前的兩個星期左右,將稻種從麥子頭上播撒下去。小麥收割後,再把整根的麥秸直接鋪撒在地裏。

可見,種植水稻和種植小麥採用的是完全相同的方法。我認為這就是自然農作法的一個特點。然而,還有一種更為簡單的方法。仔細觀察就會看出,旁邊的那塊稻田裏已經播下了稻種。

在播種小麥時,將稻種同時播下。也就是說;在1月到來之前,小麥和水稻的播種工作都已經結束了。

另外,細心的人或許已注意到了,這塊地裏還長著三葉草。它是於10月上旬在小麥播種之前,在即將收割的稻子中間播種的。

時間順序如下。在這塊農田裏10月上旬在水稻中間播種三葉草(旱稻中播種苜蓿),10月中旬播種小麥,10月下旬收割水稻,11月下旬播種水稻,再將整根的稻草直接鋪撒在田裏。您所見到的小麥,就是這樣種植出來的。

僅僅用一兩個人,就完成了稻子和小麥的種植。恐怕不會再有比此更為簡單的方法了。

*種植水稻和小麥的方法*

麥田中還有一種重要的情況。請看,從撒在土裏的粘土團子中,已長出了兩三釐米長的稻苗。

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時因為我採用了水稻和小麥的混種。混種的方法可以簡要地歸納如下。

秋季,大約在10月份上旬左右,當稻子還在地裏生長的時候,就將三葉草的種子從稻子的上面播撒下去,播種量為每10公畝500克左右。10月中旬,再播撒麥種(日本早熟品種“日之出”的種子6-10千克)。在一般情況下,如果是在收割稻子的兩周前播下麥種,到了割稻子的時候,三葉草和麥子若長至兩三釐米以上,就屬正常。這樣,在割稻的同時也踏踩了麥苗。稻子脫粒後,再把整根的稻草撒在農田裏。

在此前後,最好是在11月中旬以後,再把稻種(6-10克)製成粘土團子播撒在田裏。

之後,再將幹雞糞按每公畝20-40千克的量撒在地裏,整個播種工作就結束了。

之所以把種子製成粘土團子,這是由於如果在11月之前將稻種直接播在田裏,會被田鼠和鳥類吃掉,或出現種子自身腐爛的情況。粘土團子的製作方法是,把稻種拌在粘土中,澆水攪拌,過篩,再進行半天乾燥即可。另外,先將稻種浸濕,然後再往上撒粘土的粉,反復搖動翻滾,也可製成粘土團子。粘土團子的直徑為1釐米左右。

5月割麥的時候,雖然會踩傷稻苗,但很快就會恢復。割麥和脫粒之後,再把整根的麥秸撒到田裏。當三葉草長勢迅猛,稻苗受到影響時,要連續四五天或一周將田中灌滿水,抑制三葉草的生長。

6-7月要少澆水,8月以後時常澆些過田水,不要使水在田中停留(每次一周即可)。之後,就可以等候秋季的收穫了。

這就是小麥和水稻混種的一個週期。

播種用1-2小時,鋪撒稻草和麥秸用2-3小時,除收割所用的勞力外,所有的勞動加在一起,種麥用1個人,種水稻用2-3個人即可。大概不會有比此更簡單的種植方法了。

我從技術的角度出發,以前一直將這種方法稱為“小麥水稻不耕地連續直播法”,我認為也可以稱為“種植綠肥稻麥混播栽培”。

然而,為提出這一簡單的方法,我竟花費了40年的時間。“不戰而勝”的農作法是最簡單的方法,但又是最難的方法。也可以說是要求最嚴格的方法。

稻草非常適宜小麥,同時,水稻也非使用麥秸不可。對此,人們還沒有充分理解。總之,要將整根的稻草或麥秸不規則地撒在地裏,而且要把上一茬的秸稈全部還田。

在日本,唯有我的5反農田,最早實行不耕,並持續了30年之久。

30年間,土壤發生了什麼變化呢?這快地的土壤與普通機械耕過的土壤相比,土層加厚了,變成了含有大量腐植的黑色土壤。地力非但沒有降低,反而在不斷地加強。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由於將土裏栽培的植物全部返還了土地。把稻草、麥秸以及稻殼等全部還給了土壤。從土地中取走的只有米粒和麥粒。長期堅持這一做法,就會使土壤變成肥沃的腐植土壤。

說起來簡單,一旦付諸實踐是需要勇氣的。不知是什麼原因,人們總是受到傳統農作法的束縛,做起來總不能完全按照我的方法行事。如果您想真正掌握播種以及鋪撒稻草和麥秸的方法並完全理解它,那我大概得用一整天的時間對您進行講解。

然而,當你為此而採用淺播時,莊稼又會出現倒伏;深播,種子又會發生腐爛。在此問題上,我曾多次失敗過。最後,我找到了解決的方法:深播不蓋土。我以前採取的方法是,在地裏挖坑,或者使用播種機挖三角型的溝,把種子投入其中,上面不蓋土,只鋪撒稻草或麥秸。

最近,為了方便,我已不使用播種機了,而是將種子做成粘土團子撒在地裏。

所以說,鋪撒稻草和麥秸除培養地力以外有促進發芽的作用。

應作為結論提出的是,只要把種子播到田裏,把稻草和麥秸鋪撒到田裏,其他問題幾乎都可以迎刃而解。

沒有必要造什麼堆肥,我並不是說不要堆肥,但我認為沒有必要去費力地造堆肥。因為只要在春季和秋季將稻草和麥秸撒在地裏,在當年的秋季或第二年的春季之前,它們在地裏就自然地變成了堆肥。

在水的管理上,我省去了稻作中一半的勞動。即:在水稻生長的前半段時間裏,將稻田作為旱田管理,在6月和7月裏不灌水,到了8月才少量地讓田裏留些水。

總之,理想的稻作只需要在培育稻子的過程中,不要使其過早地粗壯,儘量採取壓制的方法,限制其生長。即,1月前播種,長時間不施肥,不澆水,耐心地等待著它緩慢地生長。

它證實了,如果採用不耕田、小麥和水稻都同時混播、不使用化肥和農藥的自然農作法,並按照自然型的稻怍方式進行單粒播種,便可實現科學農作法無法達到的高產。

同样产量或更高却没有普及

這種極普通的農業技術,完全否定了依靠科學技術的農作法。徹底捨棄了人類智慧的產物——科學知識。由於這種栽培方法完全不使用人類認為有用的農機具、肥料和農藥等,因此,說它已從正面否定了人類的智慧和人類的行為,也並非言過其實。至少,擺在大家面前的實踐結果已證實,沒有人類的智慧和人類的行為也可獲得同樣的產量,甚至可獲得更高的產量。

通過各地試驗農場的試驗,按照此種農作法種出的大米,產量高於插秧的方法,小麥的產量也不低於高壟種植的方法。目前,根據各方面提供的材料看,都不能否定其可行性。

那麼,這種已經被事實充分證明的自然農作法,為什麼不能普及呢?

原因在於,在當今的社會裏,一切事物都在向著專門化和高層次化發展。為此,對從整體上去把握某一問題帶來了困難。

果树修剪 (实践)

在那裏,我想通過當農民,種植柑橘,生產大米,以實物來證明自己的“人可以什麼也不懂”的想法。通過這一實踐,與其說我想證實自己的“一切無用論”的正確,毋寧說我想使之變成有形的東西。用有形的東西證實人非萬事皆知、物非皆有價值。對此我充滿了信心。為此我毫不猶豫地開始了我的自然農作法的實踐。那是1938年。

但是,我進山后從父親手裏接下的是已經剪過枝條、形狀修整得像酒杯一樣的柑橘樹。到我手裏後,我採用完全放任的方法讓其自然生長。結果,枝條雜亂,樹葉生蟲,瀕臨枯萎。回想起來,當時接下的要是生長茂盛而又未加修剪的橘樹就好了。

以我之見,作物是自然生長出來的,不應是人力種植的結果。放手不管讓其自然生長,肯定能結出果實。我正是受到這種信念的驅使才做出了上述的舉動。導致最終失敗的原因是,在橘樹生長過程中突然改變了管理方法。結果,那只不過是一種單純的“放任”,並不是“自然”的本身。

那是在戰爭結束前我在山裏進行自然農作法實踐的時候,當時我採取了不修剪枝條讓其任意生長的方法。最初,我把“放任”和“自然”混淆了。結果,枝條生長雜亂,並發生了病蟲害,糟蹋了70公畝柑橘。從那時起,我一直思索著這樣一個問題:什麼是自然型的柑橘樹。經過長時間的摸索,我找到了這種樹形。按照這種自然型培育出的柑橘樹,無需預防病蟲害,無需施農藥,也無需進行剪枝。只要懂得了自然,也就不需要所謂的人類智慧了。

*一般而言,誰都認為自然是好的。但是,人們並不知道什麼是自然,不十分瞭解將自然變為不自然的最初的原因。*

舉樹為例,如果人用剪刀將其剛生長出的新芽剪掉,哪怕是只剪掉1釐米,那麼這棵樹就會變成一顆不自然的樹,而且絕對不可能再挽回。

當人類向自然施以點滴的智慧、用剪子輕輕剪一下、使用一項微小的技術時,自然都會在這一瞬間出現紊亂。一棵新芽的修剪將導致整棵樹出現紊亂,產生無法挽回的後果。

樹發生紊亂後,如果我們放任不管,那棵樹就會在最初的自然秩序被打亂和失衡的情況下生長,必然出現樹枝間無規律地交錯生長。

本來,樹枝和樹葉是按照葉序有規律地生長,平等地接受日光的照射,樹枝發揮著樹枝的作用,樹葉發揮著樹葉的作用。但是,由於人類的插手,將其新芽剪掉了1釐米,樹枝的生長便出現了混亂,有的相互交錯,有的上下重疊,有的相互擠靠。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出現了枯萎,有的則發生了病蟲害。這同庭院種植的松樹一樣,園丁稍加修剪後,松枝就會彎曲,第二年如果不剪,馬上就會出現枯枝。

總之,人類是在用自己的智慧和行為做錯事。做了錯事後並未察覺,當錯事產生的後果顯露出來後,再去努力修正。一旦修正產生了效果,就覺得是有價值的,是出色的。人類就是這樣不厭其煩地反復做著這種事情。宛如自己將屋頂的瓦踩碎,然後擔心房子漏雨、頂棚腐爛,於是趕緊進行修繕,最後自鳴得意幹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科學家也是如此。

孩子的教育

*對孩子的教育也是同樣。我最初也在這方面有過失敗。將放任和自然混同了,在很多情況下把放任誤以為是自然。*

也可以說,因為把孩子置於放任狀態,所以才需要教育。如果把孩子置於自然狀態,也就無需教育了。

例如教孩子音樂,就是不自然和不必要的。孩子的耳朵是完全可以捕捉到音樂的。他們聽到的潺潺的流水聲、水車的轉動聲,甚至包括森林中樹葉的搖動聲都是音樂,而且是真正的音樂。

但是,音樂的教育卻灌入了各種雜音,使孩子們的耳朵產生了混亂。也就是說,把孩子引上不正確的道路,破壞了孩子純真的音感。這樣就出現了不自然的狀態、即所謂放任狀態。在這種不自然的狀態下放任下去的話,孩子們即使聽到了鳥的鳴叫和風聲,頭腦裏再也不會有歌曲的感覺了。

正是因為先造就了這樣一種頭腦,所以在這以後就必須拼命向他們灌輸音節啦、音符等,教他們如果唱歌、聽音樂和作曲。

不耕的自然农作法是先进的

一千年前的農作法是不耕田的,到了三四百年前的德川時代,傳入需耕田的淺耕農作法。後來又傳入西洋農作法,變成了深耕的農作法。儘管農作法經歷了這樣一個演變過程,但我也敢斷言:下一個時代的農作法,將會從淺耕回歸到不耕。

在一般人看來,完全不耕田,似乎是回到了一千年以前的原始的農作法。但是,我創造的那種在不耕田的條件下連續直播小麥和水稻的種植方法,近年來卻受到各縣的試驗農場與大學的關注和研究。實踐證明,這是一種最現代的省力的農作法。這樣說來,似乎我的農作法否定了現代科學,是與現代科學背道而馳的,但實際上應該說,我的農作法是現代農作法中最先進的。

雖然說這種自然農作法是完全否定科學的,是非科學的,但有的大學教師來此進行詳細調查後卻十分震驚,認為這是最科學的農作法。

我說過,我雖然是否定科學的,但我提出的自然農作法必須是能經得起科學的挑戰、並能指導科學的農作法。

学者和科技工作者的造作

早在30年前,我的自然農作法就被介紹於世,並受到關注和研究。七八年前它在科技人員中已得到認可,認為它是正確的。雖然得到了認可,但他們要給它穿上衣裳,給它化上妝,使其變成商品。這樣就需要很長的時間了。

所謂衣裳和化妝指的是什麼呢?指的是,在承認自然農作法的基本作法的同時,仍認為在此基礎上再使用些機械更方便,再少量地施用些化肥會增加產量。這樣又使之回到了原來的立場。

來到此地的學者們,當看到這些可以否定科學的農田以後,不是對科學本身產生疑問,然後確認它,相信它,最終去發揮它,而是將它作為反省的材料,作為進一步推行科學農作法的材料。對此,我無比氣憤,無限悲傷。

人類並不瞭解自然

我覺得非如此不能解決問題。這是因為,專業的農學家和科學家自認為已瞭解了自然,或認為自己是站在該立場上的。因此,他們對研究自然充滿信心,確信自然是可以利用的。

然而,我認為從哲學和宗教的角度看,人類是不能瞭解自然的。

我經常對來我這裏幫忙、在我的山中房子裏學習自然農作法的青年們說,誰都能看到青山上的樹,看到柑橘的樹葉,看到水稻,覺得自己瞭解綠色,覺得自己與自然朝夕相處,生活在自然之中。但是,實際上人類並不瞭解自然。而且,懂得“人類並不瞭解自然”這一道理則是接近自然的第一步。當你認為自己已瞭解自然的時候,你已遠遠地脫離了自然。

我還告訴他們,為什麼自然是不可知的呢?*這是因為,我們所瞭解的自然並不是自然本身,而只不過是將自己頭腦中任意解釋的自然誤認為是真正的自然了。*或者只瞭解植物學中的植物,如,只知道這是稻科的水稻,這是柑橘類中的蜜橘,這是松科的松樹等。

局部与整体

我認為,從某一立場看到的事物並不是該事物的全部。如果彼此都未認識到這一點,那麼,話是根本談不到一起的。

各個專業領域的各方面的人彙集一起共同觀察一棵水稻,研究害蟲的學者從害蟲的角度觀察,研究肥料的學者從肥料的角度觀察。在現實的情況下,這樣做也是出於無耐。但這些人彙集在一起共同觀察一種物體,情況將發生變化,它可以從整體上把握物體。現在缺少的正是這一點。

比如,當高知縣試驗農場的人來我的農場調查浮塵子與天敵的關係時,我曾對他講過這樣一段話:

“先生,因為您是研究蜘蛛的,所以您大概在天敵之中只對蜘蛛感興趣。實際上這樣做是不行的。今年雖然蜘蛛大量繁殖,但去年繁殖最多的是土蛙,在此之前還出現過雨蛙。每年的情況都不一樣。”

某年、某個時期是哪一種天敵對害蟲產生了作用,單靠局部的研究是無法把握的。有時是因為蜘蛛的大量繁殖導致了浮塵子的減少,有時則是由於降雨多雨蛙的大量繁殖導致了蜘蛛無法繁殖。或者相反,有時由於不降雨出現乾旱,導致農田無水,使得白背浮塵子和褐色浮塵子未能繁殖。要防止和消除浮塵子的繁殖,與其花費勞力噴撒藥劑,不如不往稻田中放水,晾乾稻田,或不往稻田中澆污水,這種方法或許會產生很好的效果。為此我曾反復進行了實驗。忽視稻田灌水與昆蟲的關係而研究出的防治病蟲害的方法,實際上是無效的。對於浮塵子與蜘蛛的研究應在觀察蜘蛛與青蛙的關係中進行。為此,研究青蛙的教師應該來,研究蜘蛛的教師也應該來。生物教師、研究水和水稻關係的教師也應彙集到這裏。

自然農作法的四大原則 (规划)

四大原則

第一是不耕田(不進行耕耘和中耕)。

農田需要耕耘,這是農耕中的基本。但我卻根據自然農作法大膽地提出了不耕田的原則。這是因為我相信,即使人不去耕耘大地,自然也會去耕耘它,而且地力還會逐年增強。也就是說,即使人類不有意識地用機械耕耘它,在植物的根、微生物以及地裏的動物的作用下,它也會受到生物性和化學性的耕耘,而且後者的效果更好。

第二是不施肥。

如果人類破壞自然,並放任不管,土地會逐年貧瘠。另外,如果人類進行拙劣的耕作,採用掠奪性農作法,土地也會變得貧瘠,成為需要肥料的土壤。

在自然的土壤上,動植物的生活環境越活躍,土壤本身就越肥沃。因此,我放棄了種植農作物需要肥料的原則,提出了種植農作物靠土地本身、即無肥料栽培的原則。

第三是不使用農藥的原則。

大自然經常是保持完全平衡的,不會發生需要人類非使用農藥不可的病蟲害,只有在進行了不自然的耕作和施肥、培養出病體作物時,才會發生為恢復自然平衡的病蟲害,出現對消毒劑等的需要。無需贅言,最明智的做法是努力培植健壯的農作物。

第四是不除草。

草為自身的繁衍而生長。雜草之所以也生長,說明它在自然中發揮著某種作用。另外,同一種草不會永久地佔據同一塊土地,到時必將發生交替。

作為一項原則,應該是草的問題由草自身解決,至少不要人為地使用機械或農藥進行殲滅戰,要採取以草制草、用綠肥等控制的方法。

自然農作法的四項原則,不是源于“人智”,“人為”的原則,它是發揮自然的力量,遵循自然的規律。

机械对土壤的破坏

自然的土壤應在自然中實現肥沃。目前根本沒有對農業中最基本的重要問題進行研究,如怎麼做才能使農田以怎樣的速度自然地肥沃起來等。更奇怪的是,也根本沒有進行在山上栽什麼樹,田裏繁殖什麼雜草將會對土壤產生什麼影響的實驗,而是一味地進行用機械深耕、施用肥料和土壤改良劑改善土壤的實驗,全然沒有對機械將給土壤造成的破壞進行研究。

杂草处理 (实践)

我終於找到了解決雜草的問題的幾個要點,即:

(1)最初使我感到意外的是,土地不耕以後,雜草的種類下降了,沒有幾年時間,雜草、特別的稗子等減少了。

(2)在耕種方法上,採取了在兩茬作物間不留時間空隙的做法,即在前一作物生長期間播撒後一作物的種子,前一作物收割時後一作物已生長發育。冬季的雜草發芽在稻收之後,因此要使小麥的生長快於冬季的雜草。夏季的雜草在麥收之後長勢旺盛,因此也要使水稻在此之前生長起來。

(3)用小麥和水稻的秸稈將收割後的農田全部覆蓋起來,抑制雜草的發芽。

(4)在作物的根部播種綠肥(三葉草或苜蓿),破壞雜草的種子。

這就是我分三個階段解決雜草問題的方法。

总结
不耕,过几年,杂草自然减少。 在作物之间不留时间间隙。 覆盖农田。播种三叶草和苜蓿作为绿肥。

在綠肥田中,鋪上青草和雞糞,再澆上水,就會產生酸酵現象,使幼草乾枯,很快地抑制住夏季雜草的生長。這是一種可取代化學除草劑的自然的化學除草方法。

在冬季不耕作的北方,如果秋季播下三葉草,第二年春季就能長到二三十釐米高。要是在這種三葉草中播撒下稻種。再澆上水,三葉草將發生腐爛。稻種會在腐爛的三葉草中發芽,在種植水稻上,恐怕沒有比此更簡單的方法了。

種植柑橘的實踐 (实践)

*不剪枝、不施肥、不使用農藥*

新的果田是怎樣營造起來的呢?我沒有對採伐過灌木和松樹的現場進行清理,只是在山坡上挖了栽種苗木的樹坑,栽上了柑橘樹苗。幾年後從被砍伐的灌木根部長出了新的灌木,柑橘樹苗被灌木遮在了下面。我按照山林植樹中慣用的方法,不斷地把柑橘樹苗下的灌木割掉。在這一過程中,灌木逐漸減少了,芒草、白茅,蕨菜等繁茂起來。從這時起,我又播種了三葉草等,培植綠肥。

六七年後終於結果了。於是我把柑橘樹背後的土削去,搞成階梯形狀。現在,我的果園同普通的果園無任何差別。

當然,我一直把全年不耕地、不施化肥、不剪枝、不消毒作為原則。

有意思的是,最初,我在灌木中培育柑橘樹苗時,沒有發現過介殼蟲等害蟲,但隨著果園的不斷修整,害蟲反而出現了。我發現這是在果樹長大以後因放任而產生的枝條混亂造成的。為此我開始注意按照自然型進行整枝。

如果做到常綠果樹與落葉果樹混栽,在樹下種植綠肥和野生化的蔬菜,害就會因天敵的存在而消失。

從不剪枝、不施肥、不使用農藥的前提條件是什麼呢?是必須將樹型培育成自然型,否則是做不到的。果樹與一年生的草不一樣。草類植物,今年停止噴撒藥劑,明年即使放任不管,也能防止病蟲害的發生,但多年生的果樹卻不行。

果樹的樹型必須是自然型的。所謂自然型,我指的是有一根主幹的形狀。

我把樹放任給自然,進行研究。結果發現,結論相當簡單,所謂自然型就是主幹型。

像杉樹那樣,從根部往上只有一根直樹幹的,就是主幹型,是不是任何一種柑橘樹都是這種形狀呢?不是的,像八朔、文旦這種柑橘,樹長得很高。而溫州卻長得很矮,樹盤很大。至於早熟溫州則長得更矮小。

對於樹枝交錯生長的樹進行自然放任,效果最好。既不會導致隔年結果,也無需剪枝。不剪枝的做法最適宜這種自然型的樹,發生蟲害的情況也很少。只要對樹苗的枝尖做稍微的修剪,它就不再是自然型了。從一開始就要讓樹苗自己生長。

所謂放任型,是指人在最初做了某些不妥的事後,又將其放任而形成的形狀。只有按照與生俱來的、未加任何修飾的樣子,按照自身規律健全地生長,才能成為自然型。

果树园的土壤管理 (实践)

所謂放任型,是指人在最初做了某些不妥的事後,又將其放任而形成的形狀。只有按照與生俱來的、未加任何修飾的樣子,按照自身規律健全地生長,才能成為自然型。

最初,我進行了種植三葉草的實驗。種植三葉草以後,在地表面形成了三四十釐米的黑土,但是不能對深層的土壤進行改良。挖深溝埋草木也未獲成功。

我開始尋找一種省力的辦法,於是我想到了植樹。植樹的辦法雖好,但伐樹卻十分麻煩。探索中,我又找到了一種更為簡便的方法,這就是種紫花苜蓿。

種下一兩個月的紫花苜蓿就能深深紮根,根可紮到一兩米深,有利於土壤改良。

紫花苜蓿和三葉草混播,用種草的方法對果園進行土壤管理,是最好的方法。它是最省力的肥沃土壤的方法。經過努力我終於找到了這種效率高而且省力的方法。

森島洋槐也具有防風、防蟲的作用。上面是洋槐,中間是柑橘,底下是紫花苜蓿和三葉草,這是一種最佳的組合。

肥料少施一些也可以,中耕鋤草則完全沒有必要。播種一次三葉草,7~8年間不會長雜草。當三葉顯出弱勢,雜草再度出現時,要把新的三葉草種子和蔬菜種子混在一起重新播種一次。結果,在用自然農作法管理的果樹園內,挺立著一棵棵爬滿葡萄蔓的‘肥料樹”(洋槐),果樹下,在綠肥和雜草中野生化的蔬菜長勢茂盛,雞在其中穿梭遊蕩,變成了真正的立體園林。

农业科学技术产生的原因:破坏自然然后证明自己可行实则费力不科学

*科學技術的意義與價值*

*技術是怎樣產生的*

稻作需耕田,越深耕越高產,這種技術是怎樣產生的呢?這是由於人們已經把水田搞到了非耕不可的地步。耕地、放水、耙田,像抹牆泥一樣把土壤裏的空氣全都擠了出來,連細菌也都殺滅了。把土搞成了死亡狀態以後,開始進行施肥的實驗。實驗結果表明:同不施肥的稻田相比,施肥的稻子長得粗壯。據此,得出了施肥可增加產量的結論。

自然的土壤,如果放任不管,可以自然地肥沃起來,無需肥料。人類只不過是在傷害了土壤,使其喪失了自身的能力以後,才感覺到肥料有效果。

只不過是由於培植了抗病力弱的果樹和徒長的水稻,才感覺到噴撤農藥的效果。

表面看來,似乎人類于以自然某些幫助比放手不管效果要好一些。但是,這並不是由於自然本身的力量不夠,而是由於在此之前人類對自然進行了破壞,造成了不能放任不管的前提條件。進行品種改良,培育出了抗病能力低的品種;搞“好吃的大米運動”,造就了弱的品種,為此,農民不得不十次八次地噴灑農藥。

一切有成效的實驗,都是由於人類在此之前為其創造了適宜試驗的條件。

所謂聰明的學者和成績卓著的研究人員,是由於他們出色地掌握了可以產生成績的實驗方法。農藥的專家、肥料的專家都是如此。例如除草劑,先造成一種雜草可以生長的環境,讓草繁殖,在具備了可使用藥的條件以後,再使用除草刑。最終得出了除草劑有效的結論,如果一開始就造成一種雜草不能生長的環境,雜草也就不會繁殖了。

縱觀全國試驗農場的研究成果,都只不過是些支離破碎的東西。

農民每年都會以一種不同的感覺去耕種同一塊農田,這是為什麼呢?這是由於這塊田從來不能在完全相同的條件下,同樣的氣象環境裏進行耕作,自然使所有的條件不斷地發生著變化,去年的條件不適用於今年。

因此,局部的試驗成果是無足輕重的。僅憑局部的實驗結果就斷言可以不噴灑藥劑。必然會在一些地區出現失敗。出現這種情況時,用以辯解的材料很多。他可以說:“是不是你那裏的品種不好?如果少施些肥料就不會失敗了。”這是一種事先準備好如何推卸責任的實驗。

如何对农民教育技术

如果你對農民說這種草和那種草都適合“植草栽培”,農民根本不會去種。不能對他們說這也行那也行。任何物質都有其利弊得失,要對它們進行比較後,再得出結論。要採取負責任的態度確定草種,是三葉草就是三葉草,是苜蓿就是苜蓿。農林省若能將此佈置下來,農民也許能幹。要是你只告訴農民稻科的草適於“植草栽培”或油菜科的草適於“植草栽培”,他們大概也不會去種。

即使想種也不敢種。在沒有得出有把握的結論的情況下,把10個草種和10種方法推給農民,那就意味著其中9個面臨著失敗的危險。或者也許只有到第10年才能獲得成功,前9年將會失敗。所以農民覺得有風險,不敢種。

它之所以不能很快地成為一項新的技術,就是因為它還不是一項綜合的完整技術,只是一部分技術。植草要由國家的肥料試驗員來檢驗,而他注意的只是肥料的效果。病蟲害的專家講,種植這種草會導致蟲子的增加,考慮的只是減少病蟲害。各講各的,哪個人也沒有說謊,但是如果把他們的話彙集在一起,就成為謊言了。

食品公害問題為什麼得不到解決

我也是在那裏聽到家庭主婦們就各種蔬菜、大米等食品公害的實際情況的訴說後,才感到公害問題比想像的要嚴重。它正在不斷地滲透到人們的生活當中。當時我提出:我們應該在此時此地提出解決公害問題的對策。

因為出席這一會議的既有水產廳的官員,又有被稱為“一樂天皇”、能左右農林省和農協的一樂先生。這些人十分瞭解公害的危害性,如果他們想制定對策的話,是做得到的。另一方面,目前在全日本的農民中,可以說沒有一個人願意生產無公害的產品。儘管宣傳媒介對公害的危害性進行了廣泛的報導,但是現實情況是,沒有一個人與此作具體的抗爭。

其實我是想說,在食品公害問題上,宣傳走在了前面,而相應的措施沒有跟上。如果真要解決這個問題,對策還是有的。實際上,在日本是可以生產無農藥大米和無農藥柑橘的。只不過沒有人去做罷了。

如果要求農民生產不使用農藥、肥料和農機具的無公害食品,從目前的情況看,不是不可能。但是,一旦這樣做起來,首先受到傷害的是農協。農協會因此而解體。農協是依靠銷售肥料、農藥和農機具而繁榮的,銷售活動是其生存的基礎。所以,一樂先生是不能要求其所在地的農協解決公害問題的吧?

污染公害问题需要一切协同解决

*化學肥料導致海洋污染*

關於魚類污染和海洋污染的問題,在此我並不想追究水產廳的人在解決這些問題上的誠意。我只是想申明:無論是污染問題還是食品公害問題,要想使他們得到徹底的解決,必須集思廣益,共同研究。只靠一部分人的提議和宣導是不能奏效的。它是一個全社會的問題。

解決這樣的問題需要各方面的人共同努力。它包括生產者、消費者、以漁業為生的人和海邊居住的人在內的所有的人。只要他們不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思想意識,公害問題就得不到解決。

所謂污染的根本原因,是出自人們自認為有價值的各種行為和智慧。只要人們的價值觀,即思想不發生根本的變化,污染問題是不能解決的。我認為,當前的現狀是越搞越糟糕,越採取對策問題反而越嚴重,而且越陷越深。

在解決污染的問題上,越採取科學的對策,公害的禍根就紮得越深。

結果,雖然採取了各種防止公害的措施,但是,越搞問題越向深層次發展,越搞問題越嚴重,越擴大。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呢?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矛盾呢?一句話,就是因為人類沒有抓住問題的根源,沒有抓住最根本的東西。

水果有农药与消费者有关 (规划)

以這裏的柑橘和其他的水果為例。消費者要求生產無農藥水果、無污染大米。但是,為什麼生產出來的水果仍帶農藥呢?根本的原因是在消費者方面。

消費者要求水果的形狀整齊、外觀漂亮、味道好吃、甜味濃。這就等於迫使農民使用農藥。如柑橘一類的水果,五六年前開始提出食品公害問題時尚未使用的農藥,近年來卻大量地使用了。也就是說,食品公害問題叫嚷得越厲害,就越要多使用農藥。

為什麼會發生如此荒唐的事情呢?我們這些人並沒有要求吃筆直筆直的黃瓜,也沒有要求水果的外觀有多麼漂亮。但是,以東京市場為例,外觀漂亮的和外觀差的水果,運到市場和擺上櫃檯時,差別就出現了。從甜度來講,含糖量每增加l度,每公斤就能增加10日元至20日元。按大、中、小劃分,每向上升一級,價錢就能提高2倍至3倍。只是因為個大或是含糖量高出1度、2度,價格就能猛增兩三倍。外觀有無斑點、是否漂亮也同樣影響著價格。這樣一來,服務行業自然願意出售那些城裏人所要求的食品。

例如,今年夏天,八月份溫州蜜橘就能上市。由於去年橘子的價格高出往年10倍、20倍,因此,今年冬季人們便在塑膠大棚內燃起石油,提高溫度。現在溫室裏的橘樹已經開花,8月份橘子就可以上市。平常1公斤50日元左右的橘子,這次將上漲到500日元、600日元、1000日元。儘管每10公畝需要投資數百萬日元購買設備和燃料,還要投入相當多的勞力,但是由於最終的收入可觀,所以最近很多人都這樣幹。只是為了使橘子上市的時間提前一個月,竟要多花費幾十倍的人力和物力。而且,城市裏的人也願出高價購買。但是,提早一個月吃上橘子,對人到底有什麼益處呢?我認為,非但沒有益處,毋寧說還會對人體產生負作用。

近幾年,人們又開始給橘子著色。經過處理的橘子可提早一周變色。10月10日前出售和10月10日後出售,雖只相差一周至10天的時間,但價格能相差一半。為此,他們為使橘子儘早變色而使用著色催化劑,摘下後再放入密封的室內進行氣體處理。

過早上市的橘子會出現甜度不夠的情況。為了增加甜度,又使用了人工甜味劑。人工甜味劑一般是禁止使用的。但是,給橘子施人工甜味劑似乎沒有被禁止。我想,問題大概在於它算不算農藥還沒有定論。不管怎樣,現在的橘子中已使用了人工甜味劑。

橘子經過上述處理後,又被運到公共選果場。為了將大小水果分開,要將水果放在幾百米長的傳送帶上使其來回滾動。很多水果因此而出現硬傷。公共選果場越大,水果在被挑選的過程中被滾來滾去的時間越長,越容易被弄髒或出現硬傷。因此,在選果中間要噴灑防腐劑和著色劑。在此之前,還有水洗過程。水果真是慘遭“蹂躪”。最後還要進行塗蠟加工,將表面噴上一層石蠟溶液。麵包上面是絕對禁止塗石蠟溶液的。不知道往水果上塗石蠟溶液是否對人有害。對此,無人過問。塗蠟的目的是為了讓擺在櫃檯上的水果同放進塑膠袋裏的水果一樣保持新鮮,兩三天后仍像剛剛摘下的水果。另外,塗過蠟的水果表面發亮,外觀漂亮。一個橘子竟然受到這麼煩瑣的加工處理。

可見,一個橘子從採摘前後到運往城市、擺在櫃檯上,最後進入消費者嘴裏,已經被使用了五六種藥物。這—切完全是由於消費者想買外觀漂亮一點兒的、乾淨一點兒的、大—點兒的這種消費心理造成的。為此,農民嘗盡了苦頭。

當然,這既不是農民自己願意做的,也不是領導階層願意讓農民受苦。只要人們的價值觀念不發生變化,這種現象是無法阻止的。

40年前,我在橫浜海關工作的時候,美國就已經對柳丁、檸檬等水果進行了這樣的處理。當這一處理方法傳入日本時,我曾堅決反對。我說,人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會使社會變得更好。毋寧說,什麼也不做才是重要的。但是,最終我的意見未被採納,這種水果的處理方法仍付付諸了實施。

但是,當一個組織或一個農戶採用了新的方法,付出一定的努力後,當年確實獲得了相應的收益。然而到了第二年,其他的組織、農協也不會袖手旁觀。也會馬上仿效著幹起來。於是,兩三年之後全國的水果就都是經過蠟處理的了。這樣—來,未經蠟處理的水果價格下降了。但是,並非經過蠟處理以後就—定能賣出好價錢。幾年之後,蠟處理的水果可賣高價的現象消失了。剩下的是,農民不得不對以後的水果也進行蠟處理,在勞力和資金上增加了負擔。

這一結局對消費者也是有害無益的。不新鮮的水果也被裝扮成新鮮的出售。這樣的水果,由於鮮度下降,所以維生素遭到破壞,其含量所剩無幾。同時味道也不濃了。與其吃這樣的水果,還不如吃那些蔫的水果。從生物學的角度講,枯萎現象是一種把能量消耗控制到最小限度、呼吸作用近似停止的狀態。恰似人類的坐禪,將呼吸控制到最小限度,熱量消耗減少,即使不吃飯體力也不會減退。與此相同,橘子等水果變蔫也是一種自衛,即使乾癟了味道也不會發生變化。過分地保持表面上的鮮度和濕度是錯誤的。在商店前,人們經常可以看到店員往蔬菜上灑水。這種保持表面鮮度的作法是不可取的。因為它能使植物的生命活動變得更加活躍,增加自身的消耗,如同自己在吃自己的肉。就像章魚吃自己的腳一樣。最終變得自身空虛、營養喪失、味道下降。而消費者往往被表面現象所迷惑,願意出高價買這種低質的食品。同時,生產者一方也不是大的受益者。他們雖然付出了很多勞動,但是兩三年之後,由於生產費用的增加,所得收入微乎甚微。可以說,這是一種事倍功半的作法。目前,在各個領域的各種事情上都存在著這種現象。

所有的農協團體或共選組織,都是為強行推廣這種無意義的作法而集結在一起並不斷壯大的。他們認為這就是現代化。大量生產,充分利用流通機構。只要大量上市,在大地方賣給廣大消費者,生產者就會逐步實現合理的分工,隨之生產成本下降,消費者也可以吃到便宜的東西。這就是流通機構最初的宣傳口號。

看起來這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也是件好事情。

可是,事實卻與此相反。從發展的結果看,越大量生產,農民的負擔越重。而消費者吃到的卻是既貴又沒有價值的水果。吃不到真東西,被迫吃假東西。這實在令人費解。僅從改革流通機構這一觀點來看,現在的改革使得真東西進入不了流通管道,使生產者和消費者都受到傷害,完全喪失了流通機構改革的根本方向。在僅搞枝葉改革的過程中,根早已乾枯了。總之,只要這種認為漂亮、好吃、個大就好的價值觀念不改變,就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自然水果销售 (规划)

值得慶倖的是,在東京地區,我生產的橘子與普通商店中銷售的橘子相比,價格是最低的,而且味道最佳,受到了人們的好評。說到不足,只是與普通的橘子相比外觀不好看。可是卻沒有人對此提出非議。我是以價格便宜、無公害、味道鮮美這三點逐步在市場上站住腳的。不過,剛開始時出現過腐爛的現象,為解決這一問題,我吃了不少苦頭。所以我認為,原則上還應該是就近生產,就近銷售。

我種的橘子既沒使用農藥也沒施化肥,田也沒有耕,生產費用很低。因此,我的收入竟比那些拼命勞作的人還要多。而且,我送出去的橘子幾乎都不需要挑選,只需把摘下來的橘於放進紙箱運出去。所以,晚上當然能早早地上床休息。

周圍的人看到這種情況,他們想,居然有這麼大的差別,我們費了很大的勁,卻沒有賺到錢,真不合算。於是他們對我說,從明年開始,要是說不讓使農藥,我們也不使了。請您發貨時也帶上我們的貨。這樣,在生產者方面出現了想生產自然食品的趨勢。

消費者方面也發生了變化,前年還有人提出這樣那樣的批評意見,到了去年就聽不到這種聲音了。一位零售店的人對我講,以前消費者都認為自然食品的價格應該貴,價格不貴的就不是自然食品。因此,即使是真正的自然食品,如果價格定得低,反而賣不出去。

現在有這樣一種趨勢,凡是自然食品,商人都想從中撈上一把,趁機發財。甚至出現了把非自然食品當作自然食品出售,以謀求暴利的情況。自然食品價格的提高,導致只有少數人買得起,必然出現少量銷售而獲高利的情況。因此,我認為要想開展一場使自然食品具有群眾性、讓每個人都能吃上自然食品的運動,就必須以低價出售。價格一高,就成了貴重物品,只有少數人購買。如果僅以少數人為銷售物件,自然食品的生產就不會有大的發展。也就是說,如果不能在市場上大量流通,農民也就不會放心地生產。為此,我對低價銷售自然食品進行了嘗試。只要消費者能認識到自然食品是價廉物美的,自然食品的生產和銷售就能走上正常發展的軌道。

如果能使消費者的這種心理保持下去,訂貨量就會大量增加,同時,農民們也就可以大膽放心地進行生產了。而且,農民自己也將從中感覺到不使用農藥的益處。到那時,就不會有人願意像現在這樣拼命幹了。所以,一旦要求他們停止使用農藥,他們會積極地回應。現在有些農民之所以仍在使用農藥,是由於在目前的價格體系下,他們不得不這樣做。但是,危機變成了機遇。今年,重新認識到流通業基本職能的流通機構,看來要把自然食品的柑橘納入流通管道了。

鸡蛋蔬菜味道的对比

*自然食品的味道*

前些天,日本廣播協會的人就自然食品的味道來採訪我時,談到了這樣一個話題。在我的柑橘山上放養的雞下的蛋,與在山下雞舍裏養的雞下的雞蛋相比,山上雞下的蛋蛋黃非常黃,而且帶有紅色,飽滿而富有彈性。而養雞場的雞下的蛋蛋黃偏白、鬆軟。比較之後,又用兩種雞蛋做了烤蛋,味道截然不同。一位壽司店的老店主嘗了這種雞蛋,像是獲得了珍寶一樣,非常高興地說,這才是過去雞蛋的味道。現在人們已經完全忘卻了這種自然放養的雞下的蛋與人工飼養的雞下的蛋在味道上的差別。

另外,在我的柑橘山上,在三葉草和各種野草、雜草之中生長著蔬菜。這是由於我在柑橘山上散播了各種蔬菜的種子,造成了一種草和菜混生的現象。這裏有蘿蔔、蕪菁、胡蘿蔔、大芥、芥菜以及各種豆類。這些野生化的蔬菜與一般農家院子裏或田裏施肥生產的蔬菜相比,哪一種好吃呢?經比較確認,兩者在香氣和味道上截然不同,野生化蔬菜的味道濃厚。

他們問我這是為什麼,我當即回答說,不要把這個問題看得那麼複雜。在田裏種植的蔬菜,只使用氮、磷、鉀三種化肥。而在草中種植蔬菜,野草的種類越多,土壤中的養份就越豐富。在雜草繁茂的地方、三葉草繁茂的地方以及蔬菜和雜草混生的地方,不僅含有氮肥、磷肥和鉀肥,而且還含有各種微量元素。既有礦物質,還有許多其他的物質。在這裏生長的植物,吸收了多種養份,味道自然很豐富。它不僅有甜味,還混合著苦、辣、酸、澀等味道。這才是純粹的自然味道,是大自然創造出的味道。

另外,可以說,野草和野菜,比經過人工改良的、現在生產的蔬菜更有價值。人們為什麼逐漸重視野菜了呢?我認為,這是由於他們回想起或感覺到了,野菜和以前的蔬菜比現在人們食用的蔬菜味道濃,更具風味。自然的山野中才能長出有濃厚味道的蔬菜。從本質上講,那些未被改良的近似野生的蔬菜,包羅了所有的味道。如果它們成為真正的野生化蔬菜,對人的身體是有益處的。

總之,所謂本來的味道,對人的身體是有益的。食品和藥物本來就是一種東西,是不能分開的。而現在的蔬菜只能作為食品卻不能作為藥物。但是,未經改良的過去的蔬菜既可以食用又可以藥用。

脱离自然的食物

總之,一般人之所以認為脫離自然的東西好吃,是由於他們不瞭解這些東西的本來味道。在一般情況下,這些人都用人各有所好搪塞。其實,並非如此。用一句話講,隨著人類的身體向脫離自然的方向發展,人類就越喜歡吃脫離自然的東西。發展到最後,人們必然在各種脫離自然的食品中間進行調節,以取得平衡。如把鹼性強的茄子與酸性的番茄一起吃,使酸堿維持平衡。水果也存在這個問題。葡萄和無花果是陰性強的水果,因此,喝陰性葡萄酒或啤酒時,就要吃些陽性的小食品。魚類中金槍魚和鰤魚價值最高,陽性很強。為了抵消其過份的陽性,所以必須要蘸上白蘿蔔擦成的沫一起吃。試圖以兩種極端的食品來調節平衡。然而,這是徒勞的。這種調節平衡的作法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就像走鋼絲一樣,是非常危險的。

食物选择当地的非改良的

人們身邊的東西是最好的東西,離身邊越遠的東西越不可取。食物營養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身土不二”。意思是說,吃你身邊產的東西是不會有問題的。吃你所生長的村子裏產的東西不會有錯。然而,隨著人們欲望的不斷擴大,人們開始想吃遠處的甚至外國的東西。這將有損人的身體。

最簡單的是,像在我的山上過原始生活的那些人一樣,吃粗米、粗面,吃四季時令蔬菜或野生化的蔬菜。這是不用“動”而又能生存的最好手段了。其實,這不僅僅是一種生存的手段。採用這種生活方式,可以吃到最好的東西,又香又有味。它的優點是:吃好的東西、對身體有利、不用到處奔波。

與此相反,如果吃那些不純正的食物,如人工改良的水果、魚、蔬菜、甜瓜、葡萄,甚至遠方捕來的金槍魚、牛肉等,雖然味覺很好,看上去也非常漂亮,但是,它們對人的身體是非常有害的。而且,為生產和運送這些食品,所需要的資源和勞力,相當於土地裏生長的食物的7倍。

農林省的官員有必要首先認清人類的基本食物是什麼。為此,他們應該在不同的季節,親自到野山上採摘春天的七種草、夏天的七種草和秋天的七種草,並要親口嘗一嘗。應該把研究自然食品作為工作的起點。如果把為迎合一般人的喜好而生產奢侈品、賣高價、讓農民能賺錢作為農林省的工作目標,農業的發展就會逐漸偏離方向,步入歧途,最終將招致糧食危機。在這一過程中,廣大國民的身體也將受到損害,體質下降。應該引起我們注意的是,由於飲食的混亂,最終將導致身心兩方面的崩潰。

农业部门被洗脑

總之,農林省的方針、日本農業行政部門的方針,是在不瞭解農業最基本的常識、不瞭解農業應該種植什麼的情況下制定出來的。有人說小麥比大米營養價值高,他們就決定種植小麥。

所谓现代化农业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投入少量的人、提高生產效率、進行大面積耕作,這才是發達的農業。所以,戰後農民的人口從70%~80%降到40%~50%,之後又降到20%一30%。現在則突破了20%,只占17%左右。農林省的目標是降到10%以下,達到歐美國家4%的水準。其根本方針是,讓占人口10%的人務農,將其他的人趕出農業領域。

對那些不喜歡吃粗米和大麥米飯的人來說,可以吃用日本最容易生產的裸麥做成的麥飯和麵包。我認為,這是一條使國民輕鬆度日,把國家變成一片樂土的捷徑。現在的農業政策卻與此完全相反。他們的目標是效仿美國,減少務農人數,讓少數人種地。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效率的提高。

企業式農業必然失敗

當現代農作法、企業式農業這一類提法提出來時,我是堅決反對的。如果農業處於盈利狀態,還可以使用企業式農業這種提法。但日本的農業並不是這樣。商人出售商品的目的是獲得利益,他要在成本、加工費上加上利潤。

可是,日本的農業不是這洋。農民購買的肥料、農機具和農藥的價格都是由對方定的,同時也根本不瞭解使用這些東西生產出來的糧食的成本是多少,一切交由商人辦理。另外,大米也完全是按照政府規定的價格出售的,農民自己毫無發言權。因此,根本無法以盈利為目的。

所謂企業式農業,基本上是憑空想像出來的。企業式農業不是日本農業和東方農業發展的模式。農民即使賺不到錢也很滿足。他們在種一棵杉樹時,想的是杉樹每年都要長,一年比一年粗壯,如果把每年生長的部分換算成大米,相當於1~2合大米。也就是說,一棵杉樹一年能產1~2合大米。播種一粒大米能結出一二百粒大米。他們對此十分滿足。按照這種認識進行生產,生活上既不會出現問題,精神上也很滿足。他們對此十分滿意。如果想賺錢,必將陷入經濟圈內,最終將導致失敗。

所謂現代農作法,不是去利用自然,接受自然給予的恩惠,而是在用氮肥、磷肥和鉀肥合成大米、蔬菜和水果。我把用這種方法搞種植的人稱為加工工業者。現代農作法也聲稱利用自然,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們是以此為踏板,模仿自然。只不過是在生產人工的、貌似自然的假東西。

因此,就連蔬菜也發生了變化,表面看來像是自然生產的,但味道卻不一樣。這就是氮肥、磷肥和鉀肥的合成品。它之所以還帶有原蔬菜的味道,只是由於它用了那種蔬菜的種子,藉以吸收了氮肥、磷肥和鉀肥。雞蛋也是一樣,它不是雞下的蛋。只不過是將合成飼料、農藥和激素混合在一起製成的一種外形像雞蛋一樣的東西。因此,它不是自然的雞蛋,而是人們模仿自然雞蛋造出的合成品。只不過是使用了各種肥料和農藥的加工產品。如果想通過搞這樣的加工產品賺錢的話,必須有一套能賺錢的計算方法。而實際上農民做不到這一點。因為他們都是些不會計算的“商人”。所以,他們不是被人欺騙就是被人把自己應賺的錢套走了。

這就是現實。過去按“士、農、工、商”排列,人們認為農業比商業、工業更接近原點,更接近神,在神的周圍。因此,不勞動,不做任何事情也能生活得下去。可是,現在提出要賺錢,要搞現代農業,要生產趕時代潮流的東西。如在水果方面,要生產符合時代潮流的葡萄、番茄和甜瓜。魚,不要自然生長的魚,而搞人工養殖。另外,飼養肉牛也可以多賺錢。這種農業完全陷入了經濟圈內,受經濟左右的程度非常大。從價格來看,由於變動劇烈,因此既有賺也有賠。過去人們認為傻子也能當農民,如今傻子不行了。要求農民具有比商人更加敏銳的頭腦。於是,就出現了企業式農業這一提法。

如果這樣搞下去,必然導致失敗。不穩定的、追求時代尖端的農業政策,使日本農業失去了根本的方向,脫離了農業的原理,變成了商業。

過去的所謂重農主義,才是日本和東方的農作法。表面看來它似乎是低效率的,但實際上它並不是低效率的。舉一個小例子來說明。這是我最近在山上放養雞時想到的。一般人認為白色萊克亨雞這一改良品種效率高,1年有200天以上產蛋。可1年以後它就不行了,變成了廢雞。而以前本地的雞(像土佐、愛嬡縣南方較多的鬥雞、矮腿雞這種褐色的雞和黑色的雞)的產蛋率只有50%,兩天只能下一次蛋,蛋也很小。因此被認為是產蛋效率低的雞。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我試養了這種雞,養了1只公的、兩隻母的。1年後,不知何時竟孵出了24只小雞。兩隻母雞最後變成20只。1年增長為10倍。同樣養1只白雞和1只本地雞,產蛋率自然是白色萊克亨雞高。可是1年以後,在多層式雞箱裏養的萊克亨雞還是1只,而另外1只不知不覺地變成了10只。產蛋率低的期間,它並沒有休息,而是在抱窩,在懷裏同時暖著五六個雞蛋。在這期間它不下蛋,是在孵小雞。把這些也計算在內,以1年的時間進行比較,雖說每只本地雞下的蛋不多,可是用l0只本地雞和1只白色萊克亨雞相比,還是10只本地雞的產蛋率高。儘管本地雞下的雞蛋小,但也不會小於萊克亨雞的一半。因此,還是本地雞好。

看到這種情況,也許有人會說,要是用從國外進口的飼料進行飼養,白色萊克亨雞的高效率就能充分體現出來了。但是,放養在山上的雞,吃的是山上的東西,飼料是免費的。從這個角度來看,還是養能多孵小雞的本地雞好。

日本的畜產業在此方面是有基礎的。的確,用西方經濟的計算方法進行衡量,有些東西是低效率的。但是,如果從相反的角度進行觀察,它又是效率最高的。越是接近自然的東西,越能產生效率。因此,我想把多層式雞箱裏的廢雞要來,在山上進行放養,讓它們起死回生。同時也想搞一個大量繁殖日本本地雞的運動。

所谓农业技术

關於農藥和肥料的研究也是一樣。技術人員在研製產品時不是積極地考慮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利益,而是優先開發那些能賺錢的新產品。那些從試驗農場等地方退職後進入有關公司的技術人員,都是以開發和銷售與現行產品差別不大的新肥料和新農藥為目標的。因此經常聽到內部人員說,他們不是真正在為農民開發農藥和肥料。

最近,我在和農林省的一位技術官員談話時,談到了下面的話題。現在人們反映,溫室裏種出的蔬菜很不好吃,冬天的茄子沒有營養,黃瓜沒味兒。為此,農林省進行了這方面的研究。研究結果表明,這是由於紫外線無法透過塑膠薄膜和玻璃造成的。據說現正在對光進行廣泛的研究,研究種植維生素含量多的蔬菜。

我認為,根本問題在於人們有沒有必要在冬天吃茄子、黃瓜一類的蔬菜。而農民根本沒去考慮這些問題,他們之所以在冬季生產這些不合季節的蔬菜,唯一的理由是它能賣好價錢。事情的發展過程經常是這樣的:有人開發了在冬季生產蔬菜的方法,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瞭解到這種蔬菜沒有營養。於是,技術人員馬上進行研究,予以彌補。如果查出光線是造成沒營養的原因,就立即研究光線。使用龐大的設備和機器給蔬菜照射新的光線。總之,只要能生產出含維生素的茄子就行。為此,當然要耗費大量的資材和勞力。所以,售價比過去溫室裏生長的茄子還要貴。儘管如此,只要說這樣的茄子是含維生素的、或說是營養價值高的,就能賣出好價錢。只要這種蔬菜賣得出去,價格上又合算,這樣做也沒有什麼不好。

小规模经营,求大求强会导致人类崩溃,追求精神生活

迄今為止,研究農業政策的學者或技術人員,一般都認為農業不能搞小規模經營,小規模經營是原始農業,要想迅速改變生產方式、擴大耕地面積、推行現代耕作技術,必須採用美國的方式,實行機械化的大農場經營。這一現象不僅反映在農業上,其他所有領域的開發也都在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時至今日,這種凡是大的都比小的好的觀念到了必須進行反省的時候了。大的未必就是真大,而小的也未必就是真小。毋寧說,大比小好,多比少好,這一人類欲望的擴大,已經成為導致當今社會停滯不前的根本原因。盲目的擴大和發展,最終必將引起分裂和崩潰。面對分裂和崩潰的危機,人們才意識到,由“擴大”和“強化”帶來的繁榮發展,卻正在將人類引向崩潰。人們懂得了,那種求大求多的思想只是促成了人與自然的背離。因此,在下一個時期裏,我們應該拋棄單純追求物質發展的做法,要以人類為主體,從離心式的發展轉為向心式的發展,從擴大轉為凝聚和收斂。也可以說從追求所謂的物質、滿足物欲轉變為放棄物欲,追求精神上的進步和發展。人類正在進入所渭的收斂時期。在農業方面,同樣也正在進入新的時期。人們不再追求擴大,而是要在小面積的土地上耕作,做一名輕鬆愉快的農民,把勞作視為延續生命的手段。把對物質生活、食品生活的要求放在最低、最簡樸的標準上。這樣一來,人們的勞動減輕了,空余的時間增加了,精神和肉體都獲得了解放。在餘暇裏,人們不再追求物質文明,而是在真正的文化生活中,追求高層次的精神生活。

有机农法与自然农法

當時,我對他講:據我瞭解,所謂的有機農作法是以西方哲學思想為基礎的,它不過是科學農作法的一部分。本質上與科學農作法相同。從實踐的角度看,它與過去的堆肥農業沒有什麼兩樣。因此。很容易就能看出它是科學農作法的一部分。而我們日本的自然農作法、即我所研究的自然農作法,卻不是科學農作法的一部分。我想確立一種本質上與科學農作法完全不同的、立足於東方的哲學、東方的思想和東方的宗教的農作法。牽強些講,在自然農作法中,也可分為佛教所講的大乘的自然農作法和小乘的自然農作法。從實踐的角度來講,小乘的科學的自然農作法比較好。但是,我們的最終目際,是要確立一種不僅能生產農作物,而且還有助於人類自我完善的農作法。由此可見,這是一場哲學的革命和宗教的革命。

什么也不做的省力探索

迄今為止的科學,認為這樣做也行,那樣做也行,覺得某項研究有成效就盲目地付諸實施,始終在與自然進行抗爭。我認為,這種科學應就此停止,人類唯一應該做的是,像我在種植稻子和麥子的過程中所做的那樣,努力探索各種可以省力的方法,最終實現什麼也不做。

“我的目標就是什麼也不幹,我的研究就是要得出不這樣也行,不那樣也可以的結論。我這三十年的成果就是找出了無需耕作,無需肥料,無需農藥的種稻方法。這種種植方法十分簡單,只要把稻種播入綠肥之中,撒上稻草就行,農民基本不需要做什麼。一事休則萬事成。”

“人類的未來絕不是靠做些什麼就能解決的。自然之所以愈來愈荒蕪,資源之所以愈來愈枯竭,人心之所以愈發不安,處於精神分裂的邊緣,都是因為人們做出了些什麼。”

“人無事可做,人不能去做。現在,拯救人類的道路只有一條,這就是掀起一場什麼都不做的運動。”

人对自然的了解

人們認為通過對這世上一切事物的分辨、瞭解,便可明白一切……。天文學家只不過瞭解天文學上的天。植物學家只不過知道植物學上的葉與果實。詩人只不過瞭解美的綠與紅。他們把握住的只不過是自己頭腦中能夠解釋的範圍中的影像。他們並沒有瞭解真正的自然本身、大地、天空、綠色、紅色。人無法意識一切,卻自以為可以瞭解自然,也可以活用自然。

人一旦脫離了自然,便不可能瞭解自然,也不可能回歸自然。

“你說人並沒有瞭解真正的自然(事物),證據何在?”一個青年發問道。

“人可以破壞自然,卻無法創造自然。這正像孩子玩弄毀壞玩具一樣。”

“人的智慧總是由分辨開始,而後形成。因此,人的智慧只不過是對被分解的自然的近視性的,局部性的把握。人們無法瞭解自然整體本身,於是,便造了些不完整的自然仿製品。於是便認為瞭解了自然。其實這只不過是一種錯覺而已。”

“那,真正瞭解自然的方法又是什麼?”

“人只要知道了自己並沒有瞭解,這就足夠了。只要知道了人的智慧是不可知的智慧,人們肯定會厭倦分辨的智慧的。放棄了分辨,無分辨的智慧自然而然就會一湧而出。如果不想瞭解、不想明白,那麼明白之時就會來臨。”

科学与自然对比

如果我們解麻繩卻又將繩子弄得纏亂在一起,人們將會發怒的。而事實上,科學家正是如此,他們試圖解釋清楚這個世界,但其結果卻是將這個世界弄得混亂不堪。因為科學並不能完全解釋清楚一切事情。

為帶回月球上的石頭而喜悅的科學家,與那些口念“月亮有幾歲,十三是七歲”數著月亮上的年月的幼兒相比,他們把握(悟出)月球的能力也並未高出多少。

觀賞明月整夜巡繞池畔的芭蕉,是通過解釋清與月亮對立的人,來認識月球的。

用雙腳踐踏月球的科學家,當他來到月球的同時又失去了月球。他們所做的一切只會使那些試圖打破月球神秘的人們喪失他的興趣。

那人們為什麼會認為科學會有益於人呢?實際上是,人們先創造了有益的條件,後創造了有益的物,並為此而沾沾自喜。

太空船之所以有用,是因為人們需要用它去月球上獲取太空船所需要的燃料鈾。人們就是這樣在心安理得地上演著如此的喜劇。

直到幾年之前,在這條河上轉動的水車還在發揮著石臼無法比擬的強大威力。可是,水車滿足不了人們的需要,於是,人們開始建造水庫,利用水力發電,建起麵粉廠,將大米、小麥變成粉狀。

這發達的機械又是怎樣為人們服務的呢?它們把糙米搗成白米,這實際上是除去了米粒的皮,也就是說除去了健康的源頭——米糠,僅僅留下了白米——糟粕。磨粉工廠的唯一作用是粉碎大米,將其變成粉末,他們將生命之源——糙米,變成了連病人的食品都當不成的糟粕,進而又將其粉碎成粉末,做成了麵包。

造就了胃弱的人,容易消化的白米就會受到歡迎。而把易消化的白米(糟粕)做成常用食品,人們就會營養不足,也就會需要黃油,牛奶。水車、磨粉工廠代替了人的胃腸功能,它們的作用僅僅是使人的胃腸功能變弱。

看似有益於農業的科學技術,實際上幾乎等於幻影。

人們研究水,以為經常灌水,稻子就可以獲得豐收。這就如同以為將蓮藕的孔擴大便可獲得大蓮藕一樣。

柔軟粗大的稻子是徒有其表的病弱之稻,當然容易遭受病蟲害的侵襲。不過,據說人可以不斷開發出強效的農藥,所以完全不必介意病蟲害的頻發。要改良稻子的品種,種出香米,軟米,自然就必須依賴農藥、化肥。

澆灌田地,用鋤耪地,破壞了土壤粒子和結構。這樣,土地便失去了活力,氧氣也消耗得一乾二淨,田地裏再也沒有微生物棲生。因此就必須每年用耕耘機去耕耘。如果我們能夠採用可以使大地自然肥沃的方法,當然就不需要耕耘機了。

我們傷害了充滿活力的土地,種植出病弱的水稻,當然就需要速效型的營養肥料,也就自然會覺得這類肥料十分有用。自然的土地需要自然地使土地肥沃,沒有肥料也可種出農作物來。

對於農民來講,沒有任何真正需要的,不可缺少之物。肥料,農藥、機械都不是絕對需要,不可缺少的。只不過,當人們創造出需要這一切的條件時,科學的力量就成為必不可缺的。

稻子僅僅靠自然的力量就完全夠用了。科學的智慧不會對稻子的生長有用,而只是有益於種稻的人們。

我確信科學全然無用。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入自然農作法之道,耗費近四十年的時間,用去了我人生的大半,但是,值得慶倖的是,以科學耕作法,每反的收成過去為十袋,現在也未超過十袋。而以自然農作法卻能夠獲得高出十袋以上的收成。如果說不需其他一切的農作法不是幻想,那麼科學就是一種幻想。超越時空流逝的行雲流水知道這一切。

原子能的火是科學力量凝聚的結果,它要創造出巨大的能源,就必須聚集起巨大的能源。

勘探出稀有的鈾礦石,使之凝結成鈾燃料,然後在巨大的原子反應堆中燃燒。這絕不像用火柴點燃枯葉那樣簡單。可是,原子能的火燃燒後,處理它的剩餘物確不是那麼輕而易舉。

石原慎太郎氏曾講,原子能發電站所形成的含有放射性的廢棄物可以裝填在水泥裏,或用火箭送上月球,或發射到宇宙的天體之中。

其結果是,原子能被用於發射太空船,而這太空船所運載的是它自身排出的廢棄物這一恐怖的垃圾,以及從月亮上帶回的原子能的原料鈾。原子能成為了一個喜劇演員。科學家正是在向天上吐唾沫,自作自受。

人們常講:需要是發明的母親。那些有益於名義上需要而實則不需要的發明,歸根結底是在奴役著人們。

美国文明的没落

美國人總是在不斷地走向擴大,他們認為大要比小好、富要比窮好。無論是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還是其他的一切方面上,他們都在不斷地擴張,飛速地擴張。這似乎就是現代的文明,現代的發展。但是,這只不過是從頂端向地獄的跌落而已。

機械文明、紐約一類的城市文明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在這種文明中生存的人都試圖從中擺脫出來。我曾在紐約生活了幾天,也曾漫步在夜晚的紐約街頭。我見到了許多人,無論是在黑人的哈萊姆區裏,還是在其他的什麼地方,我都沒有產生任何可怖的感覺。我覺得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非常好的人。我甚至感覺,最能從心底開心大笑的人恐怕要屬黑人。在大城市紐約的正中部,有條醉鬼街。在那裏,望著那些白天都喝的醉醺醺的人的面孔,我覺得這才是最為快樂的人。

人类文明已经到极限

人類文明離心性發展已達極限

如此繼續膨脹、徹底毀滅

還是重返正路、向心收縮

是滅亡還是重生、立在歧路上的人啊

腳下的大地開始崩潰、天空也變得昏暗

肉體的崩潰帶來醫學的混亂

精神的分裂導致教育的紛亂

社會的不安引起道德的敗壞

對此一切是否應聽之任之

人們苦思焦慮、哭中有笑

人們手足無措、東竄西跳

然而,他們仍然癡信

人的智慧的力量

期待著做些什麼

便可將矛盾解決

傻笨的動物不知何為傻笨

因而不做傻事

聰明的人明知愚蠢之舉

偏偏要做蠢事

明知末日已經來臨

卻要憧憬未來

哀歎地球遭受污染的人

誇耀人類心中智慧的人

都熱愛著自然中的人們

但是,他們不知道

是誰守護著自然

又是誰使人類陷入混亂

鎮守之林不是植物生態學家、農民所造

那麼保護人類、裁決人類的又該是誰

瀨戶的海水遭到石油的污染

養殖的鰤魚喪失了生命

漁夫狂怒了,但是

捕魚的網已是石油製品

捕魚的船也離不開汽油

捕獲量劇增,可第二年

魚兒卻減少了,無可奈何

只得去養殖魚兒

然而,養殖的鰤魚又被石油奪去生命

污染觸目驚心、紅潮翻滾駭人

魚死了、海苔死了、大海也死了

還我瀨戶海的魚鮮

壽司店的老闆大吼、家庭主婦們相隨

人們湧向工廠

工廠說造成紅潮的不是工廠的排水

而是流淌到河流中的農民的化肥、農藥

為什麼不去責備農民

人們來到農村

農民問大米減了產你們高興?

人們來到市政府

市政府態度強硬,要求提供汙水處理的場地

人們請教學者如何對付紅潮

學者講超短波可以殺死浮游生物

浮游生物死掉堆集海底幾萬年後就是石油

這確是妙計一條

只是,幾萬年後人類已不復存在

索性將瀨戶內海變作泥海

培養浮游物形成石油,解決石油危機

這樣就無需阿拉伯的石油

也不必擔心大型油輪沉沒馬來海中

也不必擔心油罐中的石油洩漏

這確是妙計一條……不過,還是稍等

大型油輪無用的話

就意味著鋼鐵無用,用於煉鋼的電力需求減少

自然也要影響到原子能發電站的建立

那麼工人就要吃不飽飯……

這是科學家們的無限的夢想

這是他們所作的聰明之事

啊,真是一個累人的話題

讓我們再回到開頭的問題

人是善是惡、自然是善是惡

當人們思考、爭論這一切時

間題也就開始了

自然既不是善也不是惡

自然既不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也不是共存共榮的世界

隨意做出的結論才是錯誤的根源

人本來什麼不做也可獲得快樂

可卻以為做些什麼才可增加歡樂

物本沒有什麼價值

可卻要創造條件使人需要物

產生錯覺,認為物有價值

所有一切都是脫離自然的

人的智慧的獨角戲

人只有道路一條

歸返無智、無為、無價值的自然

當人們知道一切空幻、一切便會復蘇

這就是一株稻穀告訴我們的綠色哲學

不用耕作,無須施肥,不要農藥,不必鋤草

收穫豐碩令人瞠目結舌

播下種子,鋪上稻草

僅僅如此便可獲得大米

僅僅如此便可改變世界

綠色的人間革命完全可能來自這稻草一根

因為現在每個人都要馬上進行

添加新批注
在作者公开此批注前,只有你和作者可见。
回复批注